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人生得意无尽欢 > 第755章 来了

第755章 来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人生得意无尽欢最新章节!

    今晚的这顿饭,众人吃的都不多,基本全是在交谈。尤其是韩非和伊达尔戈,几乎是从头谈到尾。

    伊达尔戈虽说只是个市长,但他可是首都市长,不同于其它城市的市长,再者,他以前做过部长级的高官,在政府高层拥有庞大的人脉关系网,韩非也要通过伊达尔戈这个媒介,和菲律宾政府的高层官员取得联系和交往。

    等饭局到了尾声,伊达尔戈对吴尽欢笑呵呵地说道:“吴先生,如果可能的话,欢迎无尽公司到马尼拉来投资设厂。”

    吴尽欢笑道:“我会慎重考虑市长先生的意见。”

    伊达尔戈笑道:“以前我就经常说,菲律宾人起码有一半都具有中国血统,真要刨根的话,大家都是骨肉兄弟,理应亲如一家才对嘛!”

    吴尽欢仰面而笑,他不知道伊达尔戈的说法是从哪里得来的论据,反正他自己愿意这么说,吴尽欢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他说道:“公司是否要在菲律宾投资设厂,这需要做系统的市场考察,同时也需要得到贵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才行。”

    伊达尔戈面色一正,说道:“吴先生尽管放心,只要无尽公司肯来马尼拉设厂,我可以代表市政府,一定给予最大的优惠待遇。”稍顿,他又笑吟吟道:“无尽公司制造的风行者汽车,我有见过,不仅外观漂亮大气,性能也十分优越,只可惜,现在进入菲律宾的汽车数量很少,想买到一辆,还真不容易呢!”

    吴尽欢闻言,心思一动。在吃饭之前,吴尽欢也详细了解一番伊达尔戈这个人。当年他之所以会被弹劾,锒铛入狱,就一个罪名,侵占国家财产,判处终身监禁。

    说白了,就是因为贪污进去的。他当时贪污的金额加到一起,差不多有数千万美元。

    要知道那可是在十多年前,数千万美元不是个小数目。不过伊达尔戈在菲律宾的能量的确很大,被判处终身监禁,却可以不用入监狱服刑,只需要待在自己家里服刑即可,这事若放在其它国家,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然后他因为表现良好,连续获得减刑,服刑也没几年,他的‘终身监禁’就服刑完毕了。

    出了‘监狱’后,他摇身一变,又成了慈善家。再后来便是大张旗鼓的参选马尼拉市长竞选,当选之后,一直做到了今天。

    通过他以往的经历,可以判断出来,伊达尔戈并非不贪财,除了贪财之外,他还极好面子。

    吴尽欢心思转了转,沉吟片刻,拿出掌上电脑,快速点了几下,递给伊达尔戈。

    后者好奇地接过来,定睛一看,屏幕中现实是一辆汽车的效果图。

    这辆汽车是SUV的外形,与风行者的SUV款相似,但车体更加庞大,外观也更加大气、更加的豪华,具备超越时代的未来感。

    吴尽欢解释道:“这是公司即将推出的限量版风行者电动汽车,目前的计划是生产二十台,每辆的定价为六百万人民币,如果市长先生真的喜欢风行者系列汽车,我可以送给市长先生一辆。”

    伊达尔戈正一张一张的往后翻看照片,听完吴尽欢这话,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吴尽欢,笑问道:“吴先生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吴尽欢乐呵呵地说道:“我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市长先生又认为我们是骨肉兄弟,送给市长先生一辆限量版的汽车又有何妨。”

    把限量版风行者汽车送给伊达尔戈一辆,既等于送了钱,又等于给足了他面子,可谓是有双重效果。

    风行者在菲律宾卖的并不好,主要的问题还是价格太昂贵,而菲律宾本身的消费能力又不足。

    在菲律宾这里,并不适合建造汽车制造厂,但很适合建造电动游艇制造厂。

    水行者小型电动游艇在菲律宾卖得极好,吴尽欢认为,圣庭游艇完全可以在菲律宾投资设厂,专门生产水行者系列游艇。

    当然了,前提条件是需要菲律宾政府给予最大限度的优惠政策,比如最大力度的退税政策。

    在国外投资设厂,产生的产品卖给当地,也是要征收关税的,只不过因为是在当地产生制造,政府会给予一定的退税比例。

    这个比例是多少,各国的规定都不一样,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上下浮动都有很大的谈判空间。

    如果菲律宾政府能把水行者的关税降低到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之间,那水行者在菲律宾的售价将会大幅度下调,基本与国内的售价持平。

    以圣庭的品牌效应和超高的性价比,占领整个小型游艇市场都不在话下。这其中可是设计到巨大的利益。

    伊达尔戈愣了片刻,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如果吴先生真愿意在马尼拉投资设厂,我可以保证,所有的政策,一定会让吴先生满意。”

    吴尽欢笑道:“等限量版的风行者生产出来,我一定第一时间托人送到马尼拉,让市长先生亲自体验我们无尽公司的制造能力和工艺水准。”

    伊达尔戈再次大笑起来,他边兴致勃勃地翻看的图片,边关切地问道:“实物和这些效果图是一致的吗?”

    “基本一样,或许会出现细微的改动,但变化不会太大,目前已经处于生产当中。”

    “我看,这里面的内饰也很豪华啊!”

