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8章 败家子

第8章 败家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五十万。”楚阳觉得今天这龟壳说不定一百万都拿不下来,真是倒霉,会遇到那两个真大款。

    “楚阳,你别疯了。”陆堔脸色一变低声劝道。

    “楚阳,你别喊了。”魏薇也皱着脸阻止,她心里认定楚阳是喊着玩的,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在这样的场合都敢捣乱,心下有些不喜。

    楚阳叹了口气说:“我真要这东西,你们别管。”

    “六十万。”孙邵谦又加了十万。

    而那个白发老人手里并没有那么多钱,只能遗憾的退出了叫价。

    “七十万。”楚阳也加了十万。

    “八十万。”孙邵谦对楚阳挑了挑眉头。

    “九十万。”楚阳白了他一眼,心里骂道:孙邵谦这个sb,我记住你了。

    “一百万。”孙邵谦也在心里卡血,这个小子是不是存心想和他过不去,难道是知道他想要这龟壳才故意顶价的?他转头对他挑眉不是挑衅叫价,是想让他别跟了,谁知道这小子这么不上道。

    “一百零一万。”楚阳刚喊完,就听到前面的刘大师说:“你们两个小同学怎么能胡乱叫价呢?你们能拿得出一百万来?”

    他这声音有些大,并不只针对楚阳,而是连着孙邵谦也一起囊括进去了。其他人听到他的话也纷纷注视着两人,拍卖场中的质疑声不断的响起。

    “这两个小青年也太胡来了,他们当一百万是草纸呢。”

    “听着他们喊价我的心都跟着跳个不停,别是喊着玩的才搞笑了。”

    “我肯定他们是乱场子的,就他们那个年龄能有一百万?”

    “……”质疑两人的声音淹没了整个拍卖场,特别是看到两人的年纪后很多人更是坚信两人就是砸场子的。

    孙邵谦看上去虽然比楚阳大了四五岁,但二十来岁的青年在这个时代能拿出一百万买件最多值十五万的龟壳,他们是不相信的,更别说楚阳了,这就是来捣乱的。

    而两人的价格也惊动了拍卖方和第一排的贵宾,陆堔的老爸急忙弯着腰走到几人面前的走道边蹲下低声说:“楚阳你干嘛呢?这是什么场合你怎么跟着乱喊价?”

    陆国涛虽然带着些质问的口气,但神色中却带着担心,他认识温娅,也是看着楚阳长大的,他并不想看着楚阳惹事被罚。

    “陆叔,我不是乱喊价,我是认真的。”楚阳苦笑着说,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是个人都认为他在捣乱。

    “这可是一百万。”陆国涛提醒道,就是他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丢出来一百万拍个这东西回去。

    “我知道是一百万,我真有。”楚阳耐心的解释。

    “就算你有一百万也不是这么花的,听叔叔一句劝,别意气用事。”陆国涛猜测那应该是温娅留给楚阳的遗产,他不能看着楚阳把以后的生活来源都给败完了。

    “陆叔,那龟壳真对我有用。”楚阳看得出来陆国涛是关心他,他也不好和长辈顶嘴,但要让他放弃也不可能。开玩笑,这样的法器可是宝贝,就算花一千万都值得,钱花光了可以再挣,东西没了以后就不见得会再遇到。

    “有屁用,你要龟壳,陆叔明儿去帮你去弄一堆。”陆国涛忍不住爆了个粗口,这小子怎么就那么固执呢?

    楚阳真是无语了,那些龟壳和这一只能相提并论吗?

    另一方,孙邵谦对封尘彦问道:“你说那小子有一百万吗?”

    “我认为他有。”封尘彦笑着点点头。

    “切,我不信。”孙邵谦真不信楚阳能拿出一百万来。

    “小子,要是你能拿出一百零一万来,这龟壳就是你的了。”孙邵谦突然转头对着楚阳说,他带在身上的卡里就一百万,如果这小子真能拿出一百零一万来,他就认栽了。

    “这可是你说的。”楚阳勾唇笑道。

    “是我说的,你能拿出来就算你的,不能拿出来,这龟壳一百万算我的。”如果这小子没有一百零一万,孙邵谦也不想逼着拍卖方重新拍卖。

    楚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孙邵谦为人倒真不错,如果自己拿不出来一百零一万,他用一百万拍下,拍卖方也不会追究自己乱喊价的责任,说不定还偷着笑。如果孙邵阳要求重拍,自己拿不出钱来估计就要受到处罚了,这确实属于捣乱行为,毕竟这里还有大人物坐镇。

    “我先把龟壳钱付了行吗?”楚阳不知道拍卖场的负责人是谁,只能对着上面的拍卖师问。

    拍卖师愣了愣,他根本没想到龟壳会拍到怎么高的价格,见老板对他不停的使眼色,他才回过神来说:“可以,请到后面结账。”

    随后就有一名女接待员领着楚阳去付款,这个时候陆国涛也阻止不了了,只能恨铁不成钢的让开,楚阳一离开大厅,下面又炸开了。

    “他真有一百万?”

