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78章 风水顾问

第78章 风水顾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听到楚阳的话,袁时唇角泛起个微微的弧度,他之前也只是听孙邵谦说起楚阳的本事,自身是没见过的,这次亲眼所见对楚阳倒是有了很大的期待。

    另外两名风水大师对视了一眼,眼中都带着复杂,这位年轻的大师掐算出来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推算不出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大约过了两分钟,周子期抿了抿薄唇,淡然的开口道:“不知道楚大师有没有兴趣当我的风水顾问?”

    “只是风水顾问那么简单吗?”楚阳保持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周子期。

    周子期目光深沉,他想了想嘴边露出一个轻笑说:“楚大师想必心中已经有数,近期我身边危险至极,就看大师有没有冒险的兴趣了,报酬方面你可以尽管提。”接着他话锋一转道:“当然,若楚大师不想涉险,周某也不会勉强。”

    “两位大师,你们考虑清楚了吗?”周子期见楚大师深思,他看向张大师两人问。

    两人此时心里也是纠结万分,他们并不知道周子期要他们做什么,只告诉他们一定会有性命之危,他们并不想涉险,但若是留下以后必将和周子期交好,更有利于他们在港岛风水界的声望。

    “我这段时间手上还有事,所以只能对周总说抱歉了。”张大师旁边那名四十多岁的王大师思考之后笑着对周子期抱歉道。

    他是知道一点点周家事情的,周家的水太深,一个不小心就要陷进去,说不定还会连累家人,他的背景和袁时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虽然利益很大,但也要有命享用才行。

    张大师差异的看了好友一眼,见他纠结中又带着最后的决断,他也早过了想要冒险的冲闯年龄,于是要歉意的笑着对周子期说:“抱歉周总,我最近手上接了两个风水案子还未处理,想来也无法应邀了。”

    “没事,希望我们以后还有合作机会。”周子期淡笑着点点头,这两位风水大师对他来说本就如同鸡肋,要不是为了掩人耳目他也不会邀请两人洽谈。

    两人又和周子期客气了一番就被请出了包间,那两名黑衣保镖也自觉的出门站在外面守着,包间里也就只剩下周子期、楚博汶、袁时和楚阳四人。

    “楚大师看我最近有性命危险吗?”周子期眸光深邃的看着楚阳问,没有带着任何的情绪波动,仿佛生死对他来说犹如吃饭喝水般的简单。

    楚阳抬头实话实说:“你印堂发黑,眉宇间被一层灰败之色笼罩,可谓是乌云盖顶之兆。”顿了顿他收起脸上的笑意,又说:“如果不能破解困局,你必活不过今年。”

    楚博汶听闻怔了怔,脸上的凝重之色也越发的浓,他这个弟弟是从来不说大话的,既然敢这样肯定的说,就一定是有道理的。

    周子期心头一跳,没想到这次会这样的凶险,他还是惜命的,只是从小到大遇到的危险就没断过,也没什么好过分担心的。暴风雨完了之后才能见到彩虹,这次他将命作为筹码下注,赌赢了以后也就能平静了。

    “那楚大师接这个风水顾问吗?”周子期开口问道。

    楚阳点点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说:“接,陪着你冒险的人中就有两个熟人,我又有何惧。”他可不想再让二哥重复上一世的结局。

    “楚大师果然爽快。”周子期听楚大师决定加入,对自己那个以身涉险为诱饵的计划更有信心了几分。

    “我看看你的手相。”楚阳目带认真的看着周子期。

    周子期点点头,将左手伸了过来,楚阳拉开看了一遍,左手食指迅速的变成暗黑色,冒出的冰凉寒意第一次那么浓烈,脑中也浮现出一行预示。

    “你说的那个大型拍卖会是不是在七天后?”楚阳放下周子期的手蹙着眉头对袁时问。

    袁时顿了顿回道:“嗯,就是下周一。”

    “周少那天也要参加拍卖会?”楚阳将目光移向周子期问。

    “那天的拍卖会对我也很重要,我必须参加。”周子期也不隐瞒,见楚阳脸上的表情隐含着复杂,他问:“楚大师看出什么来了吗?”

    “那天你必有危险,在加强点保护力度吧。”楚阳摩挲着下巴郑重的说。

    周子期眯了眯眼,全身散发出一种冷冽的气势,他答道:“我会的。”

    几人又谈了谈拍卖会的安全部署问题,楚阳就和袁时一起离开了包间。

    封尘彦见楚阳两人面色都带着凝重,他心中已经猜出结果,叹了口气对楚阳说:“决定参与了?”

