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娇俏女房客 > 第1556章 你离人家小姑娘远一点

第1556章 你离人家小姑娘远一点

作者:明日复明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台长...”

    “你离人家小姑娘远一点,嫌你恶心呢你不知道?”孙学忠指着王显富喊。

    宋晓冬和韩副市长也从孙学忠的身后走出来。

    “韩,韩,韩副市长?”王显富就要晕过去了。

    “小姑娘,冠名播出的事情,你找我谈就可以了,我是xx电视台的台长,我叫孙学忠。”孙学忠对宋佳人说道。

    “您,您就是孙台长?”宋佳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是,这是我的名片,翠生源减肥茶冠名的事情以后你就直接找我谈!”孙学忠瞪了一眼王显富,对宋佳人说道。

    宋佳人呆愣愣的接过孙学忠的名片,转过头来看了看宋晓冬。

    宋晓冬对宋佳人点点头。

    “你真是无法无天胆大妄为,你是靠关系上来的,看在老台长的面子我没有和你计较,让你做综艺节目,你可倒好,天天就想着拉赞助吃回扣,你说你要点钱也就算了,还打算欺负人家小姑娘,我看你真的是...”孙学忠气的语无伦次。

    “老孙,消消气消消气,这样的人,处理了就是,不要动气,不要动气,一会咱们回去还要喝酒呢!”韩副市长上前拉住孙学忠。

    “台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王显富走上前来,就要拉住孙学忠的手。

    “你把我手给松开!我嫌恶心!你明天来人事一趟把工资结了吧!”孙学忠对王显富说道。

    王显富听完孙学忠说的话,仿佛从头到脚浇了一桶冰水。

    “孙台长!你就饶过你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王显富都要哭了出来。

    “哼,饶过你?我饶过你,好让你继续糟蹋别的小姑娘?我放过你一次,你就可能毁了别人一辈子,我怎么能够放过你?”孙学忠对王显富吹胡子瞪眼。

    “我真的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王显富苦苦哀求。

    “哼,知错了,我看你是没想到吧,没想到我能抓到你吧?啊?你现在就向这位小姐道歉!”孙学忠指了指王显富又指了指宋佳人。

    宋佳人对王显富之前之后态度的转变极为不适应,目光呆滞的看着王显富和孙学忠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实在是对不起,王显富这么胆大包天,是我这个当领导的失职,我向您道歉!”孙学忠说完就给宋佳人鞠了一个躬。

    “孙台长!不用!”宋佳人连忙起身搀扶住孙学忠。

    “我叫宋佳人。”

    “那就是宋小姐了,你,过来给送小姐道歉!”孙学忠的脸比川剧变脸还快,前半句话还对宋佳人毕恭毕敬,后半句就阴沉着脸对王显富呵斥。

    “宋小姐,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我向您道歉!”王显富为宋佳人道歉。

    宋佳人毕竟是跑业务的,见过不少人,到处都是别人的白眼,可是自己的客户为自己道歉却还是第一次,宋佳人惊讶的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种借助职务之便中饱私囊,大搞美色交易的人,一定要严肃处理!”孙学忠对韩副市长说道。

    其实就是在向韩副市长表态。

    韩副市长轻轻点点头,对孙学忠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就回去继续喝酒?”

    孙学忠仍然怒气冲冲的看着王显富,宋晓冬则对宋佳人说道:“来,陪韩副市长和孙台长喝两杯。”

    “好!”宋佳人点点头。

    孙学忠看了宋晓冬和宋佳人一眼,就放过了王显富,对韩副市长说道:“那咱们继续?”

    “继续继续!”

