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79章 拍卖及围杀

第79章 拍卖及围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这次港岛的拍卖会是历届规模最大的一次,被邀请的人非富即贵,楚阳这次用的并不是袁时的邀请函,而是作为周子期的风水顾问一起入场的。

    进到拍卖场后周子期一行人就被拍卖会的一个相关的负责人引到了特定的贵宾席位,这次的拍卖会做了隐秘的安全设施,不但设立了专门用于拍卖嘉宾的特殊席位,还在嘉宾席位上设置有叫价和交易的设备。

    嘉宾一进入会场,主办方就会下发一个号牌,序号和位置无关,只有嘉宾本人知道自己的号牌号码,想要参与竞价的嘉宾可以直接拿起席位上的设备输入金额确定即可,竞价的金额和嘉宾的号牌会在拍卖台上的大屏幕上显示。

    而交易的方式也很简便,只要拍下拍卖品,拍卖师就会在自己的设备上确定,下方的嘉宾可以直接用席位上的设备刷卡交易或者转账,既能保护嘉宾的信息又充满了现代化的元素,安全便捷。

    只有收到邀请函的嘉宾才能进入拍卖会,每一张邀请函可以供两人使用,也方便有人带着伴前来参加。

    周子期手上有两张邀请卡,楚阳三人分别在他旁边坐下,拍卖场陆续有嘉宾进入,在拍卖开始之前有不少港岛富豪权贵过来和周子期打招呼,他现在是港岛最受瞩目的年轻继承人,周老爷子手上的资源和人脉也差不多尽数到了他手中。

    和袁时交谈想攀上关系的人也不少,袁大师现在的名气也是火到爆,和一名这样的大风水师交好对很多富豪来说都是很有利的,他们每一年在布置风水上的花费都是极为可观的。

    周子期淡淡地应对着每位上前来搭讪的嘉宾,他也没有看人下菜的习惯,除了平常交好的人外,在对其他人态度上基本没变过,冷漠中带着疏离,但却又不会让人反感,给人一种他就该如此的感觉。

    而坐着的楚阳和楚博汶就基本没人问津了,两人对认识那些人也没多大的兴趣,于是坐在一起轻声闲聊,周子期和袁时在这样的场合也只是随意的应付下,并未将两人介绍给其他人认识。

    “楚阳,你也来了?”韩景曜一进会场目光就扫到了坐在贵宾席上和一名儒雅男子说话的楚阳身上,他含笑着走过来招呼,声音中带着些许差异。

    楚阳见到韩景曜倒是没多少意外,以韩家的身份也是要坐在这贵宾席的。韩家在港岛富豪家族排名榜的第三位,仅次于周家,其势力也是很庞大的,而且老爷子和大陆的关系很好,在港岛又很有名望,韩景曜也是被追捧着的继承人。

    “是啊!”楚阳脸上带着浅笑,随即他又对走过来的韩老叶子招呼道:“韩老。”

    “小楚啊!怎么来了港岛也不到韩家做客?我老头子可是邀请过你很多次了。”韩老爷子见到楚阳和周子期在一起心里有些诧异,但面上却未曾有任何显露,他热情的笑着说。

    旁边一些还未离开的人见状都很惊讶,韩老爷子虽然平常挺和气的,但是却没见他对哪位小辈这样热情过,许多打量和审视的目光顿时投到楚阳身上,这个长相精致俊美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这次是来港岛办事的,等事情结束后一定到韩家唠叨。”楚阳笑着解释,他和韩景曜比较谈得来,算得上是朋友,和韩老爷子也见过几次面,彼此间关系还不错。

    韩老爷子慈爱的笑着点点头说:“要是在港岛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就找景曜,抽空多来家里坐坐陪我下棋。”他对楚阳这般热情除了想请求他寻找长孙外,也很喜欢和这个年轻人相处,楚阳精湛的棋艺让老爷子像是找到了挚友同类般的亲切。

