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59章 酒会

第59章 酒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贺烨的事情在b市的圈子里闹得很大,很多只知道吃喝嫖赌的纨绔都被家里警告不许去随便胡乱给其他人戴绿帽子,这是贺烨被桶的出来的深刻教训。

    贺烨身体恢复出院后整个人都又变得阴沉了许多,看什么都不顺眼,家里的佣人经常被他责骂甚至毒打,而这些事情也渐渐传了出去,现在很多人见到他都是尽量避开,省得招惹了这只疯狗。

    这天贺烨刚发完一同脾气将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一地,贺祁就推门而进皱着眉看着这个肆意妄为的弟弟。

    “哥,你怎么来了?”贺烨不耐的看了贺祁一眼就闷闷的躺在床上。

    贺祁将胸中的怒火压下去,虽然这个弟弟老是惹事生非,但也是他疼爱了那么多年的,他叹了一口气说:“放心吧,那个把你捅伤的废物已经被鲁大师下了咒,他活不了多久的。”

    “我要他生不如死。”一提起那人贺烨的眼睛就灼烧起来,他充满阴戾的脸色上划过浓浓的恨意。

    贺祁越过下地的各种瓷器碎片,走到床边对贺烨安抚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保证让他断子绝孙。”

    贺烨沉默了很久突然爆出了一句让贺祁脸色大变的话:“哥,我想要楚斯煜。”

    贺祁瞪大双目,用手指着贺烨问:“你说什么?你想要楚斯煜?你疯了吧?”

    贺祁深怕弟弟再说出什么惊骇的话来,这两个月来贺烨越来越乖张阴沉不说,还喜欢上了玩男人,就他都送了几个身强力壮的mb给贺烨了,弟弟对一向仇视的楚斯煜应该不会起这种心思吧?只是接下来贺烨的话彻底打破了他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

    “我爱楚斯煜,我要他成为我的男人。”贺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哥陈述这个事实。

    贺祁扶额,他弟弟果然越来越变态了,他耐着性子劝说道:“你不是最讨厌楚家父子了吗?怎么会突然说爱楚斯煜?你是不是脑子被烧坏了?你喜欢其他男人我都可以帮你弄来,楚斯煜绝对不行。”

    “我恨楚斯煜是因为他爱上了其他男人,我见不得他和别人幸福。”贺烨的眼中布满阴霾,他冷笑了一声继续说:“哥,你知道那次楚斯煜为什么会出手教训我吗?”

    “不是你找人强了他女朋友吗?”贺祁突然觉得弟弟将会说出一个大秘密。

    “我向他下药意图对他不轨,最后被他发现了。”贺烨冷笑一声:“那个女人也配做楚斯煜的女朋友?”

    “你,你,怎么会这样?”贺祁现在的表情可以用惊悚来形容,原来自己的弟弟藏得这么深?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不会是因恨生爱吧?”

    “不是因恨生爱,是因爱生恨,所以之前我才想废了楚阳那个小孽种。”贺烨的眼中带着抹疯狂,“他能和其他女人生子,他能接受方衍的爱,为什么他就不能接受我的?”

    “你什么时候对他产生这种感情的?”贺祁觉得这件事大发了,贺烨因为受伤的事彻底将他心中的变态因子激发出来了。

    “什么时候,让我想想。”贺烨将头靠在床头就沉思起来。

    楚贺两家在他小的时候就已经结仇,长大后,他经常会听长辈提起楚家的人,其中提的最多的就算楚家的小儿子怎么年轻有为、怎么具有经商天赋,他心中越来越好奇,于是就暗中收集关于楚斯煜的一切资料。

    事情慢慢的偏离了最初的轨道,楚斯煜的生活主导了他整个少年时代,接着他有一次做梦既然梦到了楚斯煜,他第二天早上发现床单上湿了。他一直知道他们贺家的男人很疯狂甚至变态,于是有一个恶魔在心中慢慢的滋生起来,他想得到楚斯煜。

    后来他找各种机会接近楚斯煜,可是得到的都是冷漠和厌恶,有次楚斯煜去一家酒吧喝酒,他正好认识那家酒吧的老板,于是就在楚斯煜的酒中下了药,被发现后不但没能占有人,还彻底将楚斯煜惹毛了教训了他一顿。

