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制霸好莱坞 > 第268章 无巧不成书

第268章 无巧不成书

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刚才的表现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也许,那位女孩对‘切雷萨’的反感并没有错,这会儿,正在机场高速上行驶的保姆车里,‘霸道经纪人’就在一脸不满地训斥着可怜的‘傀儡’珍妮,“就像是你根本没有上过安全防护课一样,第一节课说的是什么?胡迪,你告诉我,遇到拥挤的粉丝群体时,最不应该的选择是什么?”

    “继续刺激他们的情绪。”胡迪耸了耸肩,抱歉地递给珍妮一个眼神,他的手机似乎已经接通了,所以他就顺理成章地离开了战场,回头去关注起了整个团队的行李:本来按照惯例,团队都会等到行李出来再一起离开的,因为他们都是头等舱或商务舱,但这一次,中国机场的动静实在太大,在切萨雷的催促下,他们只好留下一辆车和一名保镖,专门守着行李,一行人在粉丝冲破屏障之前,赶紧落荒而逃。

    “听见了吗?”切萨雷转头对珍妮说,“你最不应该的就是对他们挥手微笑,十个粉丝,可以,怎么互动都可以,五十个粉丝?跑,跑到安全距离再来表示你的亲民——你是昨天才红的吗?杰弗森,我都不敢想象我们现在居然在发生这种对话——而且你还没——在——听——”

    “我知道啦,切萨,”珍妮漫不经心地说,通常她不会采用这种态度对待切萨雷,不过,她现在心情不错,再说这实在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题,“不过你不能不承认,当时我们的确在安全距离上,不是吗?”

    在切萨雷有所反应之前,她迅速地转移了话题,睁着眼睛说起了瞎话,“再说,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和我的影迷互动,接下来的行程里可没有这个环节——而且,好吧,看到那么多人,我刚才有一会儿真的以为我们其实是在首映式上呢。”

    在和她地位差不多的明星里,珍妮是比较有粉丝服务精神的一个,只要精神和时间许可,不论是签名还是合影的要求,她都会尽量满足,不过按照她的行程,除了那些幸运的偶遇粉丝以外,粉丝最能接触到她的场合,也就是首映式了。事实上,在美国,影迷如此集中的场合,也只有首映式而已,平时即使是有粉丝接机,一般也就是十多二十人,更多的情况下,珍妮能见到的只有狗仔,甚至就是首映式,可能因为摊子铺开较大的关系,给人的声势也没有今天的接机人群这么震撼。

    “确实,”胡迪插嘴说,他明显带有缓和气氛的目的,不过观点和珍妮也是不谋而合,“甚至就是《钢铁侠》的首映式都没有给我以这么难以控制的感觉,刚才真的有那么一会,我以为我们不能顺利离开机场了——北京机场的警察人数显然不够。”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在中国的人气的确不错。”切萨雷看来也放弃了继续训斥珍妮的计划,只是递给她一记‘这事儿没完’的眼神,他沉思着说,“但奇怪的是,我们之前并没有收到过类似的反馈……”

    “这就是中国,”珍妮翘了翘嘴角,“相信我,这绝对不是中国会出现规模最大的接机人群,规模效应是这个国家的关键词——”

    她比了比飞驰的汽车外宽敞的八车道高速,还有远处正在营建中的工地,“这个国家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如果你还以为它是电视剧里演的那个样子,能看上电影的都是权贵,那么很明显,这个错误的印象必须得到纠正。”

    切萨雷和胡迪的眼神都望向了车窗外,他们或多或少有些若有所思,车内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乘着这个当口,珍妮也愉快地沉浸回了自己的思绪里——虽然她之前并没有很明显的感觉,但直到回到中国的这一刻,那股扑面而来的亲切感,才是提醒了她,原来之前这几年,她心里一直有种漂泊的感觉:虽然说现在已经是金发碧眼儿,从思想到行为上,她过的都是非常正统的西方生活,将来再回国的机会也没有多少,更不可能来中国生活,但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还是让她体会到了自己和中国的情感联系,她还是那个白皮黄心的鸡蛋人,虽然全世界有千千万万的人喜欢珍妮弗.杰弗森这个形象,但在无数次粉丝接机、世界各国的首映礼之后,她发现,还是黑头发黄皮肤,说着中文的面孔在喊着‘珍妮弗,我们爱你’的画面,最让她感觉亲切,真的在那一瞬间,一直都能很淡定地处理这种场合,甚至已经习惯了被人示爱的她,忽然就像是被人在血管里点了一把火一样,一下就激动了起来,她是真正地想和中国的影迷们多互动互动,甚至和他们说几句中文的……

