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87章 又被抓包

第87章 又被抓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 !

    楚阳见客厅到处都是瓷器的碎片,然后看着他小舅砸完东西才心平气和的坐下,他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他怎么不知道小舅还有这样暴力发泄的一面。

    “小舅。”楚阳忍不住喊了一声。

    “嗯?”温北一脸温和的看着外甥,很好奇他要干嘛。

    楚阳扫了地下一眼,然后幸灾乐祸的抬起头戏谑道:“你把外公收藏的古玩花瓶全部砸了,有想过老爷子回过神来剥了你的皮吗?”

    温北脸一僵,他咽了咽口水,才认真的看了一遍客厅,发现老爷子喜欢的几只青花瓷已经躺在地上挂了彩,这一室的碎片真的是他干的?完了……

    “哈哈……”楚阳见他舅舅那便秘的神情心情瞬间被治愈了,靠在沙发上狂笑。

    温北一个巴掌拍到他的肩膀上,咬牙切齿的说:“你刚才怎么不提醒我,你这叫陷舅舅于不义。”

    “我能来得及阻止吗?你那个速度,哗啦啦的多利落,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瓷瓶就落地了。”楚阳翻了个白眼说。

    “好吧,我最近得出去躲一段时间,哄老爷子高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温北说完拍了拍楚阳的肩膀以示交代,就迅速的收拾东西逃离了温家老宅。

    楚阳见他小舅跑得比兔子还快忍俊不禁的叫管家让人将客厅收拾干净,至于老爷子回过神来要怎么处理就不在他的掌控范围了。

    楚阳拿出证据本来也确实有为了膈应温老爷子一把为他妈抱不平的企图,但想着老爷子颓败的神情,蹒跚的步履,他又不忍心起来,经过今天的事情他的心结也都消散了。

    临走时楚阳又去了书房和温老爷子谈了谈心,让老人家别太忧心了,宽慰了一番后,老爷子的神色才好些,对楚阳这个外孙更稀罕。

    楚阳第二天又跑到他爸的公寓和他小爸交流了一番。

    “小爸,你又要被挖墙角了。”楚阳晃悠着腿悠闲的吃着车厘子。

    方衍正在摘菜的手一顿,他抬头看着楚阳说:“又是哪个不长眼的?”他一年中要处理几次楚斯煜的烂桃花已经习惯了,他只用知道楚斯煜不会背叛自己就行了。

    “那个女人叫温以彤,是……”楚阳慢悠悠的将温以彤的情况和方衍说了一遍,

    他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她说我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你是我爸的玩物,她以后总有一天会入住楚家,等她当了楚家主母之后就会将我们俩赶走。”温以彤确实是这么想的,楚阳并没有捏造谎言。

    “呵,真是不知所谓。”方衍冷笑着摇了摇头。

    这些年来勾引楚斯煜有着绝对野心和信心的男男女女最后还不是不用他出手就被他男人收拾掉了,真不知道她们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你说的那个老妖婆和温以彤所在的公司叫威尔集团?”

    “嗯,现在温家不但停止对威尔的支持,还实行开始针对性的打击。”楚阳凌空将一颗车厘子抛入口中,“小爸也要对威尔下手?”

    “嗯,听说威尔曾钻经济漏洞,我明天就去找证据起诉。”方衍是行动派,他一出手势必就不会轻拿轻放。

    楚阳点点头笑着说:“行,等你们把威尔弄垮了,我再送给那对母女一份大礼包。”

    他家封尘彦听到老妖婆和温以彤讽刺他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后也很不高兴。封大少不高兴的后果很严重,当天就动用了在y国的势力对威尔进行打压。今天威尔的股票再创历史新低,加之温家和方衍的双重打压,相信过不了老妖婆和温以彤就嚣张不起来了,怕是连高档化妆品都用不起了。

