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18章 嚣张和维护

第18章 嚣张和维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几人又在酒吧闲聊了会,期间又有好几个男人过来搭讪,对象不只是楚阳,孙邵谦还被一个异常粗壮的肌肉男看上了,让楚阳差点笑喷。

    孙邵谦拿出电话吼了一通,没一会一个表情冷傲、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到他们这桌坐下。

    “我说老于,你怎么把地方约到了这里?”孙邵谦不满的看着于曜说。

    于曜指着不远处一个清秀的男服务员说:“我追的人在这里工作,我要等他下班。”

    “你追的人怎么在这里当服务员?你破产了?”孙邵谦白了于曜一眼。

    “他爸现在得了重病住院,他自尊心很强,我对他的资助被拒绝了。”于曜有些无奈的说,不然他也不会跑到这里来守着。

    孙邵谦又打量了几眼那个看上去单纯的清秀男子,他不解的问:“就算他爸得了重病住院也不用来这里打工吧,他就不怕被占便宜?”

    “他爸需要的住院费多,这里的工资高。”于曜想了想说:“我在这里守着,没人敢占他便宜。”

    孙邵谦无语望天,这人在商业上这么精明怎么感情上这么愚钝,“那你帮他找个工资高的工作就行了呗,还从b市跑来m市守着他工作,我对你真是无语了。”

    于曜点了一支烟,他是真的喜欢季扬,他知道这人有多倔强,所以暂时还不想用强的,他要一步步俘虏他的心,让他自愿乖乖的听话。

    楚阳好奇的将目光投到正在送酒的男子身上,他眼中一凝,怎么是季扬?

    前世他认识季扬是在楚家出事之后,他和老道游历路过一个风景区时遇到了正在采风的季扬。那时的季扬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忧郁的沧桑感,一边打工一边采风,他们无意之间竟成了好朋友,后来他才知道季扬因情伤四处流浪,并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热爱的摄影中。

    他们相处的很愉快,虽然没认识多久但却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季扬还和他们结伴游历了一年多,只是被一个电话叫走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直到几年后楚阳回到b市才知道季扬竟然死了。

    楚阳是个很护短的人,他认同的人不多,但其中却包括了季扬,这一世让他这么早遇到季扬,他就不会袖手旁观。虽然他没见过于曜,但想到上一世查到的资料,他看着于曜的眼神渐渐地变冷。

    “这次的地下交易怎么会突然改期的?”孙邵谦问。

    于曜眼睛一直盯着季扬,他漫不经心地开口说:“有一批春秋战国时期的货明天才能到,所以那些人就协商着改期了。”

    “春秋战国时期?那倒是值得看看。”孙邵谦一直都很喜欢收藏青铜器。

    等季扬忙完,于曜就将他介绍给几人认识。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孙邵谦看着季扬问。

    季扬目光清澈,浅笑着说:“我学的是摄影专业。”

    “严总,你手下那家杂志社还需要摄影师吗?”于曜突然转头对严岑问。

    严岑和于曜关系一般,虽然他有时候不是很喜欢于曜的做派,但都在一个圈子这点面子还是能给的,“恩,目前正好在招聘摄影师。”接着他看着季扬问:“你有兴趣吗?”

    季扬知道这是于曜在间接的帮他,“请问工作地点是在哪里?”

    “我的杂志社在b市,如果应聘摄影师应该会经常出差各地到处跑。”严岑回道。

    季扬心中有些纠结,他爸爸现在病重要做手术,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他确实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可他又实在不想再去b市面对于曜身边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她们侮辱他的话至今还在脑海中盘旋。

    “你对婚纱摄影有兴趣吗?”楚阳自然看得出季扬的为难。

    季扬诧异的看着对面那个长相精致的少年,他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很喜欢拍摄人物。”

    “我母亲也很喜欢摄影,她早年开了一家婚纱店,不久前她去世了,我想继续经营下去,可那个店长却将店里的摄影师和店员挖走了。正好我想用另一种方式重新运营,如果你感兴趣,我想请你来z市我的婚纱店当店长兼摄影师。”楚阳对季扬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而且在前世的谈话中,他知道季扬除了爱好摄影外,年轻时候也是充满斗志想要开创一片属于自己天地的。

