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71章 约见

第71章 约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黄金海岸的位置很好,临近一个很大的自然湖泊,在封尘彦八卦阵法的布置下,晨曦时阳光仿佛是从湖面渐渐蔓延开来一般,像是一条金色的锦带,璀璨壮观,有富贵呈祥的寓意。

    一早就会有人围着湖锻炼身体,阳光洒落在湖面上,风一吹波光粼粼的湖中泛起一缕缕的金光,爱好摄影的住户也会拿着相机前来取景。

    两道人影并肩在湖边慢跑,一高一矮,背影拉得长长的,临近一看是一名娴静漂亮的年轻女子和一名长相英俊的年轻男子,两人一边跑一边微笑着聊天,不时的会引来旁人的目光。

    “这里的空气真新鲜,可惜现在没有房子出售,不然我也买一套别墅搬来这里以后养老。”楚博轩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站在湖边笑着说。

    苏锦璃站在旁边嘴角含笑的吸了吸气,她张了张双手,赞同的点点头说:“封尘彦确实厉害,楚阳倒是有眼光。”

    “对了,黄金地带是封尘彦开发的,说不定从他手里还能买到一套,以他和你弟弟的关系,想来你还有机会买到。”苏锦璃抬着头迎着日光浴微笑着闭着眼补充了一句。

    楚博轩低头轻笑一声:“是啊!我怎么把封尘彦给忘了,回头问问他。”见苏锦璃沐浴在晨光下全身都像是渡上了一层暖光,他突然觉得恍惚了下,随后甩了甩脑袋问:“你不想买一套养老?”

    “养老离我太遥远了。”苏锦璃转头睁开眼,眸子亮的耀眼,“我前面的二十年基本都是在家里渡过的,等我的身体好了我要出去走走看看,我的目标是在有生之年环游世界。”

    苏锦璃纯美的笑容印在了楚博轩的心间,他倒是有些心疼这个乐观开朗的女子,他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会的,你去旅行的时候如果要找个伴就约我吧,我也想出去走走。”

    旅行是放逐自我的一种方式,楚博轩不像是苏锦璃是为了心中的美好想出去旅行,他只想彻底的从感情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和这样娴静乐观的女子约个伴一起去旅行想来应该也是件轻松快乐的事情。

    “好啊!到时候一定约你,只是你可别失约。”苏锦璃孤单的太久,有个人作伴去游玩她也是乐意的,而且楚博轩这人见识广阔、语言风趣,她到时候也不会感到寂寞了。

    “一言为定。”楚博轩抬起手伸出小指母摇了摇,脸上溢满笑意。

    苏锦璃轻笑一声,伸出小拇指和他勾了勾,“一言为定。”

    这段时间楚阳经常接到韩景曜的电话,虽然没有明说帮忙的事情,但想要交好的目的还是很明确的表达了出来。楚阳也不避讳,两人有时还会像是朋友一样约出来喝喝茶或者吃顿饭。

    这天楚阳和韩景曜喝完茶就去了和周京龙约好的见面地点。

    约见的地点在一家茶庄,这里的位置虽然偏僻,但环境却很优雅,茶冲泡的也很不错。

    楚阳到时周京龙和一名身穿深蓝色v领衬衫的男子坐在一起闲聊,男子有三十五岁左右,长相不算多英俊,却有一种内敛的气质不经意的散发出来,一看就是积威已久之人。

    “楚大师,来了。”周京龙一见楚阳就笑着站起来说:“来,我介绍下,这位就是万毅。”

    “万总好。”楚阳淡笑着点头招呼。

    万毅唇角勾起,淡淡地点点头说:“楚大师幸会。”

    楚阳坐下后,包间里的茶艺师就冲泡好一杯上好的龙井端到他面前,汤色清澈明亮,香气清醇,他细细的品了一口,还不错。

    周京龙见两人都没有急着开口,就自发的谈及有些话题,三人饮着茶倒也聊得比较畅快。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万毅看了看表,然后对包间里的茶艺师投去了一个让她离开的眼神,那名茶艺师一收到他的示意就笑着离开了包间。

    “楚大师想见我?”万毅开门见山的抬头问。

    楚阳点点头:“想和万总交个朋友,互惠互利下。”

    “哦,互惠互利?”万毅一边的唇角提起,他微微摩挲了下茶杯问:“怎么个互惠互利法?我和楚大师在生意上貌似并没有可以合作的地方?或者说楚大师想聘请保镖?”

