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77章 合作资格

第77章 合作资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封尘彦在港岛有一套房子,平常一直都有人定期打扫,所以楚阳两人进去后就能直接入住。

    两人洗完澡后相拥躺在床上,楚阳戳了戳封尘彦的胳膊笑着问:“你说孙少成功将人吃了没?”

    封尘彦侧身揽住楚阳的腰身,唇边溢出笑意:“反吃的可能性更大。”

    “那倒是,袁时早就等着孙二下锅了,这次自动洗干净送上门,不吃就不是男人。”楚阳扑哧笑出声来,然后眉眼眯笑着问:“袁大师现在的修为有多高?有你的高吗?”

    袁时从袁家回来后楚阳还未见过他,只是通过封尘彦两人有电话联系,他对袁时是否也进入到天人合一境界很好奇。

    “袁时也只是才进入先天之境不久,在修为上和你差不多,但在占卜算卦上他比你逊色很多。”封尘彦吻了吻楚阳的鼻子说。

    楚阳眨巴了下眼睛,脸上带着些诧异,他还猜想袁时至少也是先天后期了,没想到变态的果然还是只有封大少,随后他眼中隐隐有些得意之色,说:“那我是不是也算天才级别了,毕竟袁时可比大我十多岁的。”

    “是啊!这个年龄就到先天境界的人除了我之外,在我知晓的人中就只有你了,而且在看相上你还强于我。”封尘彦在这点上也是为小爱人骄傲的,他对风水玄术只是感兴趣,而楚阳是真的很喜欢这一行。

    楚阳伸手捏住封尘彦的下巴挑挑眉哼哼道:“反正我和你这个变态是无法相比的。”

    “你心里不满?”封尘彦眼中的笑意没有遮掩。

    楚阳半眯着眸子,唇角微微提起道:“不满意。”

    “那要怎么才满意呢?”封尘彦帅气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问。

    楚阳一个翻身就骑到封尘彦身上上下起手将封尘彦穿着的睡袍扯开,居高临下,眼中带着征服的欲.望:“今天你让我在上面,我就会满意了。”

    “好,今天你在上面。”封尘彦磁性的笑声萦绕在楚阳耳边。

    楚阳听封大少同意,眼中顿了顿,露出个微微的差异后,眸色渐深,他兴奋的低头就主动吻上爱人的唇瓣。

    激情四射,没一会两人身上的睡袍都被楚阳剥去,他认真的吻着封尘彦的眉眼、鼻子、嘴巴、锁骨……

    在两人都情动得不能自持时,楚阳从睡袍的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白色瓷瓶,刚倒出一些绿色液体准备给封大少使用,封尘彦手腕灵活一转,就让楚阳沾着液体的手送入他自己的体内。

    还未待楚阳反应过来,封大少直接反客为主,某大师只能欲哭无泪的在上面跟着做运动,他一边承受着封大少带给他的一*欢愉,一边咬牙切齿的想着以后再也不相信封尘彦的话了,这个大骗子。

    第二天中午,楚阳黑着脸揉着发酸的腰跟着封尘彦出门去了袁大师的住所。

    袁大师心情很好的开车去了孙邵谦喜欢的中餐馆打包了饭菜,等封尘彦两人到别墅时,他正提着几人的午饭回家。

    “怎么不让餐厅送?”封尘彦见袁时一脸笑意的将饭菜放到餐盘中一一端上餐桌,含笑着问。

    袁时一边的嘴角提了提说:“小二喜欢这家餐厅的饭菜,他们家不送外卖。”

    “昨天吃到嘴了?”封尘彦轻笑一声,好久没见他表哥心情这般好过了,相比昨天晚上一定吃的很舒畅。

    袁时笑着挑挑眉问:“我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你的嘴都快要笑歪了。”楚阳对袁时这对夫夫这种情绪外露的表现表示扶额,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们的愉快心情来。

    袁时轻笑出声,点点头:“多谢了!”

    这句谢谢大家都心知肚明,袁时知道以他家孙小二的性子没人点拨是不可能那么大胆奔放的,他能那么快吃上嘴也要多亏楚阳两人。

    “多谢什么?”孙邵谦刚下楼就听到袁时的话,他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快来吃饭吧。”袁时整理了下碗筷笑着说。

    四人简单的吃了午饭,袁时和封尘彦去书房谈事,孙邵谦和楚阳坐在一起闲聊。

    楚阳见孙绍谦脖子及锁骨上有几个深红色的痕迹,他戏谑道:“洗干净送去吃了?”