    “好的,韩老。”楚阳笑着点点头。

    楚阳对韩老爷子的态度和朋友无疑,这也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就连周子期都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周韩两家相交不错,想到韩景曜大哥的事情,他心中也有所了然。

    周子期向韩老爷子和韩景曜问好完后拍卖会也即将开始,韩老爷子就带着韩景曜坐到了主办方安排的另一侧贵宾席上。

    没一会,从大门外走进一行人,周子期在看到这行人时,身上的气势全开,眸中还带着冷冽。

    楚博汶低声凑到楚阳耳边说:“那是周家的人,第二排那个穿白色西服的是周少的父亲,前面那位看上去笑得很随和的男人就是他二叔。”

    楚阳听闻就抬头望过去,谁知这一看就见到了三个认识的人,贺烨的母亲玛莎蔓依然带着面纱,和周子期的二叔并排走着。

    周子期的父亲旁边跟着一名高挑的漂亮女人,穿着一套白色的职业装,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身上还带着精英范。楚阳在看到这个女人时,眼中渐渐地没有了温度,没想到这一世既在这里遇到了这个女人。

    而和周家几名小辈走在一起的还有一名皮肤白皙,长相英俊,看上去二十六七岁左右的混血男子,他是楚阳在楚博翰办公室杂志上看到和袁时扯上点八卦关系的男人。

    “你的追求者。”楚阳收起眼中的冷意,对旁边的袁时努了努嘴。

    袁时随意看了男子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说:“我心里只有孙小二,其他人不论男女在我眼中都一样。”

    楚阳扑哧低笑了一声,袁时这形容真是让人无语,他又问:“你知道他是黑巫师吗?”

    “他就是那名对周少下诅咒的黑巫师?”袁时抬眸略感诧异,他只知道宗承颜会风水,却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一名巫师。

    楚阳点点头:“下鬼降的也在其中,就是那名带着面纱的女子。”

    “这次邀请你一同做周少的风水顾问真是正确的选择,我们这些前浪已经被你拍死在沙滩上了。”袁时玩笑道。

    袁时现在对楚阳的实力是彻底认可了,他只感觉到那带着面纱的女人有股子邪气,要将其看出是不是名降头师来,还需要点手段才行。

    “你不用妄自菲薄,那名女子在b市出现过,和我还有仇怨,所以我才看一眼就知道她降头师的身份。”楚阳好笑的看着袁时说,要判断降头师身份大多数时候还是要对方施法才行。当然,他自有自己的一套判定方法,只是无法和袁时说出来。

    袁时笑笑,然后看了眼周子期父亲身边的女人对楚阳问:“我见你看那女人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她也是同行?”

    “不是,我和她有私仇。”楚阳眯了眯桃花眼,声音透着几分清冷。

    袁时有些惊讶,他还未见过楚阳会露出这样的神色,看来仇怨还不小,因为是楚阳的私事他也不好过问,只能笑笑。

    玛莎蔓也发现了贵宾席上的楚阳,她瞳孔收缩了下,目中迅速的染上一层猩红,接着瞬间消褪,面纱下面的唇勾了勾,真是冤家路窄。

    因为周子期是周家的继承人,而且即将接任家主之位,所以只有他才有拿到贵宾席邀请函的资格,周家的其他人坐的都是普通的嘉宾席位。

    周二叔笑着对周子期点点头招呼,在外人面前他们保持着假装式的友好,周子期脸色淡淡地也对着周家的人点了点头,至于他爸此时都懒得抬头看他,一个劲的和旁边的女子献殷勤。

    周子期也见怪不怪了,他从生下来他爸就没管过他,因为不是他爸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所以他的存在就是可有可无的,他们父子俩对彼此都没感情。

    周子期的父亲全世界的到处飞,并不是为了他的美术事业,而是要寻找真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回一个真爱,最后谈不上一年就告吹继续去找真爱了,真爱无限多,到处是真爱,这次带回来的这个女人估计又不知道是他第几任真爱了。