    除了刚穿越过来的那段时间,珍妮一直没有想过回中国走走看看,这固然是因为她很忙(一开始也很穷),但更大的原因是,她不知道回国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她会不会在那些熟悉的景色中被勾起回忆,甚至说是情感崩溃——忽然间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件事对一个人的影响肯定是极其深远的,她一直到七年以后才开始真正地考虑和本世界人群的情感交流问题,才真正在考虑是否要放弃回去的想法,在这之前,回家的动力肯定一直存在,而且在最开始那段时间还相当浓烈,她可以做一个实用主义者,不去想这些没有用的事,但这也不意味着回到熟悉的环境,在更多刺激跟前她能若无其事地把这些干扰给排除在外。

    会下定决心回到北京,除了事业上的布局是一大推动力之外,还有一点变化,是她自己也能感觉得出来的:已经是7年了,7年的时间足够你去淡忘一个人,开展一段全新的生活,再怎么刻骨铭心的感情,也敌不过时间的消磨,她已经开始在考虑留下,在这个时候回来,刺激也许就不会那么强了……

    她的想法是对的,现在珍妮看到的风景,固然是唤起了她的回忆——她当然有无数次奔驰在这条熟悉的高速路上,从机场前往一个又一个国家,一个又一个购物的地点——但这种回忆不再是酸楚无奈的思念,更像是一种对童年,对校园生涯——对已经结束的一种生活那愉快的怀念,这也是她在机场特别亢奋的原因之一,她并没有百感交集,恰恰相反,反而就像是故地重游,回到校园一样,对于熟悉的风景感到由衷的喜爱和缅怀。

    “……中国的接待方给我发了信息,”切萨雷的话打断了珍妮的思绪,他正皱着眉头打量手机屏幕,“他已经在酒店等着我们了——想要知道我们是否确定不接受任何采访,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会安排酒店,让我们从专用电梯直接上楼,因为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媒体了。”

    “我不接受采访,让他安排电梯吧,”珍妮断然下了决定,“不过,我们本来预定的就是总统套房,不需要特别要求,酒店也应该提供专用电梯才对——”

    话说到这里,她也明白了过来:负责接待的小韩估计还是希望她接受采访的,或者他肩负了让她接受采访的任务,或者他和某个记者有交情,想要帮助疏通疏通,这就是在试探她的态度呢,如果珍妮对于采访不是那么有所谓,那么他就可以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切萨雷的手指还悬在手机屏幕上,珍妮扫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有些搞不懂你的思路,”切萨雷说道,“我以为你来中国是为了扩大你在东亚的影响力,然而,你却不想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当然,你对我说过,你想要获得北京的好感,这对于大梦未来在东亚的要求会有好处,但现在,当北京希望你接受采访,为奥运的成功举办进行宣传的时候,你却回绝了他们,这难道不会让你的计划受到挫败吗?”

    对于珍妮来中国的计划,他们有过短暂的讨论,切萨雷一如既往,不是特别理解,也不是十分赞同,不过最后还是服从了她的安排。现在——他终于忍不住开始挑刺儿了,这也让珍妮觉得有些好笑,也感到意料之中的安心——如果切萨雷不挑刺,她反而会觉得他有些古怪。看起来,虽然他决心把异见憋在心里,但经过刚才到达大厅的刺激,切萨雷的不稳定情绪也快到临界值了,如果不给一些解释的话,恐怕在他心里的账本里,她又要被狠狠地记上一笔了。

    “这么做北京当然不会非常高兴,”虽然解释‘为什么她能解释’这件事也很麻烦,但她还是收敛了玩笑的心态,拿出了自己的专业态度。“他们想要尽可能地扩大此行的影响力,向国民或者西方世界证明中国的软实力,但我们当然不能答应这一点——现在我们还可以号称自己是来参加体育盛会的,就像是来参加奥运会的代表团一样,一旦接受访问,在美国就有可能把我们的行程说成我们倾向共.产.主.义,如果我们表现得太开心,这是危险的信号,如果我们表现得太不开心,这才会让我们的努力前功尽弃,更别提这件事一旦成为话题,访问视频被贴上youtube,那么回到美国以后呢?人们问起对中国的印象时我们该怎么说?”

