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手机阅读
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系统]末世巨贾 > 第一五二章 礼物

第一五二章 礼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少狼吞虎咽解决掉午餐,眼巴巴的看着慢条斯理吃饭的大秦,就差没开口催他快点。

    大秦笑道:“别着急啊,礼物又不会跑。”

    二少梗着脖子说:“稀罕,我才不着急。”

    大秦慢悠悠解决掉碗里最后一口米饭,戏谑道:“既然你不稀罕,那我还是等你生日那天再送给你好了。”

    二少瞪了他足足三秒钟,然后轻轻踹了他一脚,嘴硬别扭道:“我明天要回去陪我爸妈他们过年。”所以,识相的现在就把生日礼物交出来!

    大秦逗人还逗上瘾了,“那等你回来的时候再给你好了。”

    二少立马不满的嚷嚷道:“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哪有人的生日礼物是后补的……”二少晃眼看到大秦嘴角捉狭的笑意,瞬间炸毛,张牙舞爪的扑过去,“混蛋,你又逗我!”

    大秦权当是爱人投怀送抱,把人搂着占足了便宜,才带着被哄开心的二少一起出门,开车去了种植园。

    吴叶这段时间一直忙个不停,已经有好些时候没来过种植园了,一进园子没走多远就发现不对了。

    前方不远处那栋超级豪宅是怎么回事?

    大秦指着前方的房子,笑道:“漂亮吧,对这份生日礼物还满意吗?”

    二少傻乎乎的指着自己鼻子问:“那房子,送给我的?”

    大秦笑道:“你说呢?”

    “这得花多少晶核啊?真败家。”二少嘴里这么说,心里比灌了一整罐蜜还甜,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大秦指着自己的脸,问:“我的全部财产都投进去了,不好好谢我一下吗?”

    二少嘿嘿笑着,乖乖扑上去献上香吻若干,等到了目的下车的时候,两人嘴巴都微微有些红肿。幸好周围用变异藤蔓缠绕在豪宅外围的铁栅栏上,形成了一堵漂亮的围墙,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不然可就丢脸了。

    豪宅周围的空地有近两百亩,豪宅的正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假山喷水池,水池周围摆放着漂亮的丘比特雕塑,池内有经年不凋四季开花的变异莲藕,蹁跹的藕叶下,大大小小的鱼儿成群游过。

    对应喷水池在豪宅的正后方还有一个极大的游泳池,泳池周围栽着应景的棕榈树,树下沙滩躺椅小桌加遮阳扇,十分具有海边度假气息。若不是这会儿天气还冷,二少都想脱了衣服进去游两圈。

    豪宅周围的空地上,在靠着栅栏的地方,规划了几个大仓库,错落有致的果树将这些仓库很好的遮挡起来,等这些果木再长大些,就可以将仓库完全遮蔽。

    大秦利用特权圈了这么大一块儿地出来,也没有为了好看就将它们白白空置在那儿养花种草,而是种上了各种果树。他特意精心挑选了一些变异果树种进来,这些果树经冬不凋,一年四季都在开花结果,花果共存繁茂喜人。

    兔老大下车以后,一溜烟就跑到树下找熟透的果子吃,小家伙还特别有良心的挑了一颗红透的苹果递到大灰面前。大灰是纯肉食动物,不怎么喜欢吃蔬果,不过看在是小玩具孝敬的份儿上,大灰还是很给面子的把整颗苹果给吃掉了。

    豪宅一共有三层楼高,外面是经典的西式风格,色彩明丽,里面的装修简单大气又不失温馨。房子里的家具都是大秦花了很多心思,找人淘来的或者额外做的,绝大部分都是全新的,只有极少一部分是九成新的。

    总算是名副其实的豪宅内,大大小小的房间客厅加起来,有三十多间,底楼是一个可以举办宴会的大客厅、餐厅、厨房、会客室、洗浴室、练武室等;二楼则是书房、武器库、会客厅、客房、会议室;三楼有一间超大的主卧室,主卧室旁边是兔老大和大灰的挟窝’,二少最想要的智脑游戏室,家庭小影厅,一个安保系数极高的储蓄库用于存放一些机要文件、晶核等;整栋豪宅的顶层一半是游泳池,一半是小花园,生命力顽强的变异葡萄藤已经爬满精美小凉亭,大串大串紫黑色的葡萄垂下来,简直让人垂涎欲滴。

    这栋房子不是吴叶见过最豪华的,也不是最精致的,但是每一处的布局每一个细微之处他都觉得非常满意,都觉得非常喜欢,从踏进这栋房子开始,他就没有任何陌生和违和感,仿佛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般,又仿佛在某个遗落的梦境里看到过一样。

