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手机阅读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太平血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信仰顿悟

第一百二十八章 信仰顿悟

作者:不开心的橘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胜之后,太平军忙着抢救伤者,各军抓紧时间休息,翌ri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打扫战场。抱着节俭jing神的太平军将士们没有放过任何可以收集的东西,火枪、刀剑、长矛、火炮这些武器器械他们当然不会放过,就连清军兵卒口袋中的铜钱也被搜刮得一干二净。令萧云贵高兴的是这一战之后,打扫战场收集到了三千余支完好的各式鸟枪、火铳,各种各样的火枪都有。

    为什么一支清军装备的鸟枪和火铳会说是各种各样呢?因为此时向荣的清军绿营兵来自不同的三、四个省,清廷虽然曾今颁布过火枪、火炮营造的官方版式,但按照中国这时候的工业水平根本不可能造出标准化的东西。各省造出来的火枪,管壁厚薄不均,虽然大体肉眼上看起来差不多,但要是用游标卡尺一测便知道其中的差异。火枪管壁的厚薄直接导致吃红粉多少的差异,红粉的多少又直接导致了shè程上的差异和炸膛的概率。其实作为一个农业大国,中国一直到后世七十年代才从美国人那里学到了什么叫真正的标准化。..

    让有经验的兵卒们试验了几把火枪之后,萧云贵有些沮丧的发现,清军的火枪有好几种口径,甚至一省绿营兵所用的火枪之内也有较大的差异。原本萧云贵想通过发展配置定装纸包火药来提高火枪shè速的美梦破灭了,就因为这些靠手工打制出来的火枪管壁厚薄不一,导致定装药量成了空想。这时候只能依靠火枪手的经验对用多少药量来进行判断,否则极易造成炸膛。而太平军自己所造的火炮也习惯在炮身上刻下用药量。例如七十年代,苏州娄门内城河发现一尊太平军铜炮,炮体完整无损,光亮如新,全长炮口直径12cm,外径后身外围炮身上面有双钩yin刻正书“太平天国壬戍拾贰年苏福省造”“重壹千斤”“红粉肆拾捌两”铭文二行,分别说明了制造时间、地点、重量以及火药配量。..

    萧云贵只能将火枪集中起来,从各军中抽出有经验的老兵和一些有潜力的新兵装备这些火枪,他们需要浪费一些红药才能逐渐摸准这些火枪的脾xing。老道的火枪手往往只会装填红药的下限用量,也就是shè程上能达到比弓箭远就行,是不会刻意追求shè程而盲目添加药量。

    除了火枪之外,火炮缴获的也很多,总计有四百斤的劈山炮二十门,八百斤的铁炮十门。最让萧云贵高兴的是红药一共收集到了两万余斤,加上衡州城内囤积的红药,他们一下子有了十万余斤的红药。虽然这些红药的配比威力不大好,但却是太平军急需的。其余粮草、银钱、旗帜、各种清军甲胄、棉衣、辎重也收获颇丰,西殿太平军着实发了一笔横财。

    到了第三天清晨,太平军才打扫完战场,甚至连清军的尸体也做了统一的掩埋,这是萧云贵特意安排的,他不想大战之后又瘟疫横行,那样受害的只会是当地的百姓。

    凯旋北归的太平军带着数百匹驮马运载的战利品从东阳镇渡口四渡湘江回到了衡州城,延绵数里之远。两千余清军俘虏也被用作搬运工,一起回到了衡州。

    在衡州城内,萧云贵召集诸将敬告天父并做了祷文,随后升赏了这一役中有功的将领,其中以李以文部的功劳最大。萧云贵命何震川写了奏捷文书报与长沙的天王和东王,升赏李以文等诸将和有功的将士。

    随后萧云贵让诸将都说了各自对这一战的看法,算是总结经验,参加讨论的将领包括了旅帅以上的各级将官,萧云贵想让这些人能尽快的知道战到底该怎么打。

    但一开始诸将都是习惯xing的说了太平军的长处,最后还是李以文点出了清军的长处。向荣部清军在这次战役之中,仗着火器的优势,给太平军造成了三千余人的伤亡,南下的八千太平军几乎伤亡一半,要不是太平军一早占据了地形之利,此战甚至是讨不到便宜的。在最后的包围剿灭战中,太平军以密集队形冲击清军的阵势,清军在野外无营垒可守,加上回旋的余地很小,最后才在肉搏战中崩溃。但清军还是用火器给太平军造成了两千余人的伤亡,这是参战各部都明显感觉到的。以往向荣部和太平军对战,能够从容逸去,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清军用火枪回环轰打,交替掩护后撤,保持一个很好整体,让太平军无从下手,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清军退回营垒或是占据险要地形而失去战机。

    听了李以文的话后,诸将有赞同的,也有不屑一顾的。萧云贵和左宗棠对望一眼,两人都知道李以文说中了这一战中双方的优劣。太平军以强大的机动能力占据了地势,而清军则是占据着器械的优势。太平军中火枪的配比远远达不到清军的比例,清军每千人营中鸟枪手的人数达到了六百人,而太平军只有两三百人,火力相差很大。