    “小爸,我爸的烂桃花也太多了,用不用我帮你弄个阵法清清他身上的桃花,让他以后无法再沾花惹草。”楚阳一脸我是为你着想求表扬的表情。

    楚斯煜一回家就听儿子在爱人面前这般说自己,他没好气的说:“臭小子,有这么说你爸的吗?我什么时候去沾花惹草了,都是那些花草自己贴上来的好吧。”

    “你很得意?”方衍将手中的菜丢到盆里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斯煜。

    楚斯煜走过去搂住方衍的肩膀,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大口,嬉皮笑脸的说:“怎么会,我有你这个大宝贝就够了,那些花草对我来说都是枯萎的。”

    “你们太也肉麻了。”楚阳双手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又站起身说:“得,我不再这里当电灯泡了,我去找我家封大少。”

    他爸那一脸的春心.荡漾,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他想要干嘛,肯定又要找借口将他小爸翻来翻去的吃几遍,都是老夫夫了还这么肉麻,他都觉得牙酸。

    “小阳还在这里呢,你做个好点的表率。”方衍眼中带着笑意,无奈的推了爱人一把,平常肉麻是情调,在儿子面前还这样肉麻也只有楚斯煜这个没脸皮的才做得出来。

    楚斯煜紧搂住爱人不放,转头看向楚阳说:“封尘彦的桃花也够多的,你不去处理跑来你小爸这凑什么热闹。”

    “我就是封尘彦唯一的桃花,其他的花草他从来都是自己处理干净不让我看着烦。”楚阳得意的抬了抬下巴,他家封大少是最棒的。

    楚斯煜白了儿子一眼,有这么给爹上眼药的吗?不过那些盯着他的花花草草确实烦,难道他脸色写着欲.求不满?可他家方大律师平常都将他喂得饱饱的啊!难道还不够?一定是这样的,等会他需要好好的和爱人深入交流下心得才是。

    “那你就布置一个风水阵帮我清清桃花吧,我也烦。”楚斯煜对楚阳挑了挑眉头,他有方大状就够了,能布置个风水阵不受骚扰也是一件美事。

    楚阳点点头:“行,我过几天将东西带来布置。”看着两人腻歪他也想封大少了,于是提起自己的背包说:“你们慢慢腻歪吧,我走了。”

    楚斯煜给了楚阳一个“儿子你很识趣的眼神”笑着说:“行,我一会要带你小爸出去吃饭,今天就不留你用晚饭了,你去吃封尘彦的吧。”

    “小爸,你珍重。”楚阳对方衍投了一个同情的眼神就急忙背着包跑了。

    楚斯煜好笑的看着跑了的儿子很无奈,这小子真是皮子痒了。

    “大宝贝,我被儿子气到了,求安慰。”楚斯煜用头蹭了蹭方衍的脖子,手已经伸到方衍的衬衣里,轻轻的揉捏着一颗珠果。

    “滚。”方衍气极而笑,楚斯煜真是个不要脸的货,他欲将某厚脸皮推开,可身上的敏感却被不停的撩拨着,忍不住发出了几声轻喘。

    楚斯煜用舌尖在方衍的耳根处厮磨轻舔,发现怀里的人战栗了几下,他才像是只偷腥的狐狸一样轻笑着说:“你的身体比你诚实多了。”

    方衍正要说什么就被楚斯煜堵住了嘴,柔软扫过他的每一寸口腔,戴着的眼镜也被摘下,露出一双含着情.欲的眸子。

    楚斯煜瞬间就将爱人剥了个精光,在半推半就下就在沙发上吃了个酣畅淋漓,说不出来的快哉。

    因为还没开学,楚阳只能呆在楚家老宅陪二老,和封尘彦每天晚上都只能电话慰藉。而封大少因为手中的两个大项目这段时间也忙得脚不沾地,两人基本没怎么见面。

    在开学前的几天,楚阳无聊就跑去自己的茶室喝茶。这天封大少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完就想他家桃花了,知道楚阳在茶室就立即过去相见。