    这,大约就是家的感觉吧。

    这是大秦和他的家,二少看着大秦为他准备的一切,心里忽然下了一个决定。

    看完整栋房子的每一个房间,大秦成功将感动得有些晕乎的二少带回大卧室——连肉带骨头一起啃了,美美的吃了一顿大餐。

    事后,二少扶着酸软的腰缩在温暖的被子里,心底的小人咬着手绢——再也不要玩乘|骑了qaq。

    晚餐自然是在新鲜出炉的城主府里吃的,壁炉里熊熊燃烧的柴禾,将餐厅烘得暖暖的,兔老大和大灰趴在壁炉前面,大灰有一搭没一搭的享受着它的晚餐,兔老大早就吃水果吃撑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大灰肚皮旁边,舒舒服服的睡大觉,短短绒绒的尾巴偶尔抖一抖,惬意得不得了。

    因为今年没有大年三十,除夕夜只能放到二十九来过,除夕吴叶要回家陪亲人,大秦只好提前一天包饺子庆祝新年了。下午,二少睡觉的时候,大秦就悄悄起床,做了好几样他专门问李教授学的拿手菜,等二少起床了,又跟他一块儿包了各种馅儿的饺子。

    二少觉得大秦为他做了那么多,结果留他一个人在这边冷冷清清的过年,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晚上一个劲儿给大秦夹菜,还细心的给大秦挑鱼刺、剥虾壳。大秦难得享受一次二少这么殷勤的服务,这顿饭吃得格外美。尽管整栋城主府几乎耗掉了他全部的个人财产,看到阿叶这么喜欢,这么高兴,他就觉得花再多的钱都是值得的。

    两个人黏黏糊糊的吃完晚餐,大秦把卫生简单收拾一下以后,俩人一块儿到书房录制视频。

    吴叶要录制一份给岚城以及沅水民众拜年的视频;另外还有给岚城管理体系、军部、安全部等部门的新年致辞;还有给孤儿、孤寡老人的拜年视频。他明天要回家去过年,陪孤儿、孤寡老人过年的任务就只能让季翔替他完成了。大秦则需要去沅水那边安抚民心,刷威望值。

    等二少分别把几份视频录完,大秦就开始录制给二少家人的拜年视频。二少心里存了事儿,乖乖配合没有捣乱。倒是大秦苛求完美又不可避免的有点心虚紧张,视频反复录了好几遍,直到兔老大都不乐意再乖乖合作了,才选了一份他比较满意的视频让二少明天带回去。

    晚上,二少狠狠体验了一把游戏室的超强快|感,凭借一手渣技术撒娇赖皮不要脸的招数轮着使了一变,结果仍然屡次被大秦虐的体无完肤。一直玩儿到半夜三点过怎么耍赖大秦都不肯陪他玩了,二少才念念不舍的回房间睡觉。

    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二少的爪子自然而然的搭在大秦精壮的腰上,在大秦以为他快睡着的时候,他忽然轻声说:“我打算这次回去给家里坦白我们俩的事儿。”

    大秦惊讶地看着二少,见他满脸认真,皱眉问道:“你确定?”人大概就是这么矛盾,在吴叶不敢向家里坦诚的时候,秦无华觉得不安不踏实,可是当吴叶真的准备要跟家里摊牌的时候,他觉得更加不安更加不踏实。

    吴叶的家人,真的能够接受他吗?

    二少手指戳着大秦结实的胸肌,不满地嘟哝道:“瞧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是说着玩儿的吗?不都说了我会对你负责吗?怎么,你还不高兴吗?”二少不敢向家里坦诚,一方面是怕被爸妈一竿子打死,一方面则是怕惹二老伤心难过。可是一直藏着掖着,到底对大秦不公平,尤其是看到大秦背地里悄悄为他准备的礼物,再一想去年留大秦一个人在这边孤零零的过新年,二少就觉得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其实想开了也没什么,他不过是喜欢一个人而已,又不是干什么作奸犯科杀人放火的不法勾当,爸妈最多骂他再不济打他几顿,他现在都已经是五级巅峰异能者了,还怕挨打吗?伤心难过的话肯定会有,等时间久了就好了。想抱孙子的话,以后让阿离娶个能生的老婆,多生几个不就好了?