    虽然她对于中国很有归属感,也愿意帮助自己的祖国,但珍妮弗.杰弗森并不仅仅属于她自己,这个形象是团队的打造结果,珍妮是团队的核心,但不是团队的全部,而作为核心人物,就事论事地说,她必须让‘珍妮弗.杰弗森’尽可能地远离政治泥沼,而不是徒劳无功地为中国的形象来回奔走呼吁,和所有人舌战,然后被打上‘政治幼稚’的标签,从此和奥奖无缘,甚至给自己招来更多的麻烦。所以,在取悦北京和保持政治形象中,珍妮注定只能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平衡,前来北京观看奥运开幕式,当然可以,但接受访问则不能答应,如果因此让北京对她产生反感,那么珍妮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毕竟,在眼下和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好莱坞都还会是她的根基,就珍妮自己的记忆来说,起码到她穿越以前的年份都将是如此。

    “回几句简短的话就好了,”她对切萨雷说,“我会自己和韩解释的——我相信只要好好处理,这件事也许不会影响到我的布局计划。”

    对于她乐观地预测‘中国会是2010年以后全亚洲,甚至是全世界最令人瞩目的增长市场’这件事,切萨雷一直抱着不以为然的态度,珍妮觉得,他之所以没有驳斥她,主要是因为他本身对中国也不是那么的了解。而,在他来到北京之后,她能看得出来,不论是宽敞、先进的t3航站楼,还是高速路两旁的建筑,都令他有些触动——这和电视剧里宣扬的那个封闭、落后,人民都生活在恐惧之中,骑着自行车在灰扑扑的天空下飞驰,所有人都穿着中山装的国度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虽然他未必会受电视剧的洗脑,但在没有亲自来过中国的情况下,想要在错误的宣传中对中国有正确的认识,确实也不容易。

    既然他的固有印象已经被证伪,北京正在展露的种种迹象,都显示出它正在快速崛起,成为亚太乃至世界的新极点,它的电影票房会在之后几年出现爆发式增长这个论点,也就被不言而喻地证明了——文化市场的发展经常落后于经济发展好几步,有时甚至会显得有些迟钝,如果中国的发展速度真的这么快的话,那么,也许电影市场早已经暗潮汹涌,就只是在等着一个爆发性增长的而已,毕竟,就如珍妮所说的,规模效应是中国的关键词,这个国家有13亿人口,而且他们都接受过基本教育,这样的市场体量会有多巨大,那是不用说的了。

    在证明了自己是中国专家之后,珍妮明显占据了上风,切萨雷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也不好奇她怎么和韩解释,只是点了点头,回复起了短信。而胡迪则指向天边,兴奋地说道,“啊,那就是鸟巢吗!我们靠近奥运村了?”

    #

    不知是不是因为奥运在即,交通管制的原因,虽然来接机的粉丝很多,但并没有人选择在高速公路上包车盯梢追逐,倒是有一些粉丝等在四季酒店的大堂外,看到保姆车便远远地欢呼了起来——不过,保姆车直接开进了地下车库,而这里就是粉丝们所接触不到的地方了,从这一刻起,到珍妮离开北京,理论上她都不会再有和影迷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虽然她自己掏钱住了总统套房,没有顺从主办方的安排,入住对外接待标准中的行政间,但作为应邀前来观礼的嘉宾,她肯定也还是享受着北京政.府提供的安保,在这样周全的保护下,影迷们是不可能有机会近身的。

    “非常抱歉,杰弗森小姐,”一见到珍妮的面,小韩就一个劲的道歉起来——出乎意料的是,他看起来好像并不因为珍妮拒绝接受采访而沮丧,反而是显得相当自责,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过意不去,“我本来真的应该来机场接您的,可确实,张老师那边有事,我实在是赶不过去——您看,本来应该安排您走贵宾通道的,这也没安排成,真的是我招待不周——要不我还是给您安排几个访问吧,新闻联播咱估计是上不了——说不定争取一下还能蹭一句话,不过别的节目都能给您报道一下,要不然,您这来得悄无声息的,显得我们作为主人也太不周到了,张老师心里都特别过意不去——”

    “没事,真的没事。”珍妮没有搭理满脸着急的随行翻译——小韩已经知道她的中文很流利,所以根本没给她留出翻译的空间,这会儿她正在切萨雷和珍妮之间抓瞎呢,“这真的是一次私人行程,我本来就没打算接受采访,你忙也非常正常,我不认为你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虽然切萨雷没有说话,但她依然能感到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后脑勺,简直就快在她的头盖骨上烧出两个洞来——即使是胡迪和其余几个保镖,也显得十分诧异,不过,专业素质极高的他们并没有介入谈话,而是径自在走廊里散开,在翻译的陪同下,和当地安保人员沟通起了保安事宜。小韩则陪伴着珍妮一起走进了房间,热情地给她端水倒茶,看他那熟练的样子,近期内应该是没少做这个活计。