    韩副市长、孙学忠、宋晓冬和宋佳人就都离开了宋佳人和王显富在一起吃饭的房间,来到宋晓冬他们之前喝酒的房间重新开席。

    “来,我先敬宋小姐一杯就当做为宋小姐赔罪,出现这样的事情是我的责任,我认错!”孙学忠端起酒杯来要为宋佳人敬酒。

    “孙台长,没事了,这种情况在跑业务的圈子里很正常了。”宋佳人对孙学忠说道。

    “你们谈生意当然情有可原,可是我们是电视台,怎么能够这样?是一个小小的制片,就敢这样无法无天?好好的圈子,搞的乌烟瘴气?”孙学忠越想越生气。

    “好了好了好了,酒喝了,道歉了,事情已经谈成了,回去你就感激让他滚蛋不就完了?你和他生什么气啊?”韩副市长劝孙学忠。

    “宋小姐,这个王显富啊,孙台长回去肯定会严肃处理,这档节目的冠名播出就授权给你,你看这样,宋小姐满意不?”韩副市长为宋佳人。

    “满意,满意!”宋佳人惊愕的只知道机械的点头。

    “那就好,孙台长,宋小姐既然已经表示不再追究,这件事咱们就不提了,好不好?”韩副市长劝孙台长。

    孙台长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显然是还没消气。

    “孙台长心脏不太好,不能发脾气,宋小姐见谅。”韩副市长对宋佳人说道。

    “是这样啊,那实在是对不起了,我不知道孙台长身体不太好,今天事情是我冒昧了。”宋晓冬对孙学忠说道。

    “宋先生不要说这样的话,就是这种败类,我任何时候都要处理!一刻钟都不能等!”孙学忠又激动了。

    “孙台长有心脏病啊?”宋晓冬问。

    “是,冠心病,心肌缺血。”孙学忠说道。

    韩副市长和宋晓冬对视了一下,韩副市长笑了起来,对孙学忠说道:“老孙啊,今天你算是中彩票了,你只知道宋先生是企业家,大老板,可是你不知道,他还是个神医吧?”

    “是么?宋先生还是个医生?”孙台长问韩副市长。

    “不不不,宋先生不是大夫,是神医哦!”韩副市长对孙台长说道。

    “神医?”

    “我手底下有一个牛书记你知道吧,开发区的牛书记。”韩副市长问孙台长。

    孙台长摇摇头。

    “他有颈椎病,都是宋先生给治好的,几十年的老毛病都治好了!我听说,有很多京城的老首长,也都点名要宋先生给看病呢!”韩副市长对孙台长说道。

    第二千一百九十一章宋先生这么厉害?

    “是么?宋先生这么厉害?”孙台长不相信地看着宋晓冬。

    “韩副市长,少替我吹一点牛吧!”宋晓冬开玩笑的对韩副市长说道。

    “我不替你吹牛,你这神医,怎么能够轻易出手啊?不得先吹捧一番,,哄抬一下身价,然后再出手?”韩副市长也开宋晓冬玩笑。

    “韩副市长,孙台长帮了我这减肥茶厂的忙,帮孙台长看看病,是理所应当,不用吹捧,我这就可以出手。”宋晓冬说道。

    “真的吗?宋先生,今天真是难得的大方啊!”韩副市长对宋晓冬说道。

    “哈哈哈”

    “孙台长,手给我,我给您把把脉。”

    宋晓冬给孙台长把脉,摸了一会点点头,对孙台长说道:“孙台长,血粘,血脂高,冠心病,我能治,吃药就行,但是治不好,因为这个需要从生活上控制,以后少喝酒。”

    “哈哈哈哈”韩副市长突然笑了起来。

    “他就这么一个爱好,你让他少喝酒哈哈哈”

    “少喝一点,健康最重要啊!”宋晓冬对孙台长说道。

    “好,我戒!”

    “你都说了八百回了。”

    “孙台长,韩副市长,时候不早了,我就先送宋小姐回家,回去我想一想,明天给孙台长开一张方子,照方抓药按时服用就可以了。”宋晓冬对孙台长和韩副市长说道。

    “你们再陪我俩喝一点嘛!”孙台长对宋晓冬说道。

    “不了不了,您和韩副市长好好聊聊,我和宋小姐就走了,你们两位也少喝一点!”

