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二章 摄魂

第二章 摄魂

作者:中原五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王正危、迷天盟主的打赏,同时十分感谢迷天盟主书友这个月对我的多次打赏,再次感谢yangzhigang的588赏和吹舞的眼镜兄的200赏。▲↖,w◆ww.23︾wx.co≮m陆小凤副本并没有结束,后面会有交代。因为看盗、版是再不容易过的事情了,每一位正版读者我都很感激,我会用心写好本书的。)

    长发少年潜运神功,神思空明,李志常自然察觉到他外露的生命特征几乎消失。若非李志常清楚少年内力颇深,生命力远比普通人强大,差点就以为他已然死去多时。由此李志常也可以看看出,少年的内功非同小可,连他这等大宗师,隔远了都不能判断他身体的具体的情况。

    如李志常这般武学大宗匠,思感蔓延开来,几乎可以无孔不入,光从一个人的呼吸声、脚步声中,就可以判别对方出自何门何派。少年神功运行下,居然能瞒过李志常的感知,当真让李志常又惊又奇。更何况李志常到现在都判断不出来少年练得何门何派的内功,只能从少年冥息前的呼吸中,判断对方内功修习方式,似乎佛道参杂,博大精深,显然少年练的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内功,或许还不在他神照功之下。

    李志常自忖他创出的神照功,乃是天下诸般内功之最,威力之大,即便是九阴真经、易筋经这类无上的武学宝典,仍要逊色一分。不知道少年练的是何等惊人的神功,居然隐然间能和他的神照功并肩而论。

    此刻天上无星无月,李志常抛去对少年好奇的心思。躺在雪地里。刺骨的寒冷不断刺激他的皮肤。让他头脑愈加冷静。他神功之下,对于睡眠的需求本来就少了许多,因此百无聊赖下,静静瞧着夜幕。夜凉如冰,寒风凄厉,李志常心情颇为陈杂。自他一生没有如今日之狼狈,同样也没有今日这般手足无措。

    他早就察觉到自己的伤势并不致命,可是腿部骨骼折碎太多。要想完好如初,非得半年时间不可。这也是以他如今医术,到了神鬼难测,方才能做到如此地步,若是其他人,只怕一生都得残疾过去。

    他最严重的只是外伤,内伤倒没有什么大碍,因此只需要静待数日,外伤稍微愈合,他上身行动便可无碍。到时也有了自保之力。

    若是这江湖真如少年说的可怕,只怕是随便来几位高手。他都对付不了。可是李志常胸襟广阔,横行天下,从来只靠手中剑,一路拔剑过去,多少艰难险阻他都过来了,亦是不惧怕未来或许会遇到的麻烦。

    何况李志常察觉出少年身负绝世神功,若真是只算得上江湖末流人物,那岂不是他到了神仙世界,最厉害的人物,非得能移山倒海不可。若真是如此,难道他还不能求得仙缘。另一方面他也猜到可能少年身怀绝世武功而不自知,才觉得自己武艺低微。一念及此,李志常心中并无窒碍,看着无边夜幕,虽无疏星淡月,也觉可爱许多。他同样运行神功,等待天明。三日后,李志常脏腑伤势已然痊愈,虽然久未进食,但神功运转下,双目神光湛湛,并不疲倦。

    三日相处下,李志常也知道了少年姓名,叫做曾阿牛,至于来历姓名等事,少年颇为小心翼翼,半点也不向李志常吐露口风。因为伤势的缘故,两人倒是不知不觉谈论到医术,令李志常惊喜的是,少年医术十分高明,虽不见的比他更加厉害,可是另辟奇径出,往往大有见解。

    李志常知道自己医术并不是强项,但也算得上神医,曾阿牛居然能和他在医术方面坐而论道,更让他高看一样。

    他自身学问驳杂,白愁飞固然天资绝世,到底也只能继承他的几门得意武功,其他所学,即使白愁飞也难以分心学会。这个曾阿牛也不知道师承何人,内功不凡,武学见识也不差,还有一身医术,甚至李志常偶尔谈论书法,少年也能说上几句。

    李志常如今乃是少有的武学大宗师,见到曾阿牛和他谈话如此投机,也不禁羡慕起曾阿牛的师父,居然能调教出这么一位好弟子。

    他年少武功初成时,便开始纵横江湖,天下无有敌手,一生寂寞,到现在也想找一个合适的传人,不然也不会灵机一动,想收白愁飞为徒。世上不如意者,十之**,白愁飞天资盖世,但是除了武功,论其他方面比之曾阿牛就很不足。