    从知道楚斯煜和方衍在一起后他就恨上了两人,想方设法的找茬,更是经常公开奚落嘲笑两人搞基的事情,以掩盖他心中的嫉妒和怨恨。这次他被人捅成了半残废,他反而想开了,他贺烨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就算楚斯煜不屑他、厌恶他、瞧不起他,他也想要将楚斯煜弄到手。

    “小烨。”贺祁见贺烨脸上越来越疯狂的表情心里惊了一下,他皱着眉叫了一声。

    贺烨平复了下情绪,他走下床将藏在墙上暗格中的一个箱子抱了出来,在贺祁面前打开。

    “你……”贺祁看着满箱子楚斯煜的各种照片、杂志就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这个弟弟真是疯了。

    贺烨拿起一张找人偷拍的照片,上面楚斯煜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他用手摸了摸相片上的人,唇边浮现出一抹前所未有的柔情,将贺祁看得简直想上去暴揍他一顿。

    “你最好把你这种心思给我彻底的收起来,楚贺两家根本不可能结为亲家,而且楚斯煜的性子有多嚣张跋扈你是知道的,如果你闹出点什么事情惹怒了他,就是贺家也保不了你的。”贺祁脸色阴沉,声音中带着警告。

    “那又怎么样?我都成这种样子,还有什么好怕的。”贺烨对他哥的警告嗤之以鼻。

    不再变态中沉默,就在变态中爆发,贺烨就属于后者,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贺祁知道这个弟弟一旦决心做什么就是十匹马都拉不回来,他被气得全身发抖,指着贺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贺家这是做了什么孽才会生出贺烨这种报应来,但又不能不管,他无话可说,直接甩手走出贺烨的房间,直接去了老爷子的书房。

    半个月后,楚阳正在宿舍和陆堔几人打游戏,就接到了孙邵谦的电话。

    “楚阳,你快打开最新的八卦新闻看,头条就是贺烨那个神经病和你爸的。”一接起电话楚阳就听到话筒里传来孙邵谦大叫的声音。

    他皱了皱眉头问:“什么头条?”

    “你自己打开看,保管你大吃一惊,快看吧,再过会估计就会被你们楚家删了。”孙邵谦回道。

    楚阳心中感到莫名其妙,他挂了电话就打开网页看,果然八卦头条就是一张贺烨抱着一束红玫瑰站在他爸公司楼下的照片,他身后的敞篷跑车里还堆满了红玫瑰,新闻的标题写着“贺氏小开向楚三公子求爱”。

    看着滚动着的几张照片及贺烨得意的表情,楚阳握着鼠标的手紧了紧,他觉得这不是贺烨突然弄出的什么阴谋,而是真有其事。

    他记得上一世他爸出车祸去世后,贺烨跑到医院疯狂的举动,那种带着懊悔和兴奋的矛盾眼神现在还让他记忆犹新。楚家落败后,贺烨不停的对方衍找茬,甚至各种暗杀,要不是方家和温家出面,方衍怕是早就遭了贺烨的毒手。

    以前的线慢慢的在脑中串联,楚阳才发现原来贺烨只要一和他爸相遇总要争锋相对,奚落打击,原来不是因为两家的仇怨,而是贺烨为了引起他爸的主意,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没过几分钟,这则八卦新闻果然如孙邵谦说的被网站删除了,楚阳一直盯着屏幕,表情阴晴不定,最后他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看来贺烨是留不得了。

    贺烨的疯狂举动并没有对楚斯煜造成多大的影响,楚斯煜根本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去花精力,他直接用了最暴力的手段叫人当众将贺烨打了一顿,让他下面伤上加伤,去医院又躺了一个星期。

    又过了半个月,楚斯煜带楚阳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商业酒会。

    这次的酒会聚集了b市的上层名流,几位商业大亨都有到场,其中还有一个慈善拍卖会。

    楚阳今天穿着一身修身版的白色小西装,映衬得他更加得俊美不凡,就像是个童话里走出来的年轻王子,他随着楚斯煜一入场就引来了很多人的瞩目。

    楚阳一进入酒会就寻到了封尘彦的身影,那人斯文俊雅、身姿挺拔、全身散发着一种优雅的贵气。一身合体的黑色西服更是勾勒出了他完美的身形,让他看上去带着一股男性成熟的魅力。光看他周围的几名有家长带着的漂亮女子赤.裸裸的眼神就知道封尘彦绝对是今天最受欢迎的男性之一。