    “谢谢宋先生。”

    “不用谢,这件事情说起来本来也和我有一些关系。不过,以后你可要小心了,不要轻易喝男人端过来的酒了。”宋晓冬对宋佳人说道。

    “嗯,我知道教训了。”

    第二天大清早,宋晓冬给苏小六打电话。

    “小六啊,厂子里的事情怎么样了啊?有时间你再去一次京城啊,争取把明年的药材采购订单都签了。”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家主啊...我不行了...我虚了...”苏小六虚弱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对宋晓冬说道。

    “咋了?纵欲过度啊?”宋晓冬笑着问苏小六。

    “还纵欲呢,腿都软了,走路都扶墙了。”苏小六回答道。

    “不行了你找我啊,我给你捏一点大力丸,补一补就好了。”宋晓冬说道。

    “家主,真的不是,我感觉我这可能是疟疾,我夜里已经跑了十多次厕所了,十分钟一次,一次十分钟。”苏小六对宋晓冬说道。

    “拉肚子啊,拉肚子我也能治!”宋晓冬说道。

    “家主,今天我就不去开发区了,我连卫生间门都出不去了。”苏小六说道。

    “真的有这么严重啊?你没吃一点药啊?”宋晓冬问苏小六。

    “家里没有拉肚子的药,我也从来没拉过肚子啊,我一直都是干燥属性。”苏小六回答道。

    “行了行了,不用说的这么详细!”

    “家主,我今天就不去开发区了。”

    “嗯,好,你就在家休息吧,多喝一点盐水,别脱水了。”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好。”

    宋晓冬挂了电话,忍不住笑着摇摇头。

    “笑什么呢?”李思婕看见宋晓冬笑,忍不住问了一句。

    “笑小六呢!”宋晓冬回答道。

    “小六怎么了?”李思婕问宋晓冬。

    “拉肚子了,告诉我说今天就不去开发区了,说昨晚上上厕所,十分钟一次,一次十分钟。”宋晓冬告诉李思婕。

    “哈哈哈”

    “我问他是不是虚了,他告诉我他是疟疾了。”宋晓冬又说道。

    “哈哈哈哈”

    宋晓冬在上一次去龙蟠山炼丹小有所成之后,回到家里之后耐心钻研古书经典,同时一边消化吸收李问心给他的指点。

    但是还没开始多长时间,宋晓冬就又被一阵电话铃声给打断,拿起电话来一看是苏小六打来的。

    “怎么了?需不需要我给你捏一点大力丸?”宋晓冬问苏小六。

    “家主,厂区又出事情了。”苏小六语气有些急切。

    “又怎么了?”宋晓冬问。

    “我感觉我们厂区的人可能都食物中毒了,刚才厂区里的工作人员都给我打电话向我请假,都说自己拉肚子了,整个厂区里也就几十个人,都拉肚子了。”苏小六对宋晓冬说道。

    “是这样啊…”宋晓冬皱着眉头一边想一边回答。

    “我怀疑是我们食堂的伙食有问题。”苏小六说道。

    “那你们昨天食堂都吃的什么啊?”宋晓冬问苏小六。

    “也没吃什么,就是厂区里正常的伙食,土豆茄子白菜鸡蛋,中午做了红烧肉。”苏小六回答。

    “那不应该啊,食堂里天天都做这些,怎么突然间就会集体拉肚子,之前怎么没有问题?”宋晓冬问苏小六。

    “我也不知道啊,难道是肉的问题吗?”苏小六问。

    “不知道,那这样吧,我先去你家,反正你也在拉肚子,我给你号号脉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苏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那好。”

    “你在家等我。”

    宋晓冬开车去苏小六家,敲苏小六家的房门,听见苏小六在房间里扯着嗓子喊:“家主!等一等,我在卫生间!”