    “应该有吧,不然他怎么会那么理直气壮地跟着去付款。”

    “我靠,这是哪家的败家子。”

    “这再有钱也没这么败家的,现在的年轻人太浮夸了。”虽然口中批评着,但这人语气中的嫉妒却怎么都掩盖不了。

    “他们懂个屁,要是我带着另一张卡出来,今天就是二百万以上我都买。”孙邵谦一脸苦相的又补充了一句:“靠,那小子还真有一百万零一万?真是便宜他了。”

    “我带着卡呢。”封尘彦落井下石的说了一句。

    孙邵谦侧头定定地看着他,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是啊!我怎么忘记还能和你拿了。”但想想又不对,他阴测测的说:“你怎么不早点说?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封尘彦笑着说:“那龟壳和你也无缘,拿在你手里太浪费了。”

    “靠,你还是不是我的发小?什么叫拿在我手里浪费了?难道拿在那小子手里就不浪费?”孙邵谦白了封尘彦一眼,“我就说你今天竟然会没动静,还以为你是想让给我,原来你是想让给那小子啊!”

    “说,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孙邵谦凑近封尘彦低声问道。

    封尘彦摊了摊手,说:“我真不认识他。”

    “真没见过你这种胳膊往陌生人处拐的发小。”孙邵谦此时心里正在流血,那可是千年龟壳,自己就这么错过了?真是太冤了,“你是不是算到了什么?不然遇到这样的法器你会不出手?”

    孙邵谦心里越来越怀疑,他虽然不懂风水玄术,但却知道法器的价值,之前他可是听封尘彦说这只千年龟壳是件法器,比那五帝钱还要高级,而且还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怎么到了拍卖场就不吭声了?现在看来这厮明摆着是要让给那小子,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天机不可泄露。”封尘彦并不想向任何人透露他之前占卜的卦象,所以就应付的说了一句。

    这一句差点让孙邵谦吐血,说得那么轻巧,千年龟壳就这样和他失之交臂了,他本来还准备拍下来等老爷子过寿时送去的,谁知道现在都白瞎了。

    而楚阳的心里也在流血,这可是他准备用来重装婚纱店的钱,他也不好意思再向楚斯煜开口要钱,心里把孙邵谦骂了一遍,这人明明不是风水师跟着来捣什么乱,还让自己损失这么大,等以后他可得找回场子来。

    不过楚阳转念想到孙邵谦旁边的封尘彦时又松了一大口气,如果这人出手,他相信今天自己是绝对拿不到这只千年龟壳的,只是不知道这人为什么没有出手,这让他都有点疑惑了。

    楚阳拿出两张卡刷了一百零一万后,终于将千年龟壳拿到了手。不出他所料,左手食指一接触到龟壳,果然就炙热起来,手指也跟着变成了青色,脑中浮现出“高等法器”四个字。

    旁边几名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好奇的看着楚阳,心里暗骂这个少年太败家了。

    楚阳猜得到这些的想法,但是他不会去解释,就算解释了人家也只会当他是蛇精病,在场知道龟壳是件法器的也怕只有封尘彦、孙邵谦和那位白发老人了。一百零一万买下来真心不亏,他前世跟着老道云游时,就见有人将一件玉吊坠法器卖到一千万,而且那件法器比龟壳中蕴含着的生吉之气可是差远了。

    待楚阳回到拍卖厅,拍卖师宣布他拍得千年龟壳后,很多人看他的目光都不同了。陆堔三人看他的眼神就像看蛇精病一样,楚阳那么一会的时间就败出去了一百万,三人到现在都感觉不敢太相信这个事实。而三个女生的眼神则隐含着炙热和崇拜,特别是魏薇,冷傲的脸上还带着抹骄傲的神色。

    “你那里来的一百万啊?”陆堔咽了咽口水对楚阳问,他小学就和楚阳一个班,从来不知道兄弟这么富有。

    楚阳对陆堔并不想隐瞒,他笑着说:“我爸给的。”

    陆堔露出错愕的表情,他怎么不知道楚阳还有个老爸?他突然想起那天早上在医院见到和楚阳长得很像的男人,不太敢确定的问:“那天来医院找你的年轻帅哥不会就是你爸吧?”

    “就是我爸。”楚阳耸耸肩表示有个那么年轻帅气的老爸,他也很有压力。

    “不是吧?看着感觉他像你哥。”陆堔看了看他老爸的啤酒肚,又回想了下楚阳帅气逼人的老爸,他发现对比下的现实就是好残酷。

    “他会保养。”楚阳笑笑,他不想告诉别人楚斯煜只比他大了十八岁,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朵花,他老爸开得正艳呢。

    “下面我们要拍卖的展品是一件民国时期的玉镯,起拍价三千元。”

    “你要拍的玉镯来了。”楚阳用手轻轻推了一把正在发呆的路堔说。

    “五千。”陆堔回过神来就喊了一口。

    最后那手镯以二万八的价格被一名女士拍下,陆堔只能无奈的对林晓兮说:“下午我带你去商场重新买一只吧,我卡里只有两万。”

    “没事。”林晓兮体贴的笑看着陆堔,可被楚阳的一百万影响太深,虽然她表面笑着,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和不舒服的。

    拍卖会结束后,楚阳发现他外公目光深邃的朝他的方向扫了扫才起身离开。

    楚阳几人也跟着人流离开了会场,谁知道一出酒店就被孙邵谦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