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国色 > 第40章

第40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国色 !

    那一夜,郡守府烛火通明。

    外面喧嚣声震天,没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入睡,即使是牙牙学语的刘槿也不能,他仿佛也感受到周围的紧张气息,被惊醒之后就啼哭不止,照顾他的婢女没有法子,只能将他抱来交给张氏,张氏又抱着他哄了半天。

    刘婉和刘妆已经大了,当然没法得到弟弟的这种待遇,她们只能紧紧依偎在一起,仿佛又回到刘远出走,刘家逃亡的那个晚上。

    这种时候刘桢必须担负起长姐的责任,即使她也只比刘婉大了一岁,但是平时的表现让人无法将她和刘婉归到一起,她将两名幼妹安置在厅堂一脚,又让人端来泉英让她们喝了压惊。

    韩氏也来了,她神情严肃,正襟危坐,亲身经历过几次战乱的她,没有如同其他人一般惊慌失措。韩氏出身韩国宗室,若不是因为秦国,她也不会国破家亡,在场最盼望打胜战的,除了张氏等人,只怕就要数她了。

    张氏一直坐立不安,这也是难怪的,作为当家主母,她的责任和压力都要比刘桢她们大得多,直到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依然会闪过“如果当初不造反,现在就不用担惊受怕”的念头,不过这种念头很快就被眼前需要面对的事情所取代。

    阿芦匆匆跑过来,低声道:“主母,物什都收拾好了,连同小郎君的被褥等物,不过有些多,怕是需要一辆牛车才能运载!”

    张氏起身道:“带我去看看!”

    二人很快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刘桢离得近,听到了以上这段对话。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自从上一次跟张氏因为意见不同而遭到责备之后,她一直很注意告诫自己不要过于“多嘴”,虽然有时候自己确实是出自好心,但往往也会遭来误解,张氏作为当家主母,本来就有权力决定府里一切,而她不管心智多么成熟,身份上依旧属于晚辈。

    就在刘桢犹豫的时候,张氏已经跟着阿芦匆匆出去了,三个弟妹瞧见母亲离开自己的视线,似乎更加紧张起来,尤其是刘槿,嘴巴一扁又开始小声呜咽,刘桢让婢女抱起他在厅堂里来回走动,自己则给刘婉和刘妆讲几个小故事分散注意力。

    刘桢讲的小故事都是《战国策》上面的,当然这个时候还不叫《战国策》,这个名字在原来的历史上要等到西汉才会出现,现在它们只是被收录起来的一些战国轶事。

    不过刘婉和刘妆似乎对这种故事不感兴趣,听没两句就开始走神,小的东张西望,要去逗弄弟弟刘槿,不过刘槿显然并不买账,脑袋左摇右晃想要躲开她的骚扰;刘婉则干脆就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直接打断刘桢道:“阿姊,我不想听这个,你讲别的罢!”

    刘桢把不安分的小妹妹扯回来,无奈道:“那你想听什么?”

    原谅她匮乏的讲故事能力,给秦朝的小朋友讲什么白雪公主可不符合时代潮流,更何况张氏也是继母,刘桢不想会引来什么误会。

    刘婉托着下巴,上半身几乎趴在食案上,韩氏瞥了她一眼——幸好是在这种非常时刻,韩氏宽容地放过了她,没有出言纠正。

    “我想听韩傅姆说韩王宫里的掌故,”刘婉歪着头瞅着韩氏,“傅姆,你在韩王宫里待过,那里是不是住着许多公主?她们是不是都长得很好看?”

    韩氏被刘婉打断沉思,回过神来,也没有恼怒,只是淡淡道:“能为韩王宠幸的都是美人,这样的女子自然美貌。”

    刘婉对这些陈年八卦的兴趣远远大于听刘桢讲各国纵横捭阖斗智斗勇的故事,闻言就睁大了眼睛:“那她们现在在哪儿呢?也和傅姆你一样离开韩王宫了吗?”

    韩氏嘴角的浅淡笑纹霎时消匿无踪,她语气转冷:“我不知道。也许是死了,也许和我一样隐姓埋名,流落民间,又也许……”

    被秦人掳入秦宫,充为秦皇后宫妃嫔。

    刘婉怔怔地看着她,没有反应过来。

    她与刘妆向来都很喜欢听韩氏讲她旧日在韩王宫的奢侈生活,尤其是说到韩王举行宴会彻夜狂欢的盛大场面时,刘婉刘妆两人能听得眼睛眨也不眨,心向往之,但她们却未听韩氏说起后来这些人的去向,今天心血来潮一问,没想到却是这种结果。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刘婉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缺乏见识了,她知道这种时候最好是不要再问下去,但好奇心又促使她想要知道答案,所以还是忍不住问道:“傅姆你出宫之后还有再遇见过她们吗?”