    “我先向你提供一条两年前你地下拍卖会被抢的幕后消息怎么样?”楚阳稍微卖了个关子。

    万毅并不意外,他淡笑着说:“洗耳恭听。”

    楚阳将那次地下拍卖会所知道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当然有些涉及自己的地方都轻描淡写的带过了。

    “楚大师知道的确实比我调查到的更详细,贺家想插手,我也不是吃素的。”万毅放下茶杯靠在椅子上说:“我知道你们楚家和贺家不合,你难道是想和我合作一起对付贺家?可我现在手里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万总身上的戾气太重终归不是好事,如若不化解你四十岁后将被疾病缠身,家人也会受到牵连。”楚阳没有直接回答万毅的话,而且选择用自己的专长下手。

    楚阳并不准备和万毅联手对付贺家,不过他确实需要用到万毅在黑市的关系,他不但想通过万毅手中的线寻找法器,还想利用万毅的关系网尽量绝了贺家购买到出土法器的机会。

    “听说楚大师占卜解卦很准,不知道万某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得一卦?”万毅自然知道楚大师得名声,可他这个人是在腥风血雨里走过来的,只相信眼见为实,而且他并不认为楚大师能解决他现在面临的难题。

    楚阳一只眉梢微微的提起,他淡然的笑着说:“行,今天我就免费为万总占卜一卦。”免费的午餐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那就麻烦楚大师了。”万毅不喜欢绕圈子,如果楚大师算得准他也不准备占人家便宜,如果算不准他可不会当冤大头。

    楚阳也不在意万毅的冷淡,他拿出千年龟壳和三枚硬币推到万毅面前说:“万总自己投掷三次,心中想着所问之事。”

    “不是说吹口气楚大师就能解卦了吗?”万毅拿起龟壳看了看,似笑非笑的看着楚阳问。

    楚阳环手而坐,他笑着解释:“万总和他们不同,他们深信风水之事,万总只是半信半疑。你手上沾着的鲜血不少,自身带着的煞气太重,自己摇卦更准。”

    “当然,心中所问之事照例不用说,我自会解答。”楚阳见万毅脸上的神色认真了些又补充了一句。

    万毅经历过常人无法想象的残酷血腥,所以他一直相信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对风水或者佛事并不是很信,不过这位楚大师虽然年轻倒是给他一直出尘的风范。

    “行,那我就摇了。”万毅今日刚好时间空闲的比较多,就陪楚大师玩玩好了,也让他来见识下那所谓的神奇之处。

    “请。”楚阳伸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万毅也不矫情,拿起龟壳就接连投掷了三次,楚阳每次就扫一眼,待三次完成后,他将三枚铜钱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会。

    “万总所问之事是家庭。”楚阳含笑着语气肯定的说。

    万毅将眼中的诧异收起,他点点头:“楚大师请继续。”

    “万总左眉有竖纹方块,想必家中你颇为看重的弟弟将要陷入牢狱之灾。”楚阳见万毅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继续说:“从你卦象上看你所问的家庭整体运势可是大凶之兆。”

    “麻烦楚大师详解。”万毅收起之前所谓为的心态,有了真心求问的打算。

    楚阳伸出右手掐算了一会,说:“结合卦象来看,你妻子病重,现在还怀着身孕,要顺利产下婴儿的几率很小;你母亲不久前出了车祸,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留下了病根;你在事业上这段时间也要经常见血才能解决;义兄义弟之间渐起隔阂,你从中难调。”

    见万毅脸上的神色不怒不惊,一股很强的气势散开,换成是是平常人定会被他吓住,他瞳孔微微缩了下,如果不是楚阳眼里好也发现不了。这样的表现倒是激起了楚阳的兴致,不是他高看万毅,而是这人看来比他想象中还有能耐和韧性,倒是个厉害的人物。

    “万总看我解的对吗?”楚阳将脸上的笑意收敛,他低头品了一口茶问。

    万毅的眼中复杂万分,他没想到的是这位楚大师所说之事和他的情况完全吻合,甚至连义兄义弟之间渐起隔阂的事都能推测出来,也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视和对待了。

    他脸上扯出几分笑容,倒是比刚见时真诚许多,目光锁定楚阳,虚心的问:“楚大师可以破解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