千千小说网 > [综]我们和离吧 > 第35章 河东狮吼(五)

第35章 河东狮吼(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 !

    陈季常抱着宝带进府,又慌着让管事请大夫。自打月娥进门,一众仆从就再也没见过陈季常带别的女人回府,一时间,濯锦池内鸡飞狗跳。这一幕幕自然也被小初见到了。小初心中为月娥不满,赶紧跑去了主屋,将此事禀报给了月娥。

    “去查查那女人是什么身份。”月娥头也不抬,脸上更是没有任何情绪。

    “……夫人?”对于月娥的冷静,小初倒是一时未能反应过来。

    月娥正翻着一叠画像,听小初唤她,便抬头看去,只见小初一脸担忧,月娥莞尔笑道:“倒是我忽略了。这样,你悄悄去一趟我娘家,我写一封书信,你将书信交予我大哥。他自会晓得怎么做。”

    “夫人是说老爷带回来的女人有问题?”

    “不知道。我想,她大概就是季常说的宝带。季常这次是铁了心要纳宝带为妾,可也不能纳一个不明不白的人。”月娥挑了一张画像出来,笑道,“季常口口声声说她是良家女子,我倒是不知道良家女子会去青楼卖唱。还会无名无分与男子做下苟且之事。倒是这些女子一个比一个知根知底,俱是季常在春花阁或者别的青楼里的红颜知己。”

    “夫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青楼女子的画像?”

    “哦,我只是说季常要纳妾,纳那些曾经与季常有过关系,现在还愿意与他做妾的女子。那些女子便把自己的画像托人交给我了。”

    “夫人!您千万不要糊涂,这些狐媚子若是进了门,府中岂还有安宁?!更何况,便是纳妾,也不能纳青楼女子,这于老爷、于您的名声有碍啊。”小初此时此刻才觉得月娥是发疯了。不管怎么样,陈季常的名声不好听了,她的名声也会更糟糕。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自有分寸,你不必为我担心。快些把这信交给我大哥吧。”

    小初犹豫半晌,看月娥又低下头翻画卷,这才不甘心地跺了跺脚,然后离开。

    客房内,管事请来了大夫,正在给宝带把脉,陈季常则是问自己的小厮,道:“宝带进府的事情,夫人那边可是知道了?”

    “老爷,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夫人想不知道都难。”

    陈季常当即急的团团转,道:“万一月娥闹起来怎么办?不行,我得去看看她……”

    陈季常刚刚要走,守在屋里的丫鬟便出来道:“老爷,大夫把完脉了。”

    陈季常蹙眉,心道既然大夫诊断完了,不如先听听宝带有没有出事。自己也好放下一件心事。故而将去寻月娥的事情暂且抛下,进了屋去。迎面对上老大夫的笑脸,老大夫作揖道:“恭喜陈老爷,贺喜陈老爷。”

    “宝带如何?何来喜事?”陈季常正心烦着,听了老大夫的话更是一头雾水。

    老大夫笑道:“这位娘子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劳累过度,好好休息几日便能恢复。至于这喜事,这位娘子这是喜脉,可不是天大的喜事?”

    “你、你说什么?”陈季常双眼一亮,眉开眼笑。

    老大夫道:“这位娘子有了身孕,恭喜陈老爷。”

    这是陈季常的第一个孩子,他不免大喜,将去找月娥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并且他知道,现在宝带怀了他的孩子,月娥一定会妥协的!他赶紧对老大夫作揖道:“有劳您了!”

    “陈老爷多礼。老朽这就开几幅安胎的药。此外,这位娘子不能再劳累了,否则与胎儿无益。”

    “是是是,在下定会注意的。”

    送走了老大夫,宝带也悠悠转醒。陈季常刚刚踏进房门,但见宝带便虚弱地坐了起来,眼看着要下床行礼,陈季常几步上前,把人给按住了。宝带苍白着小脸,道:“老爷,奴家不请自来,必然给您添麻烦了。奴家这就去向姐姐请罪……”

    “宝带快点躺下。”对于宝带这种不顾她自己的身体,只为他考虑的言行,陈季常只觉得心中暖暖的,轻轻托着宝带的脸,陈季常道,“你的身子现在还未痊愈,等日后再去见月娥。更何况,你现在还有了孩子……”

    “季常,你说什么?!”宝带一时激动,抓住了陈季常的手。

    陈季常安|抚道:“你怀了我们的孩子。”

    “真的吗?太好了……宝带终于不是孤身一人了……宝带从此之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宝带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陈季常叹道:“便是你没有怀孕,我也会纳你为妾的。这是我承诺过你的。”

    “不是的……宝带不能让你为难的。宝带本打算,若是三日之内,季常你不出府,我便离开……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再也不会让你为了我为难……”

    “宝带。”陈季常一把将宝带带入怀里,道:“宝带,委屈你了。”

    “季常,宝带不求名分,什么都不要。只要能陪在你的身边,宝带就心满意足了。”

    两人拥在一起,说着情意绵绵的话。带着月娥的家书,本打算先来见陈季常的小初,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她咬咬牙,轻哼了一声,转身毅然出了濯锦池。