    “吃了。”孙邵谦拉了拉领口笑着点点头。

    “味道怎么样?”楚阳好笑的问。

    孙邵谦舔了舔又有些发干的唇,眯笑着说:“很美味,就是腰酸腿软的。”

    楚阳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孙邵谦倒是老实,这种情商单纯的人也是难找了,难怪袁时当做个宝似的护着。

    “我见尘彦脖子上也被你种了草莓,看不出来你也挺猛的。”孙邵谦想了想神叨叨的凑过来问:“你不会是上面的吧?”

    楚阳环抱着双手挑挑眉头:“那是自然。”

    “不会吧?尘彦既然是被压的一方?太没天理了。”随后孙邵谦对楚阳竖了竖大拇指,“你强,偶像啊!”

    两人的谈话刚好被进来的封尘彦和袁时听到,袁时呲笑一声,目光投向封尘彦,意思很明显,“你原来是被压的?”

    封尘彦弯了弯嘴角,给了袁时一个“你觉得呢?”的眼神,然后两人心有所领的错开交流的目光,大家心里明白就知道了。

    “今天有一个风水学术交流会,你们和我一起去吧。”袁时走到孙邵谦身边笑着对两人说。

    楚阳微笑着点点头:“好。”他也想见见港岛的风水师。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看着时间差不多就一起去了交流会的现场。

    这是港岛风水权威机构组织的交流会,因为袁时在港岛的名气很大,所以带几个人进去也不会有人提出疑问的。

    参会的人大约有二十多人,都是在港岛风水方面比较有名气的大师,楚阳大致看了一遍,这些人基本都停留在后天境界,除了袁时外一个先天境界的大师都没有,心里有种淡淡地失望。

    不过现在能得到修炼功法并且有天赋和机遇的风水师确实很少,也有一部分有真本事的玄学大师是很少出世为人占卜看风水的。

    交流会上,袁时将楚阳介绍给那些大师认识,很多港岛的大师见这位大陆来的年轻风水师眼中都露出了轻视,二十岁都不到的风水师能有多大的本事,这是很多人的心理。也有少部分人表现出了对楚阳的兴趣,不过是真敢兴趣还是因为袁时的原因就有待考究了。

    楚阳保持着淡淡地笑容很少说话,听着交流会上的风水学术交流他多多少少也有受益,这些人虽然在修为上只是后天境界,甚至后天境界都没达到,但多年的风水生涯也让他们积累了很多经验。

    在交流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会场突然引起了一阵骚动,没一会就见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子领着几个人进入了会场。

    男子长相阳刚俊朗,身姿挺拔,步伐沉稳,脸上的线条分明,轮廓深邃,眸中隐含着锐利。

    楚阳发现进来的男子身上带着一股淡淡地威压,冷峻的漠视着周围想上去献殷勤的人,不同于楚斯煜的肆意张扬,与封尘彦的低调内敛也不同,气场是他所见之人中最大的一人。

    让楚阳意外的是他二哥楚博汶既然跟在男子的身后,一脸的温润笑容,和男子的气质决然相反,但却没有被男子压下去,反而显得特立独行。

    “周总,你来了。”交流会主办方的负责人殷勤的笑着接待男子一行人。

    周子期神色未变,冷淡地点点头,然后就被邀请坐到贵宾席位上,而楚博汶并未跟着坐下,而是身姿挺立的站在男子的身后,说他是个保镖又不像,倒像是个助理。

    楚博汶也看见了楚阳,他眯笑着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楚阳是知道他二哥底细的,能让他二哥站在身后的男人想来也是极其不凡的。

    他前世对港岛的世家并不是很熟悉,跟着老道游历的十年虽然到过港岛,但停留的时间较短,那时心里只想着报仇,一心苦苦钻研着风水术法,对各领域的大人物并没有关注。

    “他叫周子期,是港岛一个根深蒂固的庞大家族继承人,周氏资产位居港岛第二。虽然不是首富,但周家在港岛的势力是其他家族无法相提并论的,其背后还暗中操控着几个跨国大财团。”封尘彦压低声音在楚阳耳边轻声介绍。

    楚阳脸上露出几分诧异,瞬间又被他隐藏下去,他轻点点头:“我二哥怎么会跟在他身后?”他心里有了一些猜想。

    “你二哥应该是负责保护他的。”封尘彦自然知道楚博汶的身份,他朝几人的方向看了看,正对上周子期看过来,两人对视了几秒同时移开目光,他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你二哥这次的任务怕是不简单。”

    “恩,我二哥出马保护的对象背后一定有什么深意。”楚阳低声回道,他二哥已经是上校军衔,如果真是被派来保护周子期的,那任务肯定不会简单。

    两人心中隐隐都有了猜测,对周子期参加风水交流会的目的有些好奇,果然在交流会结束后,袁时等三名港岛最出名的风水大师被请了过去。

    楚阳隐蔽的打量了周子期一番,见他面色虽然红润,但印堂却显暗黑色,眉宇间笼罩着一层灰败,这是有大劫或者命损的征兆。

    “如果不能化凶为吉,他活不过今年。”楚阳收回打量的目光,用元气包裹住声音凑到封尘彦耳边低语,这样其他人就算耳力再好也是听不见他们说话的。

    封尘彦眸中含着赞赏,他家桃花看相确实厉害,“恩,想来这次劫难他已经察觉,除了找暗劲高手保护,他们还想请风水师协助化劫。”

    “有趣。”楚阳唇边露出浅笑。

    封尘彦知道他家桃花对不能预见的风水案例最是感兴趣,于是笑着打趣道:“想让袁大师引荐下吗?”

