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天帝养成系统 > 第四十二章 好大一张驴脸!

第四十二章 好大一张驴脸!

作者:少林功夫好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天帝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连坊市护卫霍首领都没忍住,拼命挤过人群,买了一块二万两的赌石,还一副赚了大便宜的乐呵呵模样的抱了回去。

    周铮看的直摇头。

    真是被人当冤大头还对别人顶礼膜拜。

    “太好了,太好了。”

    这时,周铮听到旁边有人在兴奋的喃喃道,“这回母亲的病有救了。”

    周铮扭头看去,就看到在自己右边,不知何时挤过来一个壮实少年,此人面目憨厚,口里念念有词,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正要继续往里面挤。

    “兄台,你也要买赌石?”周铮忍不住问道。

    “是啊。”

    壮实少年连连点头,兴奋道,“我母亲半年前得了重病,大夫说要用田玉髓才能有用,我找遍整个皇城,都没找到田玉髓,没想到今天能遇到一位占卜大师……”

    话没说完,生怕有田玉髓的赌石被人买走,壮实少年猛地一挤,挤了进去。

    此时刚有一人买了一块赌石下去,壮实少年瞅准这个空隙,一下子扑了过去,抢在其他人前面,喊道:“大师,我来买一块,我来买一块。”

    “这位后生不用着急,你先去挑一块赌石。”青衫老者微微一笑道。

    壮实少年激动的满脸通红,忽地对青衫老者猛地一躬身,道:“大师,您能不能帮我挑选一块有田玉髓的赌石?我多少钱都愿意给。”

    让占卜大师亲自挑选一块里面有指定东西的赌石,这倒是头一遭。

    青衫老者微微皱眉,摇头道:“买赌石全凭运气,如果我帮你挑选,未免对其他人太不公平。”

    围观众人也都轰然。

    “小子,你疯了吧?”

    “买赌石哪有你这样的?”

    “那我是不是能让秦大师帮我挑选一块最贵的赌石,想赚便宜想疯了吧!”

    ……

    壮实少年额头都是汗,忙摇手道:“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故意为难大师,而是家母患了重病,需要以田玉髓为引才行,我到处都找不到田玉髓,所以请大师发发慈悲,帮我找到一块有田玉髓的赌石,出多少钱我都愿意。”

    说到后面,壮实少年已经哽咽,简直已要跪下来。

    这话一说,众人当即心有戚戚焉。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小子会让秦大师帮他挑选。”

    “还是个孝子。”

    “那秦大师帮他挑选一块,也没什么。”

    ……

    就有人大声道:“秦大师,看在这后生一番孝心的份儿上,你就帮他挑选一块吧,也算积德。”

    听壮实少年说完,青衫老者已是恍然,扶住要跪下去的壮实少年,又听到众人的大声请求,他缓缓点头道:“既然是这种情况,那我就破例一次,不过下不为例。”

    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些赌石里会不会有田玉髓,这个很难说。”

    壮实少年忙道:“如果没有,那是我运气不好,绝对不会怪罪大师。”

    “那好吧。”

    青衫老者点了点头,转身缓步走到摊位前,开始挨个向赌石上摸去。

    周铮却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秦大师明知道这些赌石里毛都没有,还在装模作样。

    “看在此人孝顺的份儿上,这什么秦大师这次脸皮再厚,也应该不会再骗人了吧。”周铮暗道。

    “嗯?”

    这时,忽听青衫老者一声轻呼,脸上微微一动,在一块赌石前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摊主,“麻烦把这块赌石抱出来。”

    摊主立即应了一声,将那块青衫老者指定的赌石抱了出来,往地上一放。

    “你运气不错。”

    青衫老者缓步走回,对壮实少年笑道,“这块赌石里,好像就有一块田玉髓。”

    在看到青衫老者要求将这块赌石抱过来时,壮实少年就已经激动的要跳起来,此时更是大喜若狂,搓着手,忙不迭的道:“多谢大师,多谢大师,这块赌石多少钱?”

    青衫老者微笑道:“看在你一番孝心的份儿上,这块赌石就折价卖给你吧,一万两,如何?”

    田玉髓向来有价无市,最便宜的一块田玉髓也得二万两以上,一万两,简直就是半卖半送!

    壮实少年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哽咽道:“大师不但是占卜大师,还是一位活菩萨。”说着,颤抖着手当即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银票。

    围观众人也被这一幕感动了。

    “高人果然是高人啊。”

    “真是菩萨心肠,不但特意帮忙挑选,还只是半价就卖了。”

    “如果真要收费,加上挑选的费用,怎么也要三万两吧,这后生遇到好人了。”

    ……

    眼见壮实少年就要将银票递给青衫老者,忽然一人走了过去,拉住了壮实少年的手,道:“兄台且慢。”

    正是周铮。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本想着这伙人碰到壮实少年这种情况,怎么也该收手一次,没想到这伙人竟然如此心黑,连人家给母亲看病的钱都骗,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壮实少年愕然回头。

    众人的目光也聚集到了周铮身上。

    周铮看了那脸色微有不快的青衫老者一眼,对壮实少年摇了摇头,道:“兄台,你不妨先将这赌石剖开,如果里面当真是田玉髓,再付钱也不迟。”

    这话一说,群情登时沸腾。

    “哪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还怀疑秦大师的手段!”

    “一万两买到田玉髓,已经是赚了大便宜了,居然还劝人不让买?”

    “我看这小子是嫉妒人家吧。”

    ……

    青衫老者脸色沉了下来,对周铮道:“这位年轻人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的占卜术不准?”

    “你的占卜术?”

    周铮斜眼看着青衫老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懒得跟这伙人废话,冷冷的道,“一张纸画个鼻子,你好大一张驴脸!你明明知道这些赌石里是什么,还装模作样!骗人家给母亲治病的钱,你还能要点脸吗?”

    青衫老者先是一怔,接着脸都黑了。

    而还没等青衫老者有什么反应,围观众人却纷纷大怒。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竟敢侮辱秦大师!”

    “前三个赌石开的丝毫不差,秦大师怎么可能在骗人?!”

    “我非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不可,都别拦着我!”

    ……

    尤其是人群里的那三个托,更是大声叫嚣,刺激着众人的情绪。

    刹那间,群情激奋,有不少人捋起袖子,这就要上前,情势几乎要失控。

    青衫老者阴沉的看了周铮一眼,忽然仰头大笑,道:“听这位后生的意思,他也能推算出赌石里会是什么,好像对占卜术也有一些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