    封尘彦在楚阳一进会场时就发现了他,笑着疏离的和围着他的人说了一句就端着酒杯朝着楚斯煜几人走来。

    “楚叔,方叔。”他身姿优雅的笑着和两人招呼。

    方衍对封尘彦的印象还是比较好的,他冷峻的脸上露出抹淡淡地笑容点点头示好,而楚斯煜则哼了一声道:“招蜂引蝶。”

    封尘彦神色未变,而看到刚进来的几人时,他戏谑的笑着说:“楚叔你招的蜜蜂来了。”

    楚斯煜听他这么说,本能的回头看去,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只见贺氏现在的掌权者,也就是贺烨的父亲贺忠耀带着两个儿子和两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贺烨看到楚斯煜时,还向他一脸风情的舔了舔唇。

    贺烨暧昧的动作果断的恶心到了楚斯煜,他迅速的避开目光转过头,心里已经有些暴怒。楚阳自然也看见了贺烨的举动,他脸色未变,垂下的眸中带着杀意。

    封尘彦感受到了楚阳的情绪变化,他端着酒杯的手敲了下,随后他指着一个角落的沙发笑看着楚斯煜说:“楚叔,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楚斯煜点点头,看到贺家的人他就倒胃口了,也失去了再调侃封尘彦的兴趣,他笑着点点头说:“行,还真是讨厌的蜜蜂。”

    方衍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下面的眸子一片清冷之色。

    贺忠耀也发现了小儿子的动作,他倒是乐得看楚斯煜吃瘪,对贺烨他真的是用父爱去宠溺,只是怕儿子在今天惹麻烦,还是严肃着轻声警告了一声:“下来你想怎么样我都不管你,但今天你给我注意点场合,别给贺家丢脸惹事。”

    “知道了。”贺烨不以为意的耸耸肩说,他自从不能人道后,本来英俊的容颜上总显得有些阴柔。现在的他是越挫越勇,就算得不到楚斯煜,他也要膈应死方衍。

    楚阳坐下后神色淡然的抬眸朝着贺家一行人望去,果然在贺忠耀身旁发现了那名风水师,那人穿着件黑色的道袍,长相平凡,还拿着一个拂尘,一副出世高人的道长打扮。在今天这个酒会上显得特立独行,很多人的目光都扫到了他们这一行人的身上,有几个商圈中的名流见到中年道人后,一脸友善的上去笑着打招呼,想来是认识的。

    楚斯涵今天也带着楚博翰和楚博轩参加酒会,见到楚斯煜救人后也走过来坐下。

    “贺家是想要借着今天的机会将这名风水师引荐给b市的上层名流?打得真是好主意。”楚斯煜一见那名中年道士就想起了家里和楚氏的风水局,心中总觉得膈应的慌。

    生意做得越大就越信风水命理,所以对真有本事的风水师他们都是带着交好的态度,贺家此举也是想要将鲁大师推出来积累人脉,他们觉得今天的机会十分难得。而且鲁兴怀之前也为几个名流看过风水,在业界的名声也渐渐地响起,今天是打响招牌的最好时机。

    “正好啊!贺家想借这个机会让他出名,我就让他身败名裂好了,也保管他的名气响彻整个上流圈子。”楚阳阴测测的说。

    楚博翰看他那阴测测的表情就知道一会有好戏看了,不过想到那风水师确实有些本事,他开口提醒道:“小阳,我查过那风水师,他确实有几把刷子的,你别掉以轻心了。”

    楚阳看着他大哥挑挑眉,一脸桀骜的说:“我楚大师这个名头可不是白混出来的。”

    别说那风水师只是个后天顶峰的道行,就是先天顶峰他也不怕,他身边可还坐着一个神秘莫测的封大师呢,他家封大少可不是个花架子的摆设。

    楚博翰见楚阳狂傲张扬的神色,在看他三叔还一脸赞同和骄傲的样子,脑门一黑,嘴角抽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他三叔真是……哎,不说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