    楚阳笑着摇摇头:“我不喜欢自动找上门为人看风水化解避凶,还是随缘吧。”

    封尘彦点点头,周子期的情况比较凶险,楚阳如果涉入也可能会遇到危险,他不会干涉爱人的喜好和选择,但也不会放任他涉险。

    其他风水师陆续离开了会场,袁时等三名风水大师也被请进了一个单独的包间,楚阳三人坐在会场最后一排等着袁时,半个小时后,楚博汶从包间里走出来。

    “小阳,有兴趣合作一把吗?”楚博汶径直走到三人面前温和的笑看着楚阳问。

    楚阳微笑着颔首说:“合作保护周少?袁时是不是说了什么?”能让楚博汶出来见他提出合作,他猜想袁时从中也起了关键的作用。

    楚博汶一开始并不想让弟弟涉险,只是袁时刚才一再推荐楚阳一起担任周子期的风水顾问,周子期得到楚阳第一手资料后也有了兴趣,这才让他出面邀请。

    “袁大师推荐你做周少的风水顾问,他说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楚阳勾唇笑笑,袁时倒是能了解他对风水玄术的执着和兴趣所在,他挑眉问道:“我们就这样谈?”如果被周子期这般轻视那证明这人没眼光,他也懒得搀和进这种事情里,只是他心里隐约有一种周子期会和他有联系的第六感。

    “当然不是,周少请你进去详谈。”楚博汶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如果周子期想请他弟弟帮忙却又要轻视拿乔,那他也不会出面来请楚阳的。

    楚阳思考了一分钟笑着站起身来对封尘彦和孙邵谦说:“我去去就来。”

    见两人点头,楚阳就跟随着楚博汶进了周子期所在的包间。

    包间里除了袁时和另外两名风水大师外只剩下两名黑衣男子,楚阳能查探得到这两人还在明劲后期,不过作为保镖的话,身手还是拿得出手的。

    “袁大师,你是开玩笑的吧。”坐在袁时旁边一名五十多岁的健硕男子睨了楚阳一眼,面带轻视的继续说:“这位楚大师也太年轻了点吧,这种事情怕不是他能参与的。”

    楚阳也不在意这些人的看法,他的年龄确实很容易让同行轻视,做这一行的风水大师成名的多数都在四十岁以后。袁时年轻时就名声鹊起也和他风水世家的背景有点关系,很多时候大多数人还是喜欢看表象。

    “楚大师虽然年龄不大,但在风水玄术上的造诣和能力皆不输于我。张大师质问他能力,是不是意味着你觉得我也不能胜任?”袁时可不敢让封尘彦的心肝宝贝受委屈,不然那只笑面虎非得阴他不可,而且他是极为护短的,楚阳是他请来的,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否定的。

    “袁大师太严重了。”那名姓张的大师被袁时当众讽刺面色很难看,但他技不如人也不敢得罪袁时,只能忍一步,但心里却是不相信袁时话的。

    周子期淡漠的看着几人,见这位年轻的楚大师嘴边一直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以他的眼里自然看得出来这是自信从容的笑容,当下眼中露出一抹兴味。

    “楚大师,你看得出来我最近的运势如何吗?”周子期看人从来只信自己的判断,对什么年龄大小,传闻如何并不在意。

    楚阳给他一种危险和神秘感,他心里倒是有些期待这位在b市开始大放异彩的楚大师如何表现,他想亲自看看这位楚大师有没有和他合作的资格。

    楚阳走到周子期对面的位置坐下,他又静观了观周子期的面相,问了周子期的生辰八字就掐算起来。

    “年前运势尚可,年后运势逐渐衰弱,你这段时间被亲人算计,想必心情不好也是出自家族吧?”楚阳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周子期说。

    周子期淡漠的脸色未变,但眸子的颜色还是加深了,这件事是最近几天才发生的,外人根本不可能知晓,难道真是这位楚大师掐算出来的?

    楚阳见周子期情绪基本没有变动,想着这人城府倒是很深,他也不再言语,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比耐心,他有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