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恐怖游戏实录 > 第11p噩梦の旅舘

第11p噩梦の旅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恐怖游戏实录最新章节!

    纪梵瞳孔微缩,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他不知所措地望向沈洲陆,“难道,真的是……?”

    他能肯定自己和沈洲陆真身一直在一起,没有杀人的机会;但本身在这三重空间里,就存在着幽灵鬼魂。可如果,凶手真的是他俩的替身呢?

    一想到《恐怖游乐园》的蛋疼结局,纪梵体会过游戏制作者的尿性,这种找了半天凶手结果发现自己才是凶手的结局,真的十分极其非常有可能啊!

    太尼玛坑爹了!

    纪梵捧着脸,整个人都cos名画《呐喊》。

    沈洲陆把他抓狂的神情看在眼里,握紧了他的手。即使陷入质疑,他的声音一如往昔的冷静,“那么,我也来说说我和纪梵的发现。”

    他说了下刚才在地窖发现的线索,最后道,“二十年前的惨案,很明显是旅馆夫妇的大儿子从地窖里逃出来之后做的。他杀掉了旅馆所有人—其中也包括他的弟弟。肖炳义你捡到的日记说明了,很可能是弟弟同情哥哥,所以把他放出来。但哥哥怀恨在心,杀掉了所有人,连他也没放过。试问,二十年前哥哥就没有放过弟弟,二十年后的现在,还会和他合作杀人吗?”

    纪梵右拳锤左掌,恍然大悟,“对噢!他自己因为是白子,父母把他当做怪物关在地下室;可弟弟却是健健康康的普通小孩子,还时常来看他,给他讲述外面美好的世界—这是他曾经生活过,现在永远回不去的世界。弟弟的到来反而激发他的嫉妒和怨恨之情,因此出来后杀死所有人来报社,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对,”两人默契的解释让沈洲陆眼里划过一抹笑意,“所以凶手绝对不可能是两人,他们不可能联手。”

    一番推论有理有据,肖炳义顿时语塞,“好吧,就算这样,可我和b看到的那人不同的身高,这又怎么解释?”

    这一次,纪梵反应飞快地接口道,“因为你和b两人中,有一人在撒谎!你根本没有被袭击,也没有看到凶手—你就是凶手!”

    肖炳义立刻气愤地反驳,“我不是!我才没有撒谎!”

    b叹气,苍凉中有着无以言语的疲惫,“纪梵说的没错,肖炳义,我们俩中必定有一个撒了谎。那我们就想纪梵沈洲陆一样,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吧。”

    “说的轻松!我怎么去证明!”肖炳义不耐地怒吼,“你有你先说啊!”

    “……我也不知道我捡到的图画有没有用,”b用平静到几乎漠然的语气说,“画着小男孩被父母带离‘天使’身边,他哭着告别的画面。”

    b得到的线索可以说补完了二十年前,小儿子会去帮大儿子逃脱的原因,但对于揭示二十年后的现在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并无帮助。

    肖炳义冷哼,“你说的也是废话。”

    沈洲陆忽然问,“b,你说的图画是在哪里捡到的?”

    “火灾前的雪月花,203房间。”

    纪梵低头看旅馆平面图,他说的那个地点图上还是空白的,遂向沈洲陆点点头。

    沈洲陆又问,“肖炳义,你刚说的日记碎片,是在哪里捡到的?”

    “我怎么记得那么多!你们乱七八糟问的什么问题,有意义吗!”肖炳义的语气显得很不耐烦。

    “有,”沈洲陆语气变得冷厉,“关系到你是否清白。你最好回忆起来。”

    沈陆的强势让肖炳义哑然,烦躁地道,“让我想想……对了,是在火灾后的旅馆,是旅馆夫妇的房间。因为里面是唯一的双人床,所以我记得。”

    纪梵连忙抬手轻拍了下沈陆,示意他低头看之前画的草图,在灾后的那张地图上,属于老板夫妇的房间标注着他俩找到的线索,只有烧焦的全家福。

    纪梵脸上闪过一抹兴奋,“我告诉你们一件事--”

    “什么?”

    “—早些时候,我们在肖炳义说的同样房间,捡到了一张被烧毁的全家福。”

    肖炳义还不明白,“什么意思?”

    b反应迅速,语气带着一丝讶异,“你是说?!”

    “没错!”纪梵忍不住打了个响指,“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在同一个空间里的同一个房间,不可能有两样线索。所以,说捡到日记碎片也好,说自己遇到凶手也好,都是撒谎--”

    “狼人就是你,肖炳义!”

    肖炳义惊慌失措地叫喊,“我没有撒谎!我说的是真的!我可以给你们看我捡到的日记碎片!”

    “我们都处在不同空间根本见不到,怎么验证你说的东西!”终于找到杀死女友的真凶,b的声音充满着愤怒,“我不会原谅你的,你这个杀人凶手!”

    沈洲陆不想浪费时间,直接道,“投票吧。”

    “不是我、真的不是!!”

    然而无论肖炳义怎样辩白,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三票都投给了肖炳义,这一轮投票时间到,对讲机自动关闭。

    选择杀掉狼人肖炳义,纪梵压抑许久的心情终于松懈了下来,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

    沈陆回视着他,眼带笑意。

    “我们成功了!”纪梵按捺住通关成功的心情,一边去拉门,一边回头对沈洲陆道,“太好了,杀掉狼人,我们也可以顺利离开这里了。”

    “哗”纸门被拉开到一半露出人影的轮廓,纪梵余光只觉一抹银光凛冽地划过空气,骤然刺痛眼角,身边沈洲陆脸色大变,“小心!”