    在小韩用英文和切萨雷打过招呼以后,也许是察觉到了切萨雷的表情有些不对,他便又用回了中文,直接和珍妮沟通了起来,“能平安接到您,张老师也就放心了,他也是特别不好意思——本来他应该请您吃顿饭,给您接风的,但现在正是开幕式前夕,那边都已经进入戒严状态了,所有演出人员许进不许出,所以这个事可能得等到明后天了,还有我们外事部的成员也是特别不好意思,您应邀参加火炬传递仪式,是我们的贵客,但今晚这不是主席举行国宴,招待各国总统、总理,所以今晚还真是,熟人都确实没法□□——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张老师想请他的老搭档,也是非常好的好朋友,张伟平先生来招待您,请您吃顿饭,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赏光……”

    珍妮选的这个时机的确不是很合适,在奥运跟前,一切都得靠后,她一个明星,就算影响力再大,兼着联合国的什么大使,也不可能进入国宴,和一国元首平起平坐,可以说北京现在的很多高官都是在为奥运忙碌,她即使想进入一些有重点人物出没的饭局——比如说广电局长,或者□□长什么的——在开幕式之前的两天里也没有这个机会,不过,她当然知道想要把握住这条线,她应该和谁搞好关系。

    “我相信我和张伟平先生一定很聊得来的。”她笑着说。

    小韩顿时兴奋得红光满面,他一下站起身,“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有可能今晚韩三平先生也能抽空过来,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韩先生一直很想和您聊聊,尤其是知道您会说中文以后,更是说要到好莱坞去拜访您呢,可惜时间怎么都凑不上……”

    他和珍妮、切萨雷打了声招呼,退出会客室去打电话了,珍妮和切萨雷对视了一眼,说回了英文,“今晚我们会和中国电影界的几个重要人物吃饭,电影界在官方的重要人物,中国电影集团的董事长也可能会出现。”

    因为小韩英文水平不错,翻译也还在一边,她没有说得很明白,但切萨雷应该能听得懂这其中的意思——说白了,这就是好莱坞重要派对的东方版本,只是地点从好莱坞的花园洋房,换到了北京的私人会所,而人们喝的也不再是香槟,而是茅台、五粮液而已,重点依然是在人际关系,而不是吃喝上。

    “ok。”切萨雷说,他缓缓地点了点头,直盯着珍妮不放,而珍妮则对他挑了挑眉,一脸‘恭候大驾’的表情。

    但切萨雷终究还是没能问下去,因为小韩已经结束了通话,回到了会客室里,他一边搓着手,一边兴奋地说,“都已经安排好了,张伟平先生非常兴奋、高兴,稍后您休息一下我们就能动身过去,那么接下来,我们商量一下您之后这几天的行程怎么样?这样我们也好安排您的安保和陪同——明天如果你想在酒店休息的话,当然没有问题,晚上是开幕式,那么之后的这段时间,您想去哪里走走看看,还是想要观赏奥运赛事?任何比赛只要您想看,这里都是可以提供座位的,比如说中美男子篮球赛,这一场赛意义特别重大,我给您透露一个内部消息——□□可能也会参与……”

    #

    珍妮确实对于一些奥运比赛很有兴趣——譬如说男女体操团体赛,这两场比赛她就不想错过,虽然切萨雷未必会留到这么晚,但她还是都要上了两张票,随后她当然也不能免俗地为切萨雷预定了一些浏览长城、故宫之类的行程,至于她到时候去不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现在的要点是让切萨雷增强对中国的了解,这对于大梦部署中国战略肯定也会有一定的帮助。

    经过长途飞行,大家都有些疲惫,告别了兴奋过度的小韩以后,切萨雷并没有多加逗留,就去自己的房间内休息了,珍妮也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她准时起床,并没有打算让京城大腕儿们久等。当小韩重新敲响总统套房的门时,她和切萨雷早已经打扮得体,在会客室里等候了。

    也许是为了照顾到西方人的胃口,张制片把宴客地点安排在了一间西式会所,这间会所的占地和装饰,都丝毫不逊色于好莱坞最顶级的豪宅,这显然也让小韩与有荣焉,在他殷勤的带领下,珍妮和切萨雷、翻译并肩走进了屋内:在大圆桌前早已坐了十几个客人,见到主客前来,他们纷纷起身迎接,明显是张制片的中年男子也热情地笑了起来,以主人的姿态上前迎接——

    不过,珍妮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作出反应,她的眼神越过了张制片的肩膀,在另一个年轻男人的脸上停留住了——虽然刚才进屋时,她只是扫了人群一眼,但,几乎是本能地,她也立刻辨认出了这张熟悉的面孔。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也知道的确有这个可能,不过,当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一阵轻微的胸闷:虽说无巧不成书,但这也实在太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