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穿越之北冥记 > 第三章 拜山

第三章 拜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穿越之北冥记最新章节!

    龙三心中虽不情愿,但她怕王母当真送她回北冥去。她好不容易才从家里出来,可不能就这么回去。再说,她父王一向严厉,不许她做这又不许做那,整天把她关在宫里,就跟囚犯似的。龙三现在只要一想到笼中之鸟的日子就发怵,只得走到玄池面前道:“好,我就拜在你昆仑门下了。不过,我可不能拜你为师。”

    “龙三又胡说什么?”王母见她如此傲慢,尽管心中宠爱她,这时也不禁变了脸色。

    “无妨!”玄池淡淡道:“三公主肯拜在昆仑门下,此乃昆仑之幸。如果公主觉得在下不配做你的师傅,我看不如这样。仙师乃逍遥子道长,公主可愿做在下的师妹,同入逍遥子道长门下。”

    龙三再怎么孤陋寡闻,三界五大高手之意的白眉道长逍遥子还是听过的。她向来佩服有本事的人,朗声道:“好!那我就拜逍遥道长为师。”心想,你这么年轻,做我哥哥还差不多,我可不能拜你为师,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王母蹙了蹙眉,隐隐觉得这么做,似乎不太妥当,对玄池道:“玄池神君,这恐怕不太妥当吧?龙三她小小年纪,怎能一入山便获得如此高的殊荣呢?”

    玄池还礼道:“娘娘无需担心。仙师云游已然多时,要是他老人家见到三公主也一定会同意这么做的。”

    王母紧紧唇,似乎还有疑虑,但听玄池如此说,也只得罢了。

    眼看时辰已然不早,王母起身跟众位宾客到过别,又嘱咐了龙三几句,要她不可调皮,要听玄池掌门的话。龙三一一应了,王母不放心的瞧了她一眼,又转身跟玄池到了别,这才摆驾回天宫去了。

    王母走后,在座各派掌门,各岛仙君也陆续起身告辞。这一来二去,时间耽搁的久了些,等玄池他们回到玄圃堂夕阳已经溶进了西山之中。

    玄池向众弟子道了龙三的身份,又道:“从今往后,三公主就是你们的师叔了。你们待她要如对我一般。”

    众弟子都倒了一声“是”。玄池又转向龙三道:“你既进了昆仑的门,就得守昆仑的规矩。如今你也是昆仑弟子们的师叔,那些小性子可不能再耍了。往后要勤勤兢兢的练功,不可辜负了娘娘的一番美意。”

    龙三最怕人说教,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说着打了个呵欠道:“我困了,我的房间在哪儿?”

    众弟子见这个新来的小师叔竟对掌门如此无礼,都不禁皱了皱眉。玄池见她如此,叹了口气,唤道心给龙三备一间房,再拍一个女道童来服侍她的日常起居。道心领了命,领着龙三回房去了。

    夜幕低垂,庭院寂静,一盏碧灯游移于曲廊之间,那微弱的灯光将庭前的桂花树照的更雪亮了几分,似有绝尘之色。

    龙三手腕轻轻一挥,一道青光划出,耳边只闻得一阵窸窣之声,一株雪白幽香的桂花枝已然跳入手中。她低头嗅了嗅那骨朵,微微一笑,模样甚是俏丽。抬头间,见一直背转身子的道心不知何时已经回过头来,怔怔的望着她,见她看向自己,连忙低下了头。

    龙三笑问道:“你看什么呢?你怪我毁了你家好好的一树桂花?”

    道心忙道:“没有,没有!只是。。。只是。。。”只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龙三性子顽皮,见这小道士羞羞涩涩,如此有趣,故意凑近他问道:“那是因为我脸上有花儿吗?”