    宋晓冬忍不住又是一阵窃笑。

    “家主。”过了好久苏小六才来为宋晓冬开门。

    宋晓冬抬头一看,才一宿,苏小六就被折腾的瘦了一圈,眼圈通红,头发散乱,脸色黄黑。

    宋晓冬是神医啊,看苏小六一眼就知道苏小六这是很严重的病,应该是吃了一些什么不干净的,毒性很大的东西导致的。

    “家主请。”苏小六把宋晓东请进房间里来。

    苏小六还没结婚,有一个女朋友,但是两个人却并没有住在一起。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闹肚子的?”宋晓冬问苏小六。

    “大概就是昨天夜里。”苏小六虚弱的坐在了沙发上。

    “我给你摸摸脉。”

    宋晓冬给苏小六把脉。

    “真是蹊跷,你这分明是染了什么邪气啊。”宋晓冬神情严肃的对苏小六说道。

    “家主,您可别吓唬我了,我这些天天天都在厂子里,哪有机会沾染邪气啊?”苏小六对宋晓冬说道。

    第二千一百九十二章撞邪

    “你不是晚上出去鬼混去了吧?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宋晓冬问苏小六。

    “家主您可别开玩笑了,这些天降温,开发区里又光秃秃的,实话实说,我这晚上连上厕所都不出去,都是用瓶子解决的,外面别提有多冷了,又黑漆漆的。”苏小六对宋晓冬说道。

    “那你身上怎么这么大阴气?你是不是出去胡乱找什么女人了,然后被什么狐狸精啊女鬼啊什么的给缠上了?”宋晓冬问苏小六。

    “家主,您说这件事就是我一个人这样的话您这么说还是有点儿道理,可是咱们厂区里好说也是有三五十人的,总不能大家都让女鬼给缠上了吧?哪有这么多女鬼?”苏小六对宋晓冬说道。

    “也是啊…从脉象上来看你这就是沾染了一股邪气,我给你净化一下就好了。”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怎么净化啊?”苏小六问宋晓冬。

    “扎针啊,一针就见效,一针能养老,就一针,只需一针,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

    宋晓冬给苏小六扎了一针,暗中催动真气引导苏小六体内的邪气汇集排出,挤出了一个黄豆粒儿大小的黑色血豆。

    “嗯,看来是咱们厂区里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走吧,跟我去厂里看看。”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家主,您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十分钟就上一次厕所,我根本就出不了门啊!”苏小六为难的对宋晓冬说道。

    “我都给你扎好了你怕什么?”宋晓冬问苏小六。

    “就这么扎一针就完了啊?这就治好了啊?”苏小六难以置信的问宋晓冬。

    “那你还想怎么样,非要我给你扎的全身上下都是眼儿你才满意?”宋晓冬问。

    “不不不不…”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再等十分钟,你看看你还跑肚吗。”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不用了,我相信家主。”苏小六说道。

    “你可别,我都信不过我自己,你跟我走了,万一一会儿在车上来了感觉可怎么办?我那都是豪车,洗一下很贵的!”宋晓冬开玩笑的对苏小六说道。

    “那…”苏小六还真的被宋晓冬给唬住了。

    “那我再等等?”

    “走吧!吓唬你的!”

    苏小六开车,带着宋晓冬去北山去开发区的减肥茶厂。

    厂区今天停业,生产线已经停止了运转,工地上只有几个人在值班。

    “苏先生,家主。”厂区的负责人走上来迎接苏小六和宋晓冬。

    “嗯。”宋晓冬对负责人点点头。

    “工作人员都请假了啊?”宋晓冬问负责人。

    “是的,早上他们都请假了,请假的理由都是一样的,从昨天夜里开始就跑肚拉稀,我感觉可能是食堂的伙食有了问题。”厂区的负责人对宋晓冬说道。

    “那你怎么没有事情啊?大家都吃了食堂的饭,难道你吃了小灶儿吗?”宋晓冬问厂区的负责人。

    “哪有什么小灶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是在食堂和大家吃的一样的饭啊。”厂区的负责人对宋晓冬说道。