    虽然说此时的鸟枪jing准度不怎么样,但对于密集冲锋肉搏的太平军来说,这些鸟枪造成的杀伤却又是不可忽视的。而且鸟枪发shè的铅弹shè中人体之后,造成的翻滚伤害很大,基本上入体之后就是片伤,很难救治,相比弓箭造成的伤害来说很难医治。而且火枪手所需耗费的体力相比弓弩手来说要少太多,一个力大的弓弩手能在战时接连shè出十箭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但火枪手却只需要完成相对复杂一些的装填动作,很大程度上可以保持体力。在太平军这种强行军的过程中,弓弩手往往赶到战场也没力气开弓拉弩,但火枪手的动作相对简单一些。

    当下萧云贵轻咳一声,给诸将说了今后西殿的一个用兵战法,那便是重点发扬火器、火炮的优点,辅以肉搏和固守据点,逐层推进的战法。但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要坚决进行大范围行军机动,集中优势兵力围剿清军,能打歼灭战的绝不要打成击溃战。

    同时,萧云贵发布军令,每个两司马麾下,每个伍长手下必须都有两名火枪兵的配置,火枪兵配以腰刀,其余三名兵卒以藤牌刀、长枪、弓手各一,每个旅帅麾下单独增加一炮卒,炮卒百人炮队设五门铁炮或劈山炮,在大战之时,炮卒可全部集中由师帅统一使用。这个变化其实和历史上的湘军兵力配置很像,在冷热兵器混用的年代,保持一定数量的火器优势,同时对敌军保持肉搏战的优势,才是取胜之道。萧云贵觉得在没有大规模建设现代兵工厂或是得到洋人火枪的全面装备之前,全军实现火器列装是不现实的。

    左宗棠也很赞同这个策略,这样既能在火器上同清军保持一个相对持平的状态,在火力上不落下风,同时在小队的较量上,也能长短兵器相辅相成,要知道每个两司马二十五人中有十把火枪的火力,同时又有后面的藤牌、长枪掩护,小队厮杀也不落下风,算是一个均衡的配置。同时在大兵团作战时,火枪兵和炮卒可以直接集中,形成大规模的火枪阵列和炮阵,便于发扬火力。

    缴获的火枪和衡州城内获得的枪炮极多,已经足够西殿兵马全面的装配,只是伤亡的兵卒造成各部兵马人手紧缺,诸将又提出要在衡州城征兵之事。

    说起征兵,萧云贵并未回答,反而问起清军俘虏之事来。算上衡州一役俘虏的清军,加上湘江大捷俘虏的清兵,眼下一共有三千余名清军俘虏。

    对于清军俘虏,太平军向来是严厉以待,外省的绿营兵往往会被太平军直接屠戮,相较之下,广西、湖南、广东兵,太平军却是放归,有时候也会强行拉入军中,但强行拉入军中的清军俘虏兵很多人会逃跑。上次在长沙城中,浏阳乡勇加入太平军算是一个特例,因为浏阳乡勇想要杀清军报仇,所以并未出现逃兵现象。但这次俘虏的清军该杀该放还是拉入军中,让诸将争执不休起来。

    大多数的将领认为这些清兵该杀,一者他们当中有很多外省兵,二来向荣的兵大多和太平军有仇。但也有不同意见的,林凤祥认为清兵也多是苦出身,况且杀之不祥,该当释放。

    诸将议来议去,但就是没人敢说把这些清兵拉入军中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清兵能否接受上帝教信仰,能否和太平军一条心。

    萧云贵沉吟片刻后,抛出了一个惊人的策略,那就是他照抄红军强大的利器诉苦大会!

    后世三年解放战争中,共有280万国民党俘虏兵加入了解放军,占到1949年解放军总人数的65-70%。这些俘虏兵原来并不信仰**,甚至深受国民党**宣传的影响,被俘后短期内却被塑造成勇猛的**战士,这场规模宏大的信仰皈依是影响解放战争胜败的决定xing因素之一。信仰皈依的道路在历史上常被分为渐悟和顿悟两种,渐悟是指缓慢的、渐进的觉悟,而顿悟是指突然的、迅速的觉悟,诉苦会推动的信仰皈依大致可以归入顿悟这一类。在信仰传播的历史中,这类的群众集会一直是非常有效的形式,在秦和平的《基督教在西南民族地区的传播史》中描述了“奋兴会”在传教中的魔力,有时甚至能致人疯癫,这和眼下太平军信仰的拜上帝教很类似。在当代美国很强势的基督教福音派的传教活动中,这种群情激愤的群众集会仍是主要形式之一。

    所以萧云贵决定在衡州开始这种尝试,若是太平军能掌握这种行之有效的顿悟式信仰皈依,会让太平军在ri后作战中获得无以伦比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