    反正他有系统,老爸老妈想要关他肯定是关不住的,最多就威胁他罢工。罢工也不怕,反正他这段时间运送过来的物资已经够卖上一段时间了,大不了他就在这边躲上一段时间,等爸妈气过了他再回去。那边有桐凰暗中保护家人的安全,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儿。

    二少非常光棍的想,反正他是两老的宝贝儿子,老头子老妈再生气还能不要他吗?

    虽然二少信心十足,但是大秦还是有点不放心:“你真有把握?”

    二少用手指比划一下:“一点点,如果我无家可归了,你得负责收留我。”

    大秦脸上的笑容再也遮不住,亲了亲二少的嘴巴,说:“收留一辈子都没有问题。”

    岚城过年的气氛非常浓,尽管缺少住房,很多人只能蜷缩在狭小的帐篷里,由于人口激增肉食也供应不够,只能吃素,但是不管对于老居民还是新居民来说,只要有个安全的环境,跟或者的亲人朋友全须全尾的聚在一起,比吃龙肉海参都高兴。

    尽管肉食不够,岚城今年大丰收,基本的粮食蔬菜都不缺。虽然历史分了岔,华国的饮食文化丝毫不逊于z国,作为大吃货国的成员,哪怕只有一些米面蔬菜,大伙儿也能变着法的做出一些好吃的花样来。素饺子、素荤菜,美味不打折。

    等到除夕当晚午夜,智脑按照一早设定好的程序,幻化出无数绚丽的烟花在能量罩上绽放,绚烂的光芒吸引着无数幸存者们从家里走出来,盛大的花火让他们仿佛又回到末世前安乐和平的生活,无数人相拥而泣……

    ‘烟花’绽放了足足半个小时,随后,吴叶精心录制的拜年视频也出现在能量罩上,视频无限放大后,圆弧形的能量罩让吴叶的脸看起来有些变形,不过暖暖的充满希望的新年致辞,着实让幸存者们感动、激动了一把。

    感动了岚城百万民众的吴二少,这会儿正在家里陪家人过除夕。

    吴离去年一整年几乎没有回过家,今年特地请了几天假回国过春节。庞志把他妈妈从m国接回来,一起在吴家的别墅过春节。

    吴叶中午快十一点的时候,直接从岚城传送到家里,他难得长了心眼,趁着吃饭前,拿上拜年礼品带着吴离一起去给桐凰拜年。

    桐凰既然答应了吴叶要暗中保护他的家人,就一直遵守承诺,呆在h市,哪怕吴离远在m国,他也是动用自己的人脉,让那边的熟人暗中看护着他。

    桐凰过了两百多个春节,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随便弄点好吃的就应付过去了,尤其是最近几十年,他彻底淡出人们的视线,每个春节都是自个儿一个人孤零零的过,今天咋有人登门拜年,他还有点不习惯。

    桐凰挺客气的把吴叶吴离兄弟俩邀请到他家里,吴叶对他家里乱成狗窝,都已经习惯了。因为他的生活习惯也没比桐凰好多少,平时都多亏了大秦帮着收拾,不然,他指不定比桐凰还不如。

    吴离有点小洁癖兼轻微强迫症,平时什么东西就必须放在什么位置,居住的环境必须保持干净清爽,见桐凰家里乱成这样,还飘散着一股子奇怪的味道,不自觉就皱紧了眉头,再一瞅他家茶几上摆满了乱七八糟的零食,还有几个飘着油花的方便面空碗,桐凰在他心里绝世高人的形象轰然坍塌。

    大概是吴离崇敬瞬间转为失望的表情太明显,饶是桐凰有张堪比铜墙铁壁的脸皮,也觉得有点烧,略尴尬的解释道:“一个人住懒散惯了,你们别介意啊。”说着,他麻利的将茶几上的垃圾一抹,全扫进已经快满的垃圾桶里,一些垃圾散在地上,方便面碗中的汤水倒了满地,房间里古怪的异味更浓了。吴离乖乖坐在吴叶身旁,看着桐凰乱得不成样子的客厅,好想亲自动手给他彻头彻尾收拾一遍。

    “桐凰,你家里乱成这样,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要不干脆去我家过年怎么样?”吴叶跟桐凰的交流其实不多,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见面的次数一只巴掌都数的过来。而且每次见面,聊不了一会儿就走了。不过他对桐凰的印象很不错,虽然老奸巨猾了一点,为人还是很守承诺。吴叶有心想将他请到家里,一方面觉得桐凰一个人过节没气氛,一方面也想拉拢他跟家里人的关系。