    在周二叔等人坐下后不久拍卖会就开始了。主持这次拍卖的拍卖师是一名穿着大红旗袍的尤物美人,长相妖娆漂亮,前凸.后翘的身材被包裹在旗袍中看得下面有的男性嘉宾口干舌燥,声音酥酥的,就是很多男性最喜欢的类型。

    她上台之后就开始简洁的介绍起今日的拍卖物,虽然形象上给人一种花瓶的感觉,但确实算得上是很专业的拍卖师,说起拍卖物件来条理分明,将嘉宾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物品之上,经过她的润色和场内气氛调动,前面的几件拍卖品拍的价格都高于最初的预想。

    接着拍卖的是一块汉代的白玉观音挂件,楚阳眼睛一亮,这块白玉观音周身散发着一层暖光,不但是佛家开过光的物件,还在生吉之地蕴养过上百年,是一件不错的中品法器。

    底价是十万,楚阳用余光瞄了几眼玛莎蔓和宗承颜,发现两人的情绪波动都不稳定,他唇边带着冷笑,看来又要破费了。

    不出楚阳所料,这块白玉观音很快就被抬到三百万的高价,而玛莎蔓和宗承颜并没有估计彼此的合作关系,还在互相竞价。

    又过了一会,这块玉观音被楚阳以一千三百万的价格拍下,玛莎蔓和宗承颜都默契的没有再出价,这让楚阳还有些意外。

    让楚阳没想到的是这次的拍卖会还出现了罕见的千年红珊瑚树,他毫不犹豫的跟着竞拍,苏锦璃估计在不久之后就会成为他三嫂了,这颗珊瑚树对封阴媒之体很重要,他又得破财了。

    接着又出现了三件蕴含着生吉之气的法器出现,都被楚阳以高价拍得,最后他在拍卖会上消耗了上亿元。

    这段时间赚来的钱差不多又被他消费一空,楚阳觉得他绝对犯了五弊三缺中的独和缺钱。

    堪舆风水相士一类人的命理,因为泄漏天机过多,上天对他们的惩罚,让他们总不能和正常人一样享受完整的命理,所以多犯五弊三缺。所谓五弊“鳏、寡、孤、独、残。”,三缺说就是“钱,命,权”。

    “独”年老之后,无子女承欢膝下,楚阳和封尘彦在一起相爱,注定他们无子,而每次只要手头有点钱,他没多久就会因为各种需要花得一干二净,永远都处于缺钱状态。当然,封尘彦给他的共用卡账户上的钱除外。

    周子期出了很高的价格将一卷唐朝时候的佛经拍了下来,楚阳看得出来这卷经书是开过光的吉物,周子期的二叔和一个堂弟也跟着竞拍,三人对这卷经书都极为感兴趣,也不知道要作何用。

    “他奶奶平常都在祠堂里吃斋念佛,再过几个月就是老太太八十岁的大寿,周少在周家对老太太的感情很深厚。”楚博汶小声的和楚阳解释道。

    楚阳挑挑眉莫名的看着他二哥,作为保镖这样的事情都能知道?他怎么总觉得他二哥和周子期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默契,两人之间围绕着一种应该是熟悉了很久才会出现的气场。

    “走吧。”拍卖会一完周子期就看着三人说,他实在不想去应付周家的那些人,马上就要撕破脸了,没必要在虚与委蛇了。

    楚阳和韩老两人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周子期等人离开了拍卖场,在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后,周二叔笑着的脸突然阴沉下来,他眸中隐含着狠厉,转头对玛莎蔓和宗承颜两人问:“两位大师准备得怎么样了?”