    楚阳的专属包间在单独的三楼,封尘彦到后,两人就忍不住*起来。楚阳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封大少了,心里的想念和渴求占满了脑子。

    “封大少,我想和你做。”楚阳将封尘彦推倒在沙发上,骑在他身上一脸魅惑的笑着说。

    封尘彦爱极了他家桃花的奔放主动,他将四肢摊开,眉眼间染着一层宠溺和春.意,他含笑着说:“来吧,随你高兴,保证尽兴。”

    楚阳戳戳封尘彦的胸脯,弹性真好,然后就低头开啃起来,没一会就将封大少的衬衣纽扣用嘴一个个的咬开了一半。

    茶香四溢在整个房间飘散开,温度节节升高。

    两人正在激情的备战,连有几声轻轻的敲门声都未注意,楚阳正啃着封尘彦下巴时,包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愣愣地看着正对面沙发上衣衫不整的两人。

    楚阳的包间一般都不会有人打扰,所以他们只是将门关上并未锁住,他听到门响还以为是店里的员工,被打扰后的不悦显露在脸上,他抬起头正准备说的话一下就卡在了喉咙里。

    温老爷子想到外孙一放假就到处跑,准备和楚老爷子谈谈对楚阳今后的培养和发展路线问题,于是打电话约在楚阳的茶室一起喝茶详谈。

    两人因为没有预约到的时候所有的包间都满了,温北今日正好没事就被老爷子逮了来,见没有位置了,就提出去楚阳的专属包间。楚阳的包间对温北、楚斯煜等人是开放的,不用经过他的同意也能使用。

    店长是认识温北的,所以直接告知几人老板就在自己的包间里喝茶。

    两位老爷子和温北直接上了三楼,敲了几声见没人开门,以为出去了,就自己打开门准备进去喝茶聊天,谁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

    温北一见沙发上骑在封尘彦身上低头亲吻着封大少的外甥,脑子突然一白,只闪过两个字“完了。”

    两位老爷子更是目瞪口呆的盯着前方,脑子里还有点回不过味来,他孙子/外孙怎么骑在一个男人身上,刚才那是在亲吻?

    楚阳见到三人一怔,急忙从封尘彦身上下去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封尘彦也坐起身来,将被解开一大半的衬衣纽扣扣好。他被楚阳吻得欲火焚身,所以也忽略了那几声很轻的敲门声,没想到来人会是两位老爷子。

    见被他孙子/外孙压住亲吻的人竟然是b市最有为、最年轻的封氏总裁时,都怀疑自己眼花了。

    楚老爷子经过小儿子的事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脾气本来就有些火爆,直接掏出手机就给楚斯煜打了个电话。

    “楚斯煜,你立即、马上给我滚来你儿子的茶室。”楚老爷子的中气十足。

    那边楚斯煜正躺在方衍大腿上吃着对方喂的葡萄,被老爷子一吼差点从沙发上滑下去,他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翻起身来就给楚阳打了一个电话。

    楚阳见茶几上的电话响,不用想也知道是他爸的,他刚伸手准备拿手机,楚老爷子就带着怒气的吼了过来:“不准接。”

    他倒是要看看儿子知不知道孙子和封尘彦的事情,要是让他发现楚斯煜刻意隐瞒怂恿,他非打断那不孝子的腿。

    楚阳被楚老爷子的吼声怔住了,急忙缩回已经伸出去的手,在心里祈祷他爸自求多福吧,他自身难保了。

    楚斯煜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又想到老爷子的态度及儿子和封尘彦经常大胆的做法,他就猜到坏了,急忙去换衣服准备赶过去。

    “怎么了?”方衍见爱人大惊失色的样子好奇的问。

    楚斯煜苦笑着说:“楚阳那小子和封尘彦的事情可能被发现了。”