    “嗯,那你去忙吧,厂区里没有人,你们更要多加留意。”宋晓冬对厂区的负责人说道。

    “是的是的,一定一定。”厂区的负责人就离开了。

    宋晓冬和苏小六则一起去食堂的后厨参观。

    后厨也没有几个人,只有一个厨师和一个小徒弟。

    “苏先生!”后厨的大师傅对苏小六打招呼。

    “这后厨认识你,说明你没少往这后厨跑啊?”宋晓东笑着问苏小六。

    “嘿嘿嘿”苏小六一边笑一边搓手。

    “后厨的人也都生病了吗?”宋晓冬问。

    “是,只有我们两个没事。”后厨大师傅指了指自己的小徒弟,对宋晓冬说道。

    “为什么你们两个会没事?”宋晓冬问。

    “我们也不清楚啊。”后厨大师傅也茫然的摇了摇头。

    “同样在一个食堂吃饭,有的人就跑肚拉稀,有的人就什么事情都没有,这就说明问题并不出现在食堂的饭菜上。”宋晓冬分析道。

    “那是什么东西出了问题?”苏小六不解的问道。

    “如果不是吃那就是喝,难道是水的问题吗?”宋晓冬自言自语。

    “不会啊,这里的水都是北山区开发区的自来水厂直接送的,而且咱们厂区里有过滤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后厨的大师傅对宋晓冬说道。

    “走吧,和我去看看饮水机。”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宋晓冬和苏小六一起来到厂区内的饮水机过滤器旁边,宋晓冬拿过一个杯子来接了一杯水,然后伸出一根银针轻轻的蘸了一滴,拿起来仔细观察银针的反应。

    银针并没有什么反应。

    宋晓冬挠了挠头说道:“水也没有问题。”

    在一旁的苏小六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对宋晓冬说道:“这饮水机里的水根本就很少有人喝的,除了那些爱喝茶水的人之外,厂区里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喝咱们生产线上生产的饮料的。”

    宋晓冬听到了他最不想听的猜测。

    “去找一瓶昨天生产的饮料来。”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苏小六去找厂区的负责人,厂区的负责人则去找质检,不一会儿,就给宋晓冬送来了一瓶昨天刚刚生产的饮料。

    宋晓冬拧开盖子,就闻到原本清香扑鼻的减肥茶里,隐隐约约的向外散发着一股臭味。

    不是普通的臭味,而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而且是尸体腐烂了一段时间之后的味道。

    宋晓冬拿出自己的银针,轻轻地蘸了一点饮料,拿出来之后发现银针接触到水的地方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家主,怎么会这样?”苏小六问。

    “有人在我们的饮料里动了手脚。”宋晓冬回答。

    “谁这么下作?”苏小六一听就火了。

    “当然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竞争对手了。”宋晓冬说道。

    “家主,那我们怎么办?”苏小六问宋晓冬。

    “饮料里面的成分并没有特别危险,我估计他们今天闹一天明天应该就能够正常来上班了。”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直接销毁吧

    “哦。”

    “你告诉他们饮料就先不要再喝了,然后再按照日期把最近一个星期的饮料每一天的都抽样送过来一瓶,我要知道我们的饮料究竟从哪一天开始就被污染了,喝了就会拉肚子的饮料,如果让别人听见了,那我们这减肥茶厂可就真的开不下去了。”宋晓冬对苏小六吩咐道。

    “好我这就去办。”苏小六是急匆匆的安排人去干活。

    不一会儿,留在厂区的工作人员就拿过来七瓶减肥茶,是过去一周里从七天的产量里随机抽取来的,一天一瓶。

    宋晓冬把这七瓶饮料都拧开盖子,挨个儿用银针试毒,发现只有昨天的有问题,银针变得黢黑。

    其实宋晓冬多虑了,因为厂区里的人几乎都不怎么喝水的,宋晓冬做的减肥茶确实是很好喝,味道很清淡,芳香扑鼻又非常解渴,所以厂区里的人几乎每天都喝饮料,如果生产饮料的原料被动了手脚,肯定当天就发现了。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应该是在昨天的白天或者是前一天的晚上发生的。