    韩氏不语,刘婉的话让她忽然想起一些往事,想起自己儿时最好的玩伴子尹。

    子尹是韩桓惠王的幼女,自小倍受宠爱,生得千娇百媚,战国公主多数用来联姻,韩桓惠王却迟迟不舍将自己的女儿嫁出。韩桓惠王死后,他的儿子,子尹的兄长韩王安继位,他也是韩国的最后一位君主,再然后,韩国灭亡,宗室四散,子尹因容貌出众,被秦人强行押往秦国,彼时韩氏躲在宫柱之后,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带上马车,从此再无音讯。

    多少年过去,子尹的哭喊声依旧如同在她耳边,韩氏永远忘不了终生难忘的那一刻,她一面为子尹的遭遇伤心难过,一面又暗自庆幸自己容貌既不出众,也非韩王女儿。

    “傅姆!”刘婉催促着她回答。

    “没有。”韩氏道,“我幼时的朋友去了咸阳,我也没有再见过她了。”

    刘婉遗憾地喔了一声,为故事戛然而止的结局感到不甘。

    那头刘妆却问道:“她去咸阳作甚,难道咸阳还比韩王宫还好吗?”

    “咸阳的秦王宫自始皇帝登基之后又加以扩建,巍峨壮丽甲天下,自然比韩王宫漂亮。”韩氏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笑声里蕴含着刘婉和刘妆听不出的讽刺。

    六国尽灭,六国王宫也废于战国,世间仅存咸阳秦王宫,自然是天下第一了。

    刘桢代替韩氏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它地方再好,也不及自己的家好,若非身不由己,谁愿背井离乡,国家若不存,自身更难保。”

    刘婉噘了噘嘴,表示不赞同:“若是到咸阳能过更好的生活,那干嘛还留在家乡?”

    刘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宁为鸡首,不为凤尾,你听说过吗?”

    刘婉干脆摇头:“没有!”

    刘妆瞅瞅长姊,又看看二姊,没敢掺和。

    韩氏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三个小女孩。

    刘桢沉稳,刘婉张扬,刘妆怯弱。

    三人性格分明,绝不会被错认。

    她原本是最不喜欢刘桢好强的性子的,但现在看来,也许在这种世道,反而只有刘桢才能生存得最好,她甚至比张氏还活得明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能够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即便韩氏很少打听外面的事情,也知道刘桢经常出入父亲的政事堂,并且还出了不少力。

    韩氏觉得奇异的是,听说刘桢的生母在她出生就已经死了,是继母抚养她长大的,但刘桢的行为却完全不肖张氏,反倒颇有其父之风,若不是女儿身,今日只怕还不会坐在这里。

    想到这里,韩氏不由开口:“阿桢。”

    刘桢恭坐应答:“傅姆。”

    韩氏:“依你之见,阳翟此番可能守住?”

    刘桢:“能!”

    韩氏料到刘桢的回答,可没有料到她会回答得如此干脆。“为何?”

    刘桢微微一笑:“来袭者非秦军主力,又兼粮草充足,将士齐心,天时地利人和皆备,如何不能胜?”

    韩氏不通军事,听她这般一说,便微微蹙眉:“可若是这场守城战打赢了,秦军恼羞成怒,调派更多人过来,又如何是好?”

    刘桢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别人解释这个问题了,自然驾轻就熟:“傅姆多虑了,秦军现在将注意力都放在荥阳一线,一旦荥阳败退,大军必然直捣陈县。对章邯来说,陈胜才是大鱼,我们只不过是小虾。即便陈胜败了,还有魏地的魏咎,燕地的韩广等人呢,阿父未曾称王,在章邯看来,颍川只是疥癣之疾,他们才是心腹大患!”

    更何况,等到章邯料理完陈胜,很快就会有项梁叔侄冒出来吸引炮火,相比之下,如果运作得当,颍川郡完全可以得到好几个月的休憩时间,而这足够改变许多事情了。

    听完她的解释,韩氏总算吁了口气,人都有苟且偷生之心,就算她经历过再多,也不意味着就真的不怕死了。

    几人正说着话,阿津从外面走进来,在刘桢身边倾身附耳说了几句。

    刘桢向韩氏打了个招呼,匆匆跟着她出来。

    “怎么回事?”她问。

    “姬家来了人,说是受了姬小郎君之托,请小娘子去见一见。”阿津道。

    刘桢微微皱眉,据她所知,姬家虽是世家,可早已没落,谈不上富贵,只有姬辞的祖父身边跟着两个世代服侍姬家的婢仆,像姬辞和姬辞的父亲,凡事都是亲力亲为的,这种节骨眼上,姬家会派来什么人?

    自从姬辞来信说明苦衷,表明自己无法来阳翟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虽说偶尔还有书信往来,不过谈论的也多是文章学问,很少诉及儿女衷情,老实说,刘桢根本不知道这个时代的情书要怎么写,难道随信附上一首诗经风的诗歌吗,光是想想就冒鸡皮疙瘩了。姬辞想来是害羞的缘故,也从未做过这种事情,所以两人之间的互动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学霸和学霸是怎么谈恋爱的。

    来人站在小门边,背对着她们,从身形来看很熟悉,只不过他头上还戴了顶笠帽,显得神神秘秘。

    “阿辞?”刘桢有点不确定。

    对方回过身,果然是姬辞。

    刘桢大吃一惊:“你怎会来此?!”