    “根据客户的需求不同,还可以加装防弹钢板、防弹玻璃以及防弹底盘。不过加装成防弹汽车,售价也会追加一百万到两百万。”

    “哦。我还是觉得加上防弹的性能更好。”

    “无尽公司若在马尼拉设厂,产品的关税和消费税如果都能控制在百分之三以下,我也会更加的满意。”吴尽欢乐呵呵地说道。

    外国的产品进入菲律宾,可不是只征收关税就完事了,还有消费税。

    在这个上面,做的最狠的其实是中国,外国产品进入中国,是关税加增值税加消费税,三税一起收,国外的情况通常是增值税和消费税只征收一种就可以了。

    在对本国产业的保护上,中国做的还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伊达尔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吴尽欢是在和自己讨价还价。他忍不住又重新打量了吴尽欢一番,别看他年纪不大,但做起事来却令人印象深刻。

    他沉吟了一会,慢悠悠地说道:“吴先生的请求,我得先去政府那边找找关系,然后才能给予吴先生确切的答复。”

    吴尽欢笑道:“我等市长先生的好消息。”而后,他探过头来,指着掌电的屏幕,详细讲述道:“限量版汽车的里面,有电视、冰柜、音响设备、卫星电话等,另外还有游戏机等娱乐设备,同样等级的汽车,在国外的售价不会低于一千万……”

    伊达尔戈听得认真,吴尽欢边讲着,他也边不时的连连点头。

    看他二人聊得热火朝天,韩非脸色的笑意更浓。

    他就觉得,自己应该把吴尽欢带过来,事实证明,他还真做对了,有吴尽欢在场,自己和伊达尔戈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

    当然,他和吴尽欢的所求不同,吴尽欢要的是商机,要的是商业利益,而他,要的则是伊达尔戈在菲律宾的政治资源。

    直到饭局结束,伊达尔戈还在兴致勃勃地和吴尽欢讨论风行者汽车的性能。看他那副一脸期待的样子,好像恨不得吴尽欢能立刻把汽车送到他的眼前似的。

    离开包房,众人边聊着边下楼。来到酒店一楼大堂的时候,吴尽欢率先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向大堂内看去。

    今天晚上,酒店大堂里的人格外多,人们或坐或站,表面上看,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但吴尽欢就是能感觉得到,酒店大堂里弥漫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现场气氛之紧张,简直都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韩非是第二个觉察到不对劲的,比吴尽欢也就晚了不到一秒钟。在酒店大堂里,他可是安排了不少手下的兄弟。

    不过此时,守在大堂里的青帮帮众,每一个人的对面都站着一个陌生人,无一例外。

    要知道青帮帮众可不是聚在一起的,而是分散开来,处于酒店大堂的个个角落,而且他们的穿着打扮也各不相同,有的是西装革履,有的是一身休闲,而且他们的脑门上又没贴着青帮的名字,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

    但对方却有本事把他们全部找出来。和青帮帮众的打扮一样,站于他们对面的人,也都是穿得五花八门,双方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可谓是近在咫尺。

    青帮帮众一个个面色凝重,盯着自己对面的陌生人,而那些陌生人也都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双方人员,或是面对面的站着,或是面对面的坐着,谁都不敢轻举妄动,酒店大堂里的肃杀之气,正是来自于他们双方,紧张的气氛,也是由双方的对峙造成的。

    吴尽欢并不认识青帮的帮众,所以他只能凭直觉感受到现场的气氛紧张,而韩非则是对现场局势判断得最清楚的一个。

    他微微眯缝起眼睛,缓缓环视酒店的大堂,十多名兄弟,每一个人的对面都站着一个陌生人,双方人员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身体站的笔直,手臂微微抬起,手指弯曲,那是随时准备掏出武器,与对方展开决战的姿态。

    在此期间,十多名青帮帮众,竟然无一人能找到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报信的机会。由此可见,这些陌生人也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韩非眼中精光一闪,双手慢慢背于身后,向后面勾了勾手指头。

    后面的青帮人员会意,立刻拨打电话,呼叫己方的兄弟下来。

    梁腾飞和伊达尔戈都没觉察到这里的危机,见吴尽欢和韩非都突然不走了,他俩满脸的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了?落下什么东西了吗?”

    韩非拉住伊达尔戈的胳膊,向后拽了拽,语气平静地说道:“在这里等一等。”说话时,他的目光一直在酒店大堂里来回的扫视。

    伊达尔戈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江湖,听闻韩非的话,他暗暗皱眉,顺着韩非的拉力,后退了两步。

    时间不长,电梯间连续响起叮叮之声。从各个电梯轿厢里,走出来数以十计的黑衣人。这些人,都是清一色的青帮精锐。

    随着手下的兄弟们一批批的赶过来,韩非提起来的心也慢慢落了下去,他先是环视一眼身边的吴尽欢等人,而后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当他走到酒店大堂正中央的时候,一侧的沙发上突然传来了笑声:“韩兄,我们好久不见了。”随着话音,一名穿着中山装的青年笑眯眯地站起身形。

    看清楚这名青年的模样,无论是韩非,还是吴尽欢、梁腾飞,乃至伊达尔戈,心头同是为之一震,一个名字差点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