    她话声清脆,周身散发出一股幽香,道心只觉心中一荡,连忙低头道:“不是,不是!小师叔别误会。只是。。。只是小师叔长得跟道心认识的一位故人十分相似。刚才小师叔低头嗅花的样子,恍如月中仙子,真是像极了那位姐姐。道心一时恍惚,实在失礼的很,请师叔责罚。”

    龙三见这笑道呆头呆脑的实在有趣,又听她称赞自己,心中欢快,笑道:“人都有相似,你一时恍神,又瞧在你夸我的份儿上就宽恕你了。”想了想又道:“嗯,你那位姐姐既跟我长得相似,那肯定也是一位美人了。她现在在何处?”

    道心鼻子一酸,低头道:“她。。。她已然不在人世了。”说着,擦了擦眼角。

    龙三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惹的道心如此伤感,忙道:“我想你那位姐姐要是地下有知,听见你如此挂念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道心认真的看着她问道:“会吗?”

    “咳咳。。。那是当然了,当然了。”说着瞧了瞧天色,又说:“我的房间在哪儿呢?咱们都走了好一阵儿了。”

    道心忙道:“就在前面不远了,穿过廊子就是。”

    话落,领着龙三穿廊而去。

    ........

    静室之中,檀香袅袅,邪仙斜靠在窗棂之上,手中擎着酒葫芦,眉头深锁,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离他两丈之外,玄池则端坐在矮榻之上闭目静坐。两人如此状态依然有一炷香的时间了,忽听邪仙说道:“那个叫龙三的丫头长得很像若水。”

    玄池手指不易察觉的动了动,却没有搭话。

    邪仙瞧了玄池一眼,又道:“可她终究不是她。今日你与她比武,她虽招式变化繁多,但想必你也看出来了。那是崆峒的太清老鬼的幻影鞭所化,想来这龙三来昆仑的背后定然不简单。”

    玄池轻轻“嗯”了一声,仍旧闭口不言。

    邪仙见他如此,邹眉走近道:“你该不会因为那丫头长得像若水就心软了吧。她不是崆峒的奸细倒也罢了,万一她真的别有所图怎么办?玄池,你不可不防啊。”

    玄池定定望了望他,说道:“前辈放心,玄池心中有数。今日与龙三比武之时,她虽招式狠辣,但我看的出来,她还是留有余地的。或许,她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姑娘,只是年纪小,性子急罢了。”

    邪仙叹气道:“但愿如此吧。老头子明日就要下山了,你好自为之吧。”

    “前辈要走?”

    “是啊。应龙那老家伙给我留了几坛好酒,我还没来得及喝酒走了。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邪仙笑呵呵的将酒葫芦背在肩上,话声未落,人已经走出了殿门。

    玄池见他灰色的背影越去越远,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世间多几个邪仙这样潇洒的人就好了。

    他起身远眺窗外,见远处的群山都笼在黑色的夜雾中,弥弥漫漫、无边无际,心想如果不是知道太阳明日定会出现,恐怕连他自己都会觉得绝望吧。

    转瞬间,他又想起了那个跟若水长的如此相似的龙三,那样可人的一张脸,真的会是奸细吗?他苦笑一声,仿佛嘲笑自己的心猿意马。明明答应师父要终身守着昆仑的,可为何总是想起那个明媚如花的人呢?她已经不在了,不是吗?

    .......

    天明,日暖,龙三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忽听门板哗啦啦响,接着一个声音隔着门板叫道:“师叔,小师叔。快醒醒,掌门要见你。”

    龙三睡意真浓含糊道:“什么。。。熟了?不吃!”说着又翻身朝里睡去了。

    门外之人听见里面没了动静,又拍拍拍的高叫道:“小师叔,快起来。掌门要见你,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忽然门板磕巴一响,龙三蓬头垢面的出现在门后,抬起一只纤手将门一撑,叫道:“干什么?吵得人不能好好睡觉。天塌了?”