    “今夜必将血雨腥风。”玛莎蔓目光一直盯着楚阳背影消失的地方吐出了一句话。

    宗承颜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自信神色,他微笑着说:“除了袁时外一个不留。”说出来的话及表露出来的狠辣和他的形象绝然相反。

    “我已经请了最优秀的武者杀手打头阵,剩下的就交给两位大师了。”周二叔紧紧地握着手,手上的骨节被他捏得咔咔作响,“今日,我要周子期有来无回。”

    “放心吧,只要困住袁时不出手,我们就事半功倍了。”宗承颜伸出红舌舔了舔嘴唇,他对袁时势在必得。

    玛莎蔓沙哑冷清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周子期身边那名年轻的风水师也不容小觑。”

    宗承颜听了她的话不是很在意的笑了笑,他的对手只是袁时而已,当然,心中唯一的渴望也是将袁时禁锢,至于玛莎蔓说的风水师他并没放在眼中。

    “我们也走吧。”玛莎蔓面纱下的脸带着抹嘲讽,宗承颜小看了楚阳有他吃亏的,让他去打头阵对她更有利,反正该提醒的她已经说了,到时候吃亏了也与她无关。

    楚阳他们的车开到一半就突然熄火了,他们下车后发现周围的街道静悄悄的一片,只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楚博汶脸色慎重的对着前后四辆车上下来的保镖们打了一个手势,十多个人迅速的将周子期他们围住,统一的做出了应敌的姿势。

    楚阳闭目用耳朵细细的听着周围的声动,袁时也调动着周身的元气感应着四面八方动向。

    “来了。”楚阳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东南方向提醒道:“小心。”

    “咻!”接着就见几支箭矢破空而出,前方淬不及防来不及躲开的两名保镖瞬间被射中要害倒地身亡。

    “他们全是武者,东北方七人,西南方九人,东南方八人。”楚阳的耳朵动了动,他谨慎的提醒道。

    “武者?他们没有动用佣兵?”周子期的剑眉深深的蹙着,他有些不解为什么二叔没有动用那批顶级佣兵。

    楚阳将两只手合在一起不停的变换着姿势,他看着不远处淡淡地说:“国外的佣兵都是使用枪支武器,这里离闹市区不远,如果发生枪战势必会引来警察及其他势力的关注和插手。”

    “束缚。”楚阳的指尖一开,嘴里轻语了一声,只见从其他三个方向又飞射过来的箭矢神奇般的停在了半空中,随后一一掉落。

    袁时自然是看到了箭矢上面缠着一丝丝黑色的阴煞,他也迅速的拿出一把带着浓浓煞气的匕首在上面用两指画了画,然后默念几句,控制着阴煞将埋伏着的武者杀手引出。

    “他们用武者还有一个原因。”楚阳看着从三个方向冒出来穿着黑衣的蒙面武者,他们在袁时阴煞的作用下不能自己的举刀冲了过来,他却从另一个方向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他们的目的是掩护降头师和黑巫师施术。”

    楚阳看破了周二叔等人布下的局,他面色凝重的对楚博汶说:“二哥,对付这些武者你们没问题吧?”

    “没问题。”楚博汶没有丝毫犹豫的点点头,接着就指挥着人冲了过去和对方拼斗起来。

    袁时目中带着冷冽,他收起施展的阴煞术法,转而看向楚阳,彼此之间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他们有更重要的人要对付,此时不能损耗太多的元气。

    楚博汶又打了几个手势,其他人纷纷掏出携带的消音枪准备射杀冲过来的武者,谁知道一阵大风刮过,风中还带着丝血腥味,完了他们扣着枪的那只手却无法动弹,除非将枪扔了才能再次动作。

    周围布满了带着血咒的阴煞,楚博汶等人的射杀自卫计划只能停滞,肉搏别无选择。

    楚博汶紧紧地护在周子期的身旁,一有武者靠近,他就挥着夺取的一把长剑和对方厮杀在一起,血一点点的溅到他白色的衣衫上。周子期虽然是散打高手,可对上这些明劲中后期的武者并不是对手,只能一边做着自我防御一边靠楚博汶保护。

    楚阳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重的杀意,宗承颜、玛莎蔓,又见面了,上一世的仇今天就在此一次性了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