    “什么?那怎么办?”方衍脸色一变,楚家本来就对他和楚斯煜的事情不赞同,现在虽然同意了,但不意味着还能纵容楚阳继续和男人相爱。

    “凉拌。”楚斯煜没好气的说:“那臭小子和封尘彦就不知道收敛,现在被突然发现了还不是要我去给他们擦屁股。”

    “说不定是其他事情呢?老爷子也没说是那事吧。”方衍心里是想去的,但想到如果是楚阳和封尘彦的事情曝光了,他去了更是火上浇油就忍住了,只是心里还是很担心。

    楚斯煜换好鞋子说:“希望吧,有消息我给你打电话。”说完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温爷爷,楚爷爷,温叔。”封尘彦快速的整理好衣衫后,面不红心不跳斯文有礼的站起身来对三人微笑着问好。

    “你给我坐一边去。”楚老爷子没好脸色的指着旁边的沙发对封尘彦说。

    封尘彦点点头,就顺着楚老爷子的意坐到了一边,楚阳偷瞄了一眼两位老爷子,发现他们的脸色很难看,而且是十分难看。

    两位老爷子对看了一眼就坐到了楚阳对面的沙发上,温北不敢坐,怕殃及鱼池,他就站在温老爷子的旁边,给了楚阳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楚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小舅舅太不厚道了。

    “爷爷,外公,请喝茶。”楚阳急忙笑着为两位老爷子倒了茶。

    温老爷子才回过神来,他气得将杯子里的功夫茶一口喝了,然后冷着脸扫了封尘彦一眼,又将目光转向外孙,脸色很难看的问:“怎么回事?”

    “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么回事。”被发现了楚阳也不想再隐瞒,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回道。

    “啪!”楚老爷子火爆的用手拍了拍茶几,看着两人问:“你们是谁主动的?”

    “我”

    “我”楚阳和封尘彦异口同声的回道。

    “是我勾引他的。”楚阳用眼神阻止了封尘彦准备开口的动作,然后接着对两位老爷子说:“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是我在他身上施为的。”

    以两位老爷子护短的性子,要是知道是封大少主动勾引吃了他的,封大少要进楚温两家的大门就遥遥无期了,换成他就不一样了。平常都是封尘彦护着他,宠溺他,这种时候他当然要挺身而出,为封大少减轻负担。

    “你……”温老爷子指着楚阳说不出一句,他气得身子发抖。

    楚阳见状立即走到温老爷子身旁拍拍他的背顺气,重新倒了一杯茶递过去,一脸苦恼的说:“外公,看多了老妖婆和温以彤那样的,我对女人实在是来不了电。”将责任推点在那两个女人身上他一点都不觉得心虚。

    温北嘴角抽搐,心里吐槽道:你和封尘彦明明就是高中就好了,那个时候还没见过老妖婆和温以彤吧,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

    “胡说八道,那什么老妖婆,不对,温家姑姑和养女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是近期才发生的吧,你和封尘彦在一起多久了?别把我们当老糊涂。”楚老爷子想起之前封尘彦的殷勤现在也发现不对味了,这两人绝对不是近期搞上的。

    楚阳眼皮跳了跳,要不是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都想称赞一声“爷爷英明”

    温老爷子身居高位那么久自然也听出了楚老爷子的意思,他又见温北对楚阳使眼色,联想到儿子和楚斯煜的关系,他黑着脸对温北大声问道:“楚阳和封尘彦的事情你是不是也知道?”

    温北正对楚阳使眼色让他先把马屁拍好,被老爷子这么一声吓了一大跳,他心虚的干笑了一声道:“怎么会,我不知道。”

    “那个,我……”楚阳见他舅舅被他外公一吓就快要露陷了,果然是被老爷子整治太多,根本就不用严刑逼供就怂了,于是赶忙想解释,却被楚老爷子阻止了。

    楚老爷子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说:“等你爸来了再说。”

    楚阳瞄了瞄他爷爷的拐杖,心里为他爸点了根蜡烛,默默的为他爸捏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