    李志常也知道自身资质太高,几乎无所不窥,可是要传人学他这样,那就强人所难,他知道自己也难以找到和他一样的传人,因此并不强求,能把自身武学传下去,就差不多了。

    曾阿牛出身名门,父亲乃是当世最顶尖大宗师的得意弟子,义父也是武林中横行一时的大豪杰,他虽然对自己出身不以为然,可是出身来历和一些奇遇,让他某些方面的见识,早就超越同辈。和李志常几天谈论下来,对于对方只言片语露出的涵养,几乎让他惊为天人。李志常对武学见解颇深,诸般杂学也样样精通,偶尔流出几句读书人的谈吐,也大有见地。让曾阿牛眼中浮现出义父和父亲的影子,对于李志常愈发的亲近。

    本来曾阿牛数经磨难,对于人心颇有防备,但是李志常本来就极容易给人亲近的感觉,加之少年对于李志常产生一种孺慕之情,差点就对李志常吐露出他一声悲惨的遭遇。

    这日两人无聊,谈论一些世俗见解,突然李志常止住话头,曾阿牛也惊讶道:“远处好像有人过来了。”

    李志常微笑道:“曾兄弟果然耳力不凡,我还听见了狗叫声,你可忌口,说不得今晚我们能吃上一回狗肉了。”

    李志常话音一落,果然远处隐隐传出几声犬吠,同时一个农夫在雪地里面狂奔。

    李志常心头叹息也不知道是什么大户人家,放出猎犬到处咬人,真当是人命不如狗。他眼力极佳,自然看得出几条猎犬乃是名贵品种,毛发齐整,显然是有人梳理。

    他暗自捏了几个雪球,待到猎犬追近,将要撕咬到农夫身上的时候,李志常这才运劲,掷出雪球。雪球上附上他的真气,威力足以碎石,几条猎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生,就已经毙命。

    农夫见到李志常救他一命,连忙想要下跪感谢,李志常一道柔和真力扶住他,不让他跪下来,他微微一笑,开口问道:“这位大哥不用感谢,也不知道这恶犬主人是何等得性,你不用担心我,自行离去吧。”

    农夫开口道:“大兄弟你还是赶快走吧,这恶犬主人乃是周围有名的恶女人所养,我看你行动不便,趁他们没来,你让我背着你,一起逃走。”他当然也看见了一旁的曾阿牛,不过乱世人命不值钱,能够救上恩公他已经问心无愧。

    李志常知道乡人质朴,若是一味劝他,乡人恐怕会在这多停留一会,到时主人找上来,他固然不惧,但此时此刻他行动不便,难以照料与他。何况对方既然是有名有姓的大户,若是见到农夫的样子,指不定给农夫家人惹出麻烦。

    因此李志常盯着农夫的眼睛,柔声道:“今天你出门劳作一天,马上就要回家吃饭,一路上什么事也没发生。”农夫看着李志常眼睛,只觉得大脑空空蒙蒙,然后听见李志常的话,自觉沿着家里的路线,小步离开。

    这自然是李志常的摄魂**,抹去了农夫的一些记忆。农夫没练过武功,遂不及防下,轻易被李志常控制住,老老实实按李志常的话,自行回家。

    只有一旁的曾阿牛瞧见李志常轻轻易易便控制住农夫,如见鬼魅,心道:“若是这位李道长对我用出这法子,那岂不是要我说什么就说什么,要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他心中有无数秘密,若是被李志常知晓,难保李志常不会生出其他想法。他自幼见识了人心险恶,想到这里,神情颇为复杂。

    李志常看出他的犹疑,开声解释道:“曾兄弟可是看见我这妖法,心下害怕?”

    曾阿牛听到李志常看出他心中想法,身子一震,只道李志常要对他暗下毒手。他为人性子偏软,心道:“自己一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若是这位道长想对付我,这条命就让他拿去吧,只是义父的消息我坚决不能吐露半分。看他那妖法也要盯着人眼睛才能施展,我闭上眼,就不怕被控制住了。”他想到这里,安心闭上眼睛。

    李志常见他闭上眼睛,差点笑出声来,这孩子肯定不知道这世上有门传音搜魂**,不需要看人眼睛,光利用特殊的发音技巧,都可以控制人的思维。

    只是传音搜魂**乃是李秋水独门绝技,琅嬛玉洞里面并没有记载这门武功,这门功夫的真气运行线路,李志常确实无从得知。

    李志常继续道:“曾兄弟不必害怕,我对你用这摄魂**,这门法子只能对不会武功或者内力不深并且意志不坚定的人使用,如你这门内力深厚的人,这门摄魂**没有任何用处。这也只是一门小技巧,很简单,我说出它的原理,你自己都能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