    “嗯,从明天开始我就跟在周子期身边做风水顾问。”楚阳颔首微笑着说。

    “y国有个大项目要谈,我过几天要过去一趟。”封尘彦眉头紧锁,他在考虑要不要推了单子留在港岛陪楚阳,赚再多的钱也没楚阳重要。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彼此之间的默契很深,所以楚阳一见封尘彦的表情就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他伸手抚平封大少皱着的眉,安抚的笑着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你尽管去y国就好了。”

    “要周子期命的人有好几拨,除了佣兵杀手外还有降头师和巫师。”封尘彦慎重的提醒,他在和周子期对视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对方身上带着的阴邪之气。

    楚阳点点头:“我也察觉他身上有股邪气,我观他是被下了鬼降和黑巫术,只是还没发作,要找到源头才好破解。”

    “你们两人这都能看出来?”袁时听两人谈话心里的震惊久久不能消去,封尘彦本就是个无与伦比的天才,天人合一境界的修为他还能想得通,可楚阳和他同样是先天境界为什么就能准确的看出周子期身上中的术法?这点让他惊讶。

    袁时今日初见周子期时他只能看出对方印堂发黑必有大劫,身上笼罩着一股暮霭的灰气,证明被人下了术法,可是具体的术法他也只能凭心筛选,让他没想到的是二十岁不到的楚阳既然有这样的天赋和能力,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楚阳诧异的看着袁时问:“很难吗?不就是几眼的事情。”看出周子期身上被下了鬼降和黑巫术确实是靠他自己判断的,他那时并未动用左手食指的能力。

    “走了,明天见。”袁时现在一点都不想再和这对变态的夫夫交流,他完全被打击到了,他直接白了两人一眼就搂着他家小二回家去求安慰了。

    楚阳见袁时两人肉麻的搂着上了车,本来想继续讨论下周子期问题的他只能转头对封尘彦耸耸肩说:“走吧,封大少。”

    封尘彦失笑的点点头,两人就离开交流会的现场回了自己的住处。

    第二天一早封尘彦就坐着早班机离开了港岛,他要先回b市处理点公司的事情再去y国,他心里默默的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事情,回来护着他家桃花不受损伤。楚阳也随便收拾了下行李就去了周子期的住处。

    周子期住在港岛的富人区,这里被港岛几名风水大师联手布置过风水,在楚阳看来布置的还不错,至少引气东来是做到了。不过引海气入整片别墅区主要还是袁时的大作,他也是凭着这个风水案例一举成为袁大师的。

    他的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后面除了游泳池等设施外,还有一个跑马场,据说周子期的最大爱好就是赛马。

    因为是非常时期,别墅的周围都隐伏着很多保镖,实力基本都在明劲,安防系统做的也很完善和到位。

    “楚大师请跟我来。”昨日跟在周子期身边的一个保镖将楚阳领了进去。

    进到客厅后,楚阳就见周子期将一台笔记本放在腿上专心的工作,楚博汶靠在一个沙发上闭目养神,袁时正拿着手机按,估计是和孙二发短信。

    “楚大师你随意。”周子期此时戴着一副黑色的边框眼镜,显得整个人没有那么冷然,目中的锐利也被镜片遮掩,他抬头对楚阳微笑了下又继续投入到了工作中去。

    楚博汶睁开眼睛用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楚阳过去,袁时抬头看了楚阳一眼点头示意了下又继续玩手机。

    楚阳随意的走到他二哥身边坐下,接着就见周子期又抬起头来对楚阳问:“楚大师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吗?”

    “不知道。”楚阳摇摇头道。

    周子期像是早有猜测般的看着楚博汶说:“博汶,你将我的情况都和楚大师说说吧,也不用避讳什么。”说完对楚阳点点头又继续低头工作。

    楚阳算出周子期这次的大劫也是因家中亲人而起,想来也是些糟心的污浊之事,不过多了解也有好处,能帮助他尽快的找到下术法的元凶。

    楚博汶站起身为楚阳倒了一杯果汁,然后开始向他说起周子期的家世及困局。

    原来周子期是周老爷子的长孙,他爸排行老大但却不擅长经商,走的是文艺路线,喜欢追求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当然,家中有的是钱,这点消耗周家也供得起。他妈妈家世中等,和他爸的结合也是因为设计,而且还有一群的极品亲戚。

    周子期有两位小叔和几个堂弟对他继承人的位置都虎视眈眈,现在最大的威胁是他的二叔,这次想要他命的人也是他二叔。

    周子期最大的依仗就是周氏现任的董事长周老爷子,现在遗嘱已经立下并经过合法公正,周子期继承百分之八十的家产,其余的百分之二十由家中其他几人平分。

    其他人现在想要得到周氏的继承权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周子期死,而他的爷爷只是观望和考验,一点阻止的念头都没有,当然,如果他二叔等竞争对手被他除去,他爷爷也不会阻止。

    最悲催的是他还有一家子的猪队友,他爸爸全世界到处飞去寻找自己的真爱,对周氏和他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他妈妈想尽一切办法的为娘家谋好处,他的亲弟弟周子希也对继承人的位置宵想已久,这次还和他二叔合作想将他除去。

    楚博汶被派来保护周子期也有一定的原因,周子期的二叔和m国高层的关系很好,而他更偏向于和大陆发展友好关系,因为周氏掌控着的资源太过庞大,所以周子期的安全是个很被重视的问题。这次和楚博汶一起来保护周子期的人中的还有九名精英,他是负责人。