    说到底还是宋晓冬的减肥茶场开的太过仓促了,厂区里的基础设施还没有完善,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监控系统还没有完善,生产车间和原料库房虽然有人把守,但是并不能做到24小时的严密监控,就很容易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留下可乘之机。

    昨天一天的产量就这样废掉了。

    宋晓冬并不心疼,而是带着苏小六亲自去检查原材料和水源的情况。

    各种药材和茶叶都没有什么问题,生产减肥茶的水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天然水矿物水纯净水,只是经过严格消毒之后符合食品安全检测标准的自来水,来自北山区开发区的自来水厂,为了保证连续生产,厂区内有两座水塔,一用一备,平时只有一座水塔里有水。

    宋晓冬沿着水塔的梯子爬到了顶上,走上来之后就闻到一股剧烈的恶臭,忍不住用手捂住了鼻子,站在水塔顶上旁边的梯子上,宋晓冬向下望去,发现水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但是水面上漂浮着一层五光十色的薄薄的油膜。

    宋晓冬一翻身就从水塔的顶上直接跳了下来,来到苏小六身边说道:“去水质检测口取一点样本来。”

    苏小六就命人去水塔的水质检测口取水,不一会儿,拿着一个装满了水的烧杯来到了宋晓冬面前。

    宋晓冬接过烧杯,发现水上仍然漂浮着那一层肉眼几乎不可见的油膜。

    宋晓冬伸出一根手指头在烧杯里轻轻的蘸了一下,然后把手指头放在嘴里。

    “呸!”一股剧烈的腐烂尸体的味道在宋晓冬的口腔里快速扩散,宋晓冬一阵反胃,赶紧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

    “家主?怎么回事儿啊?”苏小六问。

    “把水塔里的水全部放光,重新消毒清洗,启用另外一座水塔。”宋晓冬吩咐道。

    “好。”

    厂区里的两座水塔都是用于为饮料生产供水的,而厂区里的生活用水以及饮用水来自于北山区开发区的另一条自来水供应管道,水塔中的水有问题,就会导致饮料有问题,厂区里的人每天都喝饮料,喝过饮料的人就会拉肚子,而喝水喝茶的人都没有问题。

    “晚上你再叫过几个人来,找几个机灵一点身手好一点的人,过来看守着,然后尽快把厂区内的监控做好。”宋晓冬对苏小六说道。

    “知道。”

    “联系一下厂区请假没来的这些工作人员,看看他们病情都怎么样了,有特别严重的可以让他们来找我。”宋晓冬又说道。

    “好。”

    “昨天的生产批次就全都不要了,直接销毁吧。”

    “家主…”苏小六有些心疼钱。

    “你要是心疼你就自己去拿回去慢慢喝。”宋晓冬笑眯眯的看着苏小六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苏小六连连摆手。

    眼看就要期末考试了,临时抱佛脚的陆瑶冰、张思蕊、陈雪、江楠在努力学习临时抱佛脚的同时,也决定相信玄学的力量,四个女生一边紧张的出去游玩儿吃喝玩乐,一边期望着自己考神附体,能够不学习啥都会。

    这一天,陆瑶冰张思蕊陈雪和江楠四个人去庙会玩,走在路上突然遇见了一个算命的道士,高高的举着幡子,摆着香案,盘腿打坐念念有词,看起来像模像样。

    “冰冰,要不我们来请先生给看一看吧,看看我们究竟能不能顺利考过啊?”张思蕊问陆瑶冰。

    “小蕊,你还相信这个呀!”陆瑶冰问张思蕊。

    “考试当前,急病乱投医,你学习好当然不用担心,可是我们这些学渣课就是不一样了,现在你让我信柯南我都信。”张思蕊对陆瑶冰说道。

    “哈哈哈哈”