    受基因等级的限制,系统没办法将家人跟他绑定战友,吴叶有心想要教家人一点养生益寿的功法都不行。他琢磨着桐凰好歹活了两三百年,脑子里肯定不缺养生益寿的功夫,随便漏几招出来,应该够家里人用了。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能够把阿离收为衣钵传人就更好了。他的天赋、他的功法,可是连系统都称赞过的。

    桐凰一贯随心随性,忽然觉得吴叶的提议也不错,去他家里蹭一顿年夜饭什么的,还省了他自己做。

    “行,那你们等等我,我去换身衣服就来。”桐凰说着,看着吴离皱巴着脸蛋盯着地上的垃圾不放,不由在心里笑了一声,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一位故去很久的朋友。以前那人到他家里的时候,也是这副表情,转眼经年,可惜……

    桐凰扒拉扒拉油腻腻的头发,嗯,还是好好洗个澡再出门吧。

    吴离陪着吴叶坐在客厅沙发上,眼睛不自觉就瞟向那只满得已经溢出来的垃圾桶,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最后吴离终于忍不住了,明知道很失礼,还是站起来在角落里找了一把扫帚将地上垃圾全部扫起来倒进大垃圾袋里,又去厨房找帕子打算擦一下油乎乎的茶几,结果厨房更加惨不忍睹,吴离看到水池里厚厚的霉菌,全身鸡皮疙瘩冒了一层又一层,几乎条件反射,卷起袖子就开始打扫。

    桐凰的听觉何等敏锐,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全部一清二楚,听到厨房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还有洗碗声,桐凰决定再泡个澡出门比较好。

    真没瞧出来,吴叶的弟弟居然这么勤快,可惜吴离现在一直在国外呆着,不然一星期邀请他到家里做上一两次客,连请钟点工的钱都省了。桐凰悠哉悠哉的泡着澡,摸着光洁的下巴,眸光悠远,脑子里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等桐凰舒舒服服泡完澡出来,外面的客厅已经彻底焕然一新了,连他栽在客厅角落里灰不溜丢半死不活的兰草,都被擦得干干净净的,露出嫩绿的芽包,浑身透着一股鲜活劲儿。当然,这里面,二少也出了点儿力。别人指示不动他,被弟弟使唤的时候,一喊一个准儿。

    桐凰看着吴叶微微鼓起的包子脸,心情格外的爽。刚才稍微休整一下仪容,换了一身黑色高档手工定制羊绒西装,光洁有型的脸庞看起来绝对不超过三十岁,举手投足间贵气天成,谁能想得到这是一个活了两百多岁的老邋遢鬼?

    二少直接冲他竖起大拇指,装逼到这份儿上,不愧是活了两百多岁的老妖怪。

    吴离手里拎着两个大大的垃圾袋,从厨房里出来,目光落在桐凰身上,不怎么的,脸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家里好久没有这么干净过了,弄得我都有点不习惯了。小伙子这么勤快,不过,有前途。”

    吴叶:“……”脸皮还能敢更厚一点吗?

    吴离:“……”

    高人什么的,果然是——

    只!能!远!观!

    桐凰不知从哪儿找了一个像模像样的礼品盒出来,拎着礼品盒,高高兴兴的跟吴叶兄弟俩一起去蹭饭。

    路上,吴叶起了个头,聊起网络游戏,桐凰和吴离很快都打开了话匣子,热火朝天的聊起各种游戏,彼此间的生疏很快消失。等回到家里,吴离还主动把自己和同学朋友开发的小游戏拿出来给桐凰玩儿,桐凰在游戏方面堪称职业级别,给了吴离不少中肯的意见和建议。两人越聊越投机,吴离全然忘了什么高人、什么邋遢鬼,直将桐凰当成知心好友。

    二少酸溜溜的看着弟弟跟别人聊得开心,心有忽然有点不确定让桐凰收阿离为徒的计划了。

    吴庸和何婉淑早就知道桐凰的一些事情,不过他们知道不多,只知道桐凰是赵程远、圆木大师等人都敬畏忌惮的隐世高手,对他颇为敬畏。结果一瞧他来年纪轻轻的,跟两个儿子聊游戏聊得那么开心投机,都有点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他们所知道的那个人了。

    吃过午饭,下午四点过,庞志才跟他母亲一起姗姗来迟。

    庞母歇了一会儿闲不住,去厨房帮忙做年夜饭。

    二少见庞志蔫头蔫脑的,便问他:“你是怎么了?瞧你这一脸熊样儿,不会是失恋了吧?”

    庞志哼哼唧唧,梗着脖子说:“大丈夫何患无妻。”

    吴叶没想到他不过随口一说,居然还真猜对了,以庞志对那个谁的上心程度,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掰掉,他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