    阳翟现在全城戒严,为了防止有细作流向颍川郡内的其它县煽风点火,造谣生事,一般情况都是许进不许出的,唯一还开着的城西小门搜查非常严格,甚至需要提供户籍证明。

    姬辞苦笑一声:“我听说秦军攻城,放心不下,所以来看看你。万一,万一有什么事,多一个人,也好多一份照应!”

    刘桢叹了口气,有点感动,但又有点无奈:“你阿父和大父都不知道你出来的事情罢?等你回去可就要受罚了。”

    姬辞被她说中心事,脸上露出一点窘迫,出来之前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家里的反应,这也许是他从出生以来第一次违逆长辈的意愿了,但是在看到刘桢的那一刻,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值得的。

    “看到你平安无事便好了,纵是回去受罚我也甘愿的。”姬辞有点羞涩,“若是,万一……这里有事,多我一个,兴许也能帮上些忙。”

    平心而论,姬辞这种行为完全是脑子一热,心血来潮,与人无益,于己无补。

    那一瞬间,刘桢脑海里出现了两个斗争激烈的小人。

    心肠柔软的那个小人说,他明知道阳翟很危险,还只身跑过来看你,放到后世,多少男女在金钱疾病面前经不住考验,多少山盟海誓的爱侣转眼劳燕分飞,而姬辞,虽然这种行为有点冲动,不值得提倡,但这份心意是难能可贵的。

    然而冷酷的那个小人又说道,他既没有办法上前线参战,更不可能对战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城破逃亡,像姬辞这样毫无危机生存经验的世家子弟,说不定反过来还得刘桢去照顾他。

    无论如何,刘桢没有办法苛责他,因为他这样做,完全不是为了自己。

    “谢谢你,阿辞。”刘桢回以温暖的微笑,将这份情谊记在心里。

    姬辞被带入郡守府安顿下来,刘桢本想让他去厢房歇息,他去不肯,执意留在厅堂与众人一道等候消息——这种时候即便是躺在床上,也很少有人能睡得着的。

    张氏对他的到来表示了惊异和欢迎,还派了人出城到姬家去报信,免得姬家因为长子失踪引起恐慌。

    郡守府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喊杀声还能隐隐传过来。

    每一次动静的增大,都能让人紧张好半天。

    到了下半夜,很多人都有点撑不住了,刘婉和刘妆直接就趴在案上睡着了,其他人也是一脸疲惫,为了不睡着,张氏和韩氏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话。

    刘桢没有去注意她们说了什么,她觉得时间从来没有过得像现在这样慢,多少次明明精神已经极度疲累,忍不住要睡过去了,又下意识地紧绷起来,这么几回下来,整个人只会更累。

    再看其他人,也是和她差不多的状态,姬辞稍微要好一点,他坐在刘桢旁边,手里拿着一卷书简,竟然还能看得进去。

    刘桢忍不住想要作弄他一下,就忽然伸手抽掉他手上的书简。

    结果对方整个人直接往案上伏倒,呼吸还一起一伏,很有规律。

    刘桢:“……”

    时间一点点流淌过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刘桢一夜未眠,昏昏欲睡,虽然还勉强保持着坐姿,但实际上坐姿已经东扭西歪,惨不忍睹,只稍旁边有人轻轻推她一把,估计她就要跟姬辞一样了。

    就在此时,外头突然响起纷沓的脚步声,紧接着又是高声呼喊:“主母!主母!前方来报!!”

    刘桢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再看张氏,也刚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恢复,表情依旧有些茫然。

    来人从外面小跑进屋,连鞋子都没顾得上脱,一脸亢奋道:“赢了!仗打赢了!秦军大败!阳翟守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有个伏笔,下章就会显现结果拉~~

    蟹蟹小伙伴们的支持和留言,以及可爱的小萌物们!

    悠悠扔了一颗地雷

    小溪水扔了一颗地雷

    小溪水扔了一颗地雷

    て彼岸河畔、扔了一颗地雷

    toвapnщn扔了一颗地雷

    木音扔了一颗地雷

    小溪水扔了一颗地雷

    ——————

    读者“123”,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碧城”,灌溉营养液 +1

    读者“诺埃尔”,灌溉营养液 +1

    读者“诺埃尔”,灌溉营养液 +1

    读者“诺埃尔”,灌溉营养液 +1

    读者“诺埃尔”,灌溉营养液 +1

    读者“bb1980”,灌溉营养液 +1

    读者“银耳”,灌溉营养液 +1

    读者“本草”,灌溉营养液 +1

    读者“七楼”,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灌溉营养液 +1【名字被系统吞了……】

    读者“小晕”,灌溉营养液 +1

    读者“zxy”,灌溉营养液 +1

    读者“zxy”,灌溉营养液 +1

    读者“shuihewu”,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幸子”,灌溉营养液 +1

    读者“豆宝”,灌溉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