    宝带怀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濯锦池,虽然宝带连陈季常的外室都不算,这个孩子的身份地位也就摆在那里。但是因为陈季常个人的欢喜,府里上下还是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之中。相对而言,月娥居住的主屋就清冷许多了。这个节骨眼,不会有那么没眼色的人来月娥面前讨晦气,主屋的仆从伺候月娥的时候更是小心翼翼。

    小初将信件交到柳家大哥手中后,心事重重地将宝带怀孕的消息告诉了月娥。

    月娥托着腮,心道,这陈季常和宝带也就鬼混了一次了,一次就中的事情简直神奇。

    小初看月娥发呆,就在一旁不停地念叨,无非就是那宝带没几分姿色,就靠着装可怜,博取陈季常的同情心,云云。月娥掏了掏耳朵,道:“好了,小初你就不要讲了。别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不知道,但陈季常呢,肯定会喜欢那种柔弱的女子。”

    “夫人!”小初又跺脚,“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那个宝带都欺负到你的头上的。再说了,夫人你嫁给老爷,现在还没有孩子。那个宝带的孩子要是出生,不管身份,到底是陈家的长子,小初,小初这不是为你着急嘛!”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我决意和陈季常和离。女人要为了男人守一辈子,只能对一个男人从一而终,那为什么男人就做不到呢?”月娥摊手,“对了,你去把我箱底的男装取出来。”

    “夫人,你要男装做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对了,如果今晚陈季常来找我,和以前一样,不许他进来。”

    柳月娥在家的时候,经常跟随大哥走镖,所以未出阁的时候经常男装出行。后来嫁给了陈季常,一心要做个贤妻良母,就把男装给放到了箱底。原身大概没有料到这压箱底的东西,还有一天重见天日。

    利索地打扮好,月娥便出了主屋。小初在后面叫了几声,月娥也没应她。倒是初更过后,陈季常果然又来见月娥。小初虽然担心月娥出去的时候被陈季常知道,但毕竟之前一直将陈季常挡在门外,现在再做也是轻车熟路。

    偏偏陈季常今天来找月娥是为了宝带的事情,一直执拗着不肯走。小初咬着唇,有些慌乱。正不知怎么办的时候,只听外面传来一道柔弱女声,道:“季常!都是宝带的错,宝带来给姐姐请罪。”

    “宝带,这与你无关。你现在怀有身孕,快点回去歇下!”

    “不!今日姐姐不见我,我便不回去!”

    小初透过半掩的窗子看去,只见一身素白的宝带已经盈盈下跪。淡薄的身子愈发显得弱不禁风。小初恨透了这宝带的矫揉造作,可是陈季常却是心疼的很。他对着门道:“月娥,宝带怀了我的孩子,我不能让她跪在这里……我明日再来见你。”

    说完,他便强行将宝带抱了起来,离开了主屋。

    小初咬着银牙,心道,幸好夫人不在,否则见了这一幕,还不知道对老爷有多失望。

    但是,看起来,夫人似乎真的不在意老爷了。

    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而春花阁内,一名俊俏的锦衣男子一进门,老鸨便迎了上去,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挑眉轻声道:“这位小娘子可是走错门了?”

    这做男子打扮的正是月娥,她勾唇一笑,递了一锭金子给老鸨,道:“老板娘好眼力,不过这开门做生意,谁的钱不是钱?”

    “哟,瞧公子您说的。快快里面请!”老鸨忙不迭地接过金子。

    “让牡丹来伺候我。”月娥轻声笑了笑,环顾了一圈春花阁,她目光锁定二楼的厢房,提步走上了阶梯。

    老鸨惊讶地长大了嘴,这是怎么回事?!看了一眼手里的金子,老鸨思忖一番,还是让人去叫了牡丹到月娥身边伺候。

    这牡丹本是陈季常的红颜知己,也是春花阁里的花魁。后来没有经过老鸨的同意,将身子许给了陈季常,当时陈季常还未娶妻,陈家自然不会让他娶一个青楼女子,也不会让一个青楼女子做他的小妾。老鸨得知人财两失,就逼着牡丹去接客。青楼里的手段可怕,牡丹一个弱女子也是不能从。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仍是心系陈季常,虽然觉得自己配不上陈季常,但她的心中还是无法忘怀。

    否则,这次纳妾,月娥也不会收到她的画卷。

    牡丹从了老鸨的话,带着合适的笑容来到月娥的身边。此刻,月娥已经和两名男子坐在一个厢房内。其中一名方脸男子道:“花兄!你这诗作实在妙哉!实在是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啊!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月娥一笑,眸光流转,便落在了娉娉婷婷站在厢房外的牡丹身上。

    “公子。”牡丹见眼前是个容貌出众,比陈季常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男子,自然没有对上那些粗鲁男子时候的厌恶。她笑盈盈地走到月娥身边,贴着月娥的身子坐下。

    月娥轻轻扶了她一把,柔声道:“有此倾城好颜色,天教晚发赛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