    “你们等我啊,我要去算一算。”张思蕊就坐在先生的对面。

    “问学业?”算命的老头眼皮都不抬,张嘴就问。

    “真的神了!他怎么知道我要算什么?”张思蕊惊讶的转过头来对陆瑶冰陈雪和江楠说道。

    “傻瓜,我们刚才在这叽叽喳喳半天他都听得一清二楚,当然知道你是要来求什么的。”陈雪对张思蕊说道。

    “你讨厌!”张思蕊隔空打陈雪。

    “先生啊,您就各方面都给我算一下呗?”张思蕊问算命的。

    “称骨、相面、手相、摸骨,小姐不知道要选哪一样?”算命的问张思蕊。

    “哪一项会比较准一些?”张思蕊问算命的。

    “准不准不在于方法,而在于算命人的水平。”算命人回答道。

    张思蕊想要直接问:“那你的水平怎么样?”

    可是想了一下,直接问别人的业务能力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想了一下就算了,对算命的人说道:“给我看个手相吧。”

    “请。”算命的请张思蕊伸出手来。

    算命的在张思蕊的手上看了一眼,闭着眼睛掐算了半天,然后开口对张思蕊说道:“你命里带桃花,情感生活会比较丰富,是经商的料,财源广进,但是切记经商做人要诚实守信,否则将来会吃亏的。”

    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算姻缘

    “情感生活,究竟是怎么个丰富法啊?”张思蕊问算命的。

    算命的一看张思蕊这个面相,丹凤眼眼尾上挑,言谈举止纤弱媚气,心里就想说:“你这就是一个狐狸精的命,将来是要勾引有妇之夫当小三儿的。”

    可是算命的人会这么说话吗?

    算命的沉吟了一下,斟酌了一下语言,对张思蕊说道:“你将来可能会为情所困,一片痴情都给了一个命中和你不能在一起的人,以后如果遇到一个让你觉得一定要嫁给他的人时,一定要想想我今天说的话,不要过于执迷不悟。”

    “哦…”张思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像她这种已经钻进钱眼里的女生,毕业之后很自然的就会看中那些有钱有势有老婆的大老板。

    “那我的考试成绩呢?我会不会挂科?”张思蕊问算命的。

    “你理科学得不好,如果你学了数学或者物理的话就需要小心了。”

    “啊…完了,高数要挂科了…”张思蕊埋怨道。

    “害怕挂科回去你就赶紧复习呀!”陈雪对张思蕊说道。

    “谢谢大师。”

    算命的礼貌的收钱回礼。

    “你们不算一算啊?”张思蕊问陈雪江楠和陆瑶冰。

    “我就不用了,我已经放弃了。”江楠回答道。

    “我就不用了,我也放弃治疗了。”陈雪也回答道。

    “这位小姐要不要算一下?不管是求学业,问前程,还是算姻缘,我都可以。”算命先生问陆瑶冰,还故意的把姻缘二字说的特别重。

    “冰冰,人家先生暗示你呢,你就算一个姻缘呗,看看你和你师傅到底有没有姻缘?”张思蕊对陆瑶冰说道。

    “小蕊你别胡说了!”陆瑶冰对张思蕊说道。

    “你就算一下嘛,算算你的姻缘,看看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男朋友,省得到时候我和我男朋友和你们一起出来玩你们就说我虐狗。”张思蕊对陆瑶冰说道。

    “就是啊。”同样也有男朋友的江楠也对陆瑶冰说道。

    “那也好。”陆瑶冰禁不住张思蕊和江楠的怂恿,就一屁股坐到了算命的跟前的小板凳上。

    “小姐算姻缘啊?”算命先生问陆瑶冰。

    “呃…就像她那样都算一下吧。”陆瑶冰指了指刚才算过命的张思蕊。

    “好。”

