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太平血 > 第二十九章 设伏包抄

第二十九章 设伏包抄

作者:不开心的橘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云贵不动声sè,微微颔首示意李开芳继续说下去。李开芳见萧云贵首肯,站起身来指着桌案上的地图道:“清妖湖南提督鲍起豹城破之时率部先走,清妖法度失土必斩,小弟料想这鲍起豹定然是诸部清妖之中最想先打回长沙的。鲍妖头只有赶在清妖八百里加急文书送到京城妖穴之前回攻长沙,这样他才能有一线生机,否则就等着清妖狗皇帝咸丰砍他的狗头吧。”

    萧云贵点点头接着说道:“所以鲍妖头得到湖北援兵之后,便会急匆匆的往长沙城赶。”. .

    李开芳笑道:“他倒也不敢真的来攻,清妖官场风气糜烂,贪生怕死之辈比比皆是,他鲍起豹回师到了长沙城北,摇旗呐喊一番,占住城北要地,他手中有兵,只要占据围堵我圣兵的要地后,便可向清妖那些大妖头使银子疏通,到头来狗皇帝咸丰投鼠忌器,也只得无奈的留鲍妖头一条狗命,或许会向赛尚阿赛老妖头那样,判个革职查办、军前留用。所以鲍起豹只会急急忙忙赶来,然后寻城北要地囤驻,而不会强行攻打长沙城。”

    萧云贵呵呵笑道:“正是官场上亘古不变的真理,满上不瞒下,报喜不报忧,避重需就轻,行前找退路,朝中找对人,遇事就不慌,哈哈哈。”

    李开芳抱拳赞道:“西王殿下果然洞悉人情世故,我也是知道赛尚阿这妖头在龙寮岭之役大败为了遮羞,把焦亮弄做什么太平王送上去请功,才对清妖官场略有所知,却不及西王所说这般透彻。”. .

    萧云贵笑骂道:“我们不是清妖,少来这套拍马屁的功夫,快说说吧,鲍起豹回军城北会在何处囤驻?”

    李开芳脸上微微一红,指着地图长沙城北一条黑线续道:“小弟镇守城北,这些天也查探过城外地形,此河乃是浏阳河,从东面而来在城东北角的九道湾转过后,往北而去后在范正坡折向西去,汇入湘水,浏阳河最北面离长沙城北五里路遥。小弟料想清妖鲍起豹自湘yin发兵,定会从浏阳河上的刘家渡过河,城北浏阳河南岸的伍家岭、开福寺一带地势稍高,离浏阳河不过两里地,鲍妖头定会在此处囤驻。”

    萧云贵摸着鼻子也琢磨起来,林凤祥等人已经围在桌案边,听完李开芳的话后,林凤祥接口道:“既然如此便好办了,我等可以兵分两路,一路抢先伏兵伍家岭,另一路从东面上游偷渡浏阳河,绕道清妖背后,等清妖渡河之时来个半渡而击,接着包抄后路的人马杀出,必定能杀鲍起豹一个大败输亏!”

    萧云贵暗暗点头,不愧是敢孤军深入的北伐名将,果然有些将略,当下又问道:“清妖六千余众,我圣兵该当出兵多少为宜?”

    林凤祥和李开芳二人对望一眼,齐声道:“两千jing锐足矣。”

    萧云贵微微吃了一惊,沉吟片刻后点头道:“也好,就由林兄弟和李兄弟率领咱们一千五百名广西老兄弟和五百新军分为两路,林兄弟率一路兵到伍家岭设伏,李兄弟率另一路偷渡浏阳河包抄清妖后路!其余诸将领兵谨守城池,随时准备接应!”说到这里萧云贵直起身,环视诸将一眼沉声道:“还有其他要说的么?”

    李以文忽然说道:“可拆卸城头千斤炮五门,七百斤炮十门,用驮马运至伍家岭隐秘布防,清妖势大,大炮一项还是要多多准备。”…,

    见诸将都是微微颔首,萧云贵点头道:“设伏一路多备火器、红药,等到清妖拥塞南岸之时,便好好招呼他们!”诸将一起哄笑起来。

    萧云贵又命李以文、林启容暂代二将镇守北门和南门,吉文元、朱锡能依旧镇守东门和西门。又让李左车、唐二牛两人为副将,分别跟随林凤祥、李开芳出城击敌。

    当下林凤祥、李开芳、李左车、唐二牛四将先行下去准备出兵之事,萧云贵望着童强胜又道:“辛苦童兄弟再带兄弟前去打探,务必探到西王娘的女营和童营现在何处,一有消息立时回报。”

    童强胜大声领命,正要离去,萧云贵忽然说道:“童兄弟,你手下折损的几个弟兄可有家小?我会命人厚加抚恤的。”

    童强胜微微迟疑片刻,面sè一滞,有些哽咽的说道:“几名兄弟都是孤家寡人,没有家小……”

    萧云贵愣住了,没有家小这该如何抚恤?童强胜低声道:“多谢西王殿下挂怀,我挑选的手下都是独身,所以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我和兄弟们都不奢望死后能有什么抚恤,只望有朝一ri,能像西王爷说的那样,真的驱逐了胡奴,复了汉家河山,到那时天下百姓不会忘了他们,这便足够了。”说完童强胜行了一礼便即转身离去。

    望着童强胜的背影,萧云贵胸口像堵了一块东西似的,不上不下难过之极。自己一直以来只是想靠着这些所谓的兄弟保住小命而已,却想不到他眼中的这些泥腿子们真的信了自己那天的“豪言壮语”,那些话自己只是随口说来,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啊。

    一种负罪感忽然袭上心头,萧云贵强笑着喃喃道:“是你们自己蠢,和我没关系,没关系的……”

    跟着李以文、林启容、吉文元、朱锡能四将也过来告退,这才打断了萧云贵的思绪,四将走后,萧云贵回头看了看何滨和周兆耀,问道:“那些清妖俘虏如何了?”

    何滨上前道:“早饭加了些饭食之后,倒也不再闹腾了。”

    萧云贵嗯了一声,周兆耀有些为难的说道:“西王殿下,这些俘虏之中,有十几个人是小人相熟的同乡,也都是苦出身,他们愿意加入我圣兵,不知西王能否接纳?”

    萧云贵回过神来,哦了一声道:“所有的清妖俘虏你们细细去甄别一次,只要不是抽大烟的弱兵,都给我留下,其余老弱病残等明ri纳捐的钱粮一道,一律遣散回家。”

    周兆耀闻言喜道:“我就知道西王仁厚不会要他们去死的。”

    何滨微微皱眉道:“俘虏中的湖南绿营兵都还好说,大多都愿意加入我们,只是那些陕西绿营兵大多是想回家的。”

    萧云贵沉吟片刻后,轻叹一声道:“那些陕西兵愿意留下的就留,不愿意的等到击溃北面之敌后,就放他们北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