    道心道:“师叔,您老赶紧梳洗一下。掌门要见你呢。”

    “见我?干什么?昨天不是已经见过了吗?没空!”说着就要关门。

    道心急忙撑住门,说道:“师叔,今时可不同往日。拜入昆仑门下都是要拜祖师爷的。您赶紧收拾收拾,我已经让人去给你打洗澡水了。您换了道袍就赶紧来吧。”

    从没听说过拜个师还得洗澡的!

    龙三坐在浴桶之中,嫌弃的瞧着那套放在桌边的灰色道袍。为啥掌门就穿的白衣飘飘仙的很,自己却要穿这种讨厌的袍子。而且,那袍子看起来还真不怎么样。样式老旧不说,还散发着一股子酸腐气。

    沐浴完毕,龙三挑起纤指,嫌弃的将袍子披在身上,在镜子里照了照,难看至极。她挺了挺胸,这怎么能显出曲线美呢?失败的设计。

    这时门外又有人来催她,龙三不耐烦道:“就来啦!催什么催?”那人不敢再吱声,只弱弱的说道:“师叔,掌门和各位师叔师伯已经等候多时了。”

    龙三叹了口气,将漆黑秀发在头顶随便盘了个髻,将白玉簪子一插,又左右端详了一下,这才开门出来。

    守在门边的道心一见她出来,模样甚是神气,道:“师叔,咱们赶紧走吧。”

    龙三点了点头,跟着道心往玄言殿而来。

    .......

    玄言极殿,晨钟暮鼓。

    这里是昆仑最庄严肃穆之所在,每个昆仑弟子入门之时都要来此殿膜拜创始道君---元始天尊。

    龙三和道心到来之时,玄池漠然立于丹墀之上,模样凛然威严,让人可畏而不可近。他旁边雁字排开八位面如寒霜、行止端严的各殿首座。两边的朱红的廊下则立着各门弟子,他们一个个青袍缓带,手执长剑,肃然盯着面前二人。

    龙三从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见到的人没有一个不对她恭敬屈膝的。如今见面前这群人如此肃然的盯着自己,神态威严,心中不由得一凛。她这时才晓得,原来拜门仪式不是耍的。但她毕竟胆大,冲着众人扯出了一个笑容,整了整袍子,随便点了个头:“玄池掌门!”

    玄池盯了她一眼,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道:“师妹,以后你就是昆仑的弟子了。行为做事皆要以昆仑为重。好了,现在跟我进殿吧!”

    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教训自己?龙三撅了撅嘴,看看旁边,心想自己势单力薄,如果就此离开,只怕不易。少不得忍了,面带微笑跟了进去。

    一进殿中,玄池就让龙三跪下拜祖师爷,拜了之后,又让弟子将昆仑的八大戒律十大条框一一念给龙三听。什么戒赌、戒偷、戒骗等等,反正就是只要让人开心的事一件不许做,整日只打坐练功就对了。

    龙三下意识的揪了揪,感觉自己的耳朵边好似钻进一只蜜蜂,嗡嗡嗡,叫的她直头疼。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个弟子终于念完了最后一个字,恭敬的退了下去,侍立一边,好似对自己刚才所做之事的后果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龙三听他念完,松了一口气,询问似的看着玄池,想知道他这里接下来还有没有新的花招。

    只听玄池说道:“若水。。。”

    他这个名字刚说出口,众人都是一惊,连龙三都瞪大眼睛瞧着他。玄池这才发觉自己失言,波澜不惊道:“师妹,昆仑的八大戒十大条你可都听清楚了?”

    果然是好涵养!说错了话还能这般不动神色,不过若水是谁?龙三一时走神,完全没听见玄池的话。

    “师妹?你可听清了?”语声厉厉,玄池又问道。

    “嗯?哦!听清了,听清了!”龙三随意道。

    “好!现在我就将这把紫光剑赠与你。从今往后,你就是昆仑的正式弟子,逍遥仙师之徒了。”说着话,一个青衣弟子拖着一把长剑已然来到了玄池身边。玄池拿起剑正待交给龙三,突然只听殿外一人厉声道:“且慢!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