    陆瑶冰也伸出一只手来递给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看了看陆瑶冰的掌纹,也闭上眼睛像模像样振振有词。

    “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生辰八字可否告知一下?”算命先生问陆瑶冰。

    陆瑶冰对算命先生说出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

    “这位小姐命数不凡,命中有贵人照应,将来有可能会成为一代神医,传圣人衣钵,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姐身边一定有一个比你大很多岁的男人。”算命先生对陆瑶冰说道。

    “哇,冰冰,先生说的真的很准啊,你身边确实有贵人啊!”张思蕊惊讶的问陆瑶冰。

    陆瑶冰也被唬得一愣一愣,就问算命先生:“也并没有大很多岁…那姻缘呢?”

    “你就直接问你和你的师傅能不能成就行了!”张思蕊不耐烦的对陆瑶冰说道。

    “小蕊!”陆瑶冰回过头来喊了一声张思蕊。

    算命先生又低头掐算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对陆瑶冰说道:“小姐恐怕是要晚婚,你和你命中的这位贵人有几分姻缘,但是还是要你自己努力争取,至少就现在来看,你们二人之间还只是师徒情分,想要成就一番姻缘,还是要几经波折,经过一番生离死别,等那人幡然醒悟,才有可能。”

    “生离死别?”陆瑶冰念叨着这四个字发愣。

    她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怎么会懂生离死别的意思?又怎么可能会经历生离死别?

    “那先生,我的学业呢?”陆瑶冰问算命先生。

    其实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陆瑶冰平时学习很努力,谈不上学习成绩有多优秀,但是挂科总还不至于。

    “小姐,你有名师指点,自己又是天资聪慧,学业从来都不是你应该关注的问题。”算命先生对陆瑶冰说道。

    “多谢大师指点。”

    算命先生礼貌的收钱回礼。

    “咱们走吧。”陆瑶冰安静地招呼大家回学校。

    回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西北方向的天空升起一片灰黑色的阴云,北风在学校的树林中低低的呜咽,陆瑶冰回想着算命先生的话,觉得自己全身发冷。

    宋晓冬在解决了减肥茶厂的事情之后回家。

    “怎么样了?”李思婕问宋晓冬。

    “工厂里的水源被人动了手脚。”宋晓冬眉头紧锁。

    “啊?怎么会这样?难道被人给放泻药了啊?”李思婕问。

    “比泻药还可恶。”宋晓冬回答道。

    “啊?放什么了啊?”李思婕问。

    “放的死人油。”宋晓冬回答。

    “啊?真的假的?这么吓人呢!”李思婕说道。

    “嗯,我自己亲自爬上水塔去看的,水面上漂浮着薄薄的一层油膜,在太阳光下一晃就像那种被油污染了的水一样。”宋晓冬说道。

    “谁这么可恶!”李思婕说道。

    “不怕贼偷怕贼惦记啊,想要知道是谁其实方法也很简单,想想我们开减肥茶厂得罪了谁就知道了。”宋晓冬说道。

    “哦…”

    宋晓冬一想,这段时间没少往北山区的开发区跑,虽然事情办得并不顺利,但是得罪人总归还是不多,无非就是杂货店的孙爷、食品安全检测中心实验室的技术员孙伟龙,北山区xxxx超市区域经理周昌盛。

    问题是,这些个货色根本就接触不到死人油这样的东西,你根本想不出这么恶毒的手段来。

    其实宋晓冬还有一个人他没有想到,那就是陆瑶冰去买药材的时候遇见的何广义。

    你想啊,往别人工厂的水塔里投毒,将来生产出来的饮料如果说到市面上流行,那就不一定有多少人会中招了,如果是一些本来腹泻症状就很严重的人再喝了这被下了毒的饮料,那很可能就会要人命啊,那宋晓冬的减肥茶厂也就不用想着开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