    在半个月前周子期已经被国外的雇佣兵暗杀过两次,虽然全部被楚博汶等人解决,但敌人并未放弃。据可靠消息他二叔伙同家族里的几人已经重新雇佣了一批世界顶级的雇佣兵继续暗杀行动,而且还请了非普通人前来,反正情况是凶险万分。

    楚阳听完楚博汶说完周子期的大致情况只觉得这人活着真累,周围遍布着豺狼虎豹,一个个的还都本该是最应该亲近的人,难怪周子期的性子会这样的冷淡和孤傲,这样的环境下没出个大变态已经算是好的了。

    “楚大师是在同情我吗?”周子期把手中的事情处理完将电脑放下,他拿下眼镜有些疲惫的闭目靠在沙发上用手捏了捏眉心说。

    楚阳淡笑一声说:“没有,只是佩服你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还能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很了不起。”这是他的心里话,像是楚家这样家中之人没有为钱权争斗的家族太少,他算是很幸运的一个。

    “其实没也什么,习惯就好了。”周子期睁开眼睛,刚才的疲倦之色已经全数褪去,好像又充满了战斗力,“这次将该清理的都除去,以后我就轻松了,也算是一种投资吧。”

    “这倒是。”楚阳赞同的点点头,要是他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也许也会像周子期这样努力的活着,击败一切想对他自己不利的人,只为将命运和自由静静地掐在自己手里。

    “楚大师你看出我身上被人下了术?”周子期目中带着好奇的问道。

    楚阳知道这是袁时要让周子期更重视自己提前说了,他也不矫情,脸色未变的答道:“是,如果我判断无误,你中了t国降头师下的鬼降和巫师下的黑巫术,这些术法应该都是你家里的人想法引到你身上的。”

    这就是作为某些大家族子嗣的悲哀,周家恰巧历代奉行的原则就是强肉弱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鬼降和黑巫术是什么?”周子期倒是听说过降头师,但是对鬼降并不了解,巫师和黑巫术就更不清楚了。

    “所谓的“鬼降”就是降头师养小鬼施法时当助手,不但能靠小鬼增进财运事业,还可以袭击或陷害,通风报信。”

    楚阳顿了顿又解释道:“降头师找到已夭折尚未破身的小孩,取得其生辰八字,使用法术勾魂,并在其坟前种植一种藤菜。降头师念咒焚符,一段时间后小孩的灵魂附在藤菜上,取下一截刻成小木偶,着上墨和朱砂,同时不停的念咒。最后将木偶藏在以巫术秘练而成的油脂里浸泡。木偶有一黑一白,也就是一男一女。木偶制成后就能驱使炼制的小鬼,向施法对象直接下鬼降即可,待到术法成熟之时,就可以用小鬼引导意外取你的性命。前提是需要你的生辰八字及身上的物件,比如说头发这类的东西。”

    “黑巫术是一种邪术,主要用来诅咒施法对象。只要通过巫蛊娃娃来实现,施法者要用红绳紧勒缠绕人偶,一边重复喊出咒语,然后用针或钉刺入人偶重要的器官部位,当术法成熟之时,被施法的对象这些部位也会遭受损害。”

    “而黑巫术的前提也是要被施法对象的生辰八字,有信物施法效果会更佳,所以你被下了这两种术法,想来也是你家族亲人所做。”楚阳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不是家里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周子期生辰八字并拿到他的头发或者经常佩戴的物件,不过这样的做法也确实太过狠毒,楚阳是见不惯的。

    周子期冷笑一声,脸上多出了几分凌厉之色道:“他们还真看得起我,不但雇佣了顶级佣兵杀手暗杀我,既然还请了降头师和巫师一同下手。”

    “想必是你将他们逼得太急,而你身边的安保措施又做的比较到位,他们想多几分成算,一劳永逸吧。”楚阳接口道。

    周子期没想到楚阳一言就点出了关键,前段时间他不断的遭到暗杀和各种意外,他回报了那些人一番,如若他不死,就是那几人亡,所以狗急跳墙,那几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对他除之后快了。

    “楚大师有解鬼降和黑巫术的办法吗?”周子期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心和害怕之色,他相信楚大师既然能看出来,想必也定有破解之法。

    楚阳心中佩服周子期的定力和魄力,面对自己被下了这样的术法和诅咒能面不改色的人不多,像周子期这样的人只要能冲出此次困局,一定会蛟龙出海一飞冲天的。

    “自然是有的。”楚阳并不否定,接着他耸了耸肩道:“但前提是先找到施法者,所以我们的任务还是很艰巨的。”

    “任务艰巨才更有意思不是?”周子期一向喜欢挑战,已经用命做了赌注,玩再大他也玩得起。

    “合作愉快!”楚阳就喜欢这种上道又内心坚定的客户。

    “合作愉快!”周子期唇边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对几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既然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