    紧接着纪梵就被人一把抱紧挡在身后,随着惯性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踉跄着跌坐在地。温热血红的液体飞溅到脸上,纪梵脑袋有短暂的空白,手颤颤地摸向压在自己身上的沈洲陆的背,满手殷虹的血液,触目惊心,

    “……沈、沈洲陆?”纪梵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的吓人,趴在他身上的人仿佛缺氧一般大口大口喘着气,有那么一刹那纪梵差点连心跳都停止了,还好下一秒沈洲陆深吸了口气,眉头紧

    皱,脸色苍白地抬起头,“没事。”

    “没事个鬼啊!”纪梵慌不择言地怒骂道,心里有种直觉无论沈洲陆伤的怎样,他肯定不想让他担心所以都会说没事。脸上又是心疼又是焦急的神情,看的沈洲陆眼里划过一抹异样,眼神微暖。

    纪梵埋头检查沈洲陆的伤势,幸好当时沈洲陆反应快飞扑过来,而对方又是用的横抹的动作,所以尖锐的匕首划过后,他背上的刀口长,但是并不很深,只是涓涓而出的鲜血一下染红了他的衬衣。

    两人相连的手在之前是牵绊,而此刻一下成了拖累,纪梵连忙解开捆手的皮带,脱下自己的t恤,按住沈洲陆背上的伤口,好减缓血流的速度。

    “要不是沈洲陆挡在你面前,你早就被我的“百分百刺中人”的技能给秒杀了,我愚蠢的弟弟。”站在门口的那人逆着光看不见长相,只是声音陌生又熟悉。

    熟悉是因为,这个声音可以说是陪伴着纪梵闯关,有着令人刻骨铭心的信赖;

    陌生是因为,那不屑憎恶的语调,他从未听到过。

    于是,帮助沈洲陆处置伤势的纪梵闻言,不可置信地倒抽了口凉气,惊悚地睁大眼睛,“为什么、竟然是你!!”

    “不然呢。”那人闲庭信步似地跨前一步,在灯光的映照下,露出了纪梵再熟悉不过的b的脸。

    容貌未变,b嘴角挂着一丝笑,但与平常给人沉稳可靠的安心感完全不同,那笑容带着几分邪气,盯着纪梵的眼神厌恶中又夹杂着极其复杂的情绪。

    电光火石间,纪梵脑海中飞速闪过许多片段:

    b一再强调他们几人是一个团队使得大家先把老板一家投出去、说自己被狼人杀害逡钟叮救活他、逡钟叮死后去痛哭失声,以及,他和沈洲陆两人发现的怀疑肖炳义是狼人的决定性证据……

    “是你,”纪梵喃喃自语,“是你引导我们先杀掉老板一家,好方便你接下来的计划;也是你”他抬头看着b,惊疑不定,“故意刺伤自己骗取逡钟叮手上的复活集会,肖炳义发现的日记碎片也好,都是你设计的!……可是,我不明白,我们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在我们做旅馆的平面图,你怎么会知道!?”

    b环臂一笑,不答反问,“你觉得陆仁甲这人怎么样?”

    纪梵虽不解他怎么扯到陆仁甲身上了,还是回答,“毒蛇、挑剔,但是很聪明……!!”

    话没说完,他一下就明白b问这个问题的用意!

    纪梵一直以为只有他和沈洲陆想到做平面图来分析线索的位置,没想到睿智如陆仁甲也想到了这点,因此一定也偷偷画了相同的图。于是在b杀掉陆仁甲后碰巧看到了陆仁甲的那张图,必定也开始考虑众人中有人也在画图,b便事先设置好一个假的道具丢在有线索重复的位置,如果后期能够凭借它洗脱自己的嫌疑那很好,没有用也没关系。

    毕竟谁能想到,一个被狼人杀死又复活的人,居然会是狼人自己呢?

    “好可怕的心计”纪梵用一种从未见过似的陌生目光望着b,这个人简直深谋远虑的可怕,超高的i根本就不像一个普通恐怖游戏的boss该有的……

    等一下!

    脑海中模糊闪过一个念头,纪梵还来不及去抓住,面前银光一闪,纪梵心下早已有防备,带着沈洲陆连打了几个滚,堪堪避开b凶狠的袭击,那柄匕首直直地插入进草垫里,b一击不中也并未失落,悠悠地拔出匕首在手指间玩弄着,眼神仿佛猫逗老鼠一般,戏谑地笑着朝着两人走来。

    纪梵把沈洲陆的胳膊绕在自己脖子上,一手搂住对方的腰,担忧地询问,“还能走吗?”

    沈洲陆冷静点头,“没问题。”

    两人对视一眼,纪梵猛地发力—

    这间狭小的屋子只有一个门,现在b已经绕到中间桌子对面,而纪梵他们在桌子这边。

    纪梵一脚踹翻矮几,翻倒的矮几阻了b一瞬,再抬头就见纪梵架着沈洲陆,两人飞快地跑出了这间屋子。

    纸门自动合上,待到b拉开时,外面是火宅后一片焦黑的雪月花,庭院里的樱花树光秃秃的,泥土散发着被血浸润的湿润腥气。

    “这一次,不会再让你逃掉了。”盯着一地清冷如霜的月色,高大的b攥紧染血的匕首,眼里涌动着前所未有的肆血疯狂。

    “--我该是玩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