    “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就邀请我当店长兼摄影师是不是有点冲动?我只是一个刚毕业几个月的大学生,并没有任何婚纱摄影方面的经验。”季扬以为楚阳也是看在于曜的面子上帮他,可他确实没经验,他不想拿不属于自己能力外的报酬。

    楚阳一脸真诚的看着季扬笑着说:“你叫季扬,f大摄影系,我之前在《休闲摄影》里看到过你拍摄的人物作品,觉得很棒。今天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将你挖走。”随后他身上散发着一股自信的光芒,“我整合后的婚纱店可以让你技术入股,相信你绝对不会选择错的。”

    “你就算看过我发表的作品,可对我并不了解,为什么会对我如此重用和信任呢?”这是季扬不解的地方。

    “我对你一见如故,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也希望你能相信我。”楚阳一脸张扬的笑容,仿佛带着让人信服的魔力。

    季扬心中一动,‘相信’真是一个美好的词语,有这样一个更好的机会,他想抓住。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好像只要选择了楚阳他就能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呵,你一个快要倒闭的婚纱店,凭什么让人相信你,你连十八岁都没有吧?你拿什么给季扬保证。”于曜冷笑一声嘲讽道,他很不爽楚阳对季扬自来熟的样子。

    “信与不信就看个人了,我从来不喜欢强求。”楚阳收起脸上的笑容环手冷冷地看着于曜,他并未把这个带着危险的男人放在眼里,“而且我问的是季扬,你多什么嘴?”

    前世害死季扬还不够吗?就算用尽余生来忏悔又有什么用?他楚阳就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之前是看在孙邵谦和季扬的面上他才忍着这人,现在还蹬鼻子上脸先冷嘲他,于曜算个什么东西。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东西,在我面前也这么嚣张?”于曜本来就是个骨子里充满冷血和暴躁因子的人,在季扬面前他能假装温和,但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敢在他面前嚣张,他就不能容忍了。

    楚阳唇边带着抹嘲讽之色,“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在我面前摆谱。”

    于家在b市虽然也排得上号,但比起楚家和温家还是差上一筹,更何况前世于家的背后就是贺家,仇人的朋友当然就是仇人,当年对楚家落井下石的时候,于家可没有留情。

    于曜的眼中发冷,楚家的三代他都见过,可从来没听说过b市还有楚阳这号人物,不知道是从什么小地方钻出来的人物,什么都不懂就敢胡乱的嚣张惹事。

    “你想过惹了我的后果吗?”

    “不就是b市的于家,老子会怕你?”楚阳一脸挑衅之色的看着于曜,他前世虽然不喜欢惹事生非,但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嚣张跋扈可是痞少必备,这一世他虽然收敛了很多性子,可也不准备去忍一个注定敌对的人。

    “你找死。”于曜本来就不满意季扬对他的冷淡态度,但一直忍让着,现在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撞上来,他刚好想借机发泄下。

    封尘彦微微眯了眯眸子,眼中带着别人看不懂的危险,他的桃花只能他欺负,别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踩一脚,“你说谁找死呢?”

    “封少?”于曜有些不解的看着封尘彦,虽然这人和他处在一个大圈子,平常也很低调,但却不是他们于家能惹得起的。

    “楚阳是我带来的,说他找死,就意味着说我找死,你是想我死?”封彦尘目光淡淡地看着于曜,清俊斯文的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但他就温文雅尔的坐在这里,也能散发出一股无以伦比的强硬气势。

    于曜的脸色很难看,他此时心中认定楚阳就是封尘彦保养的小白脸,难怪敢仗着封尘彦的势呛他,这笔账他记下了,连带着封尘彦也一起恨上了。

    “封少说笑了,不过你的人未免也太嚣张了点吧。”于曜皮笑肉不笑的说,他在b市也算是很张扬跋扈的人,就算动不了封尘彦,气势上也不能太弱。

    “我封尘彦的人,他想怎么嚣张就怎么嚣张,出什么事都有我担着,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回到b市之后欢迎来找我的麻烦。”封尘彦嘴里放着狠话,但脸上的神色淡定如初,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却不容任何人小觑。

    楚阳呆呆的看向封尘彦,这是什么情况?他怎么变成了仗封尘彦的势来嚣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