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都市特种兵 > 第5章 相逢便是缘

第5章 相逢便是缘

作者:黑灯大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说,你很厉害了?”骆阳依旧不动声色,笑嘻嘻的说道。

    矮个男子鼻中发出一声低哼,傲然道:“像你这样的,一个打你四个,绰绰有余!”

    “武校练过?”骆阳故意疑声问道。

    “哼,武校算什么!我八岁便得少林武僧真传,十四岁开始练习自由搏击和散打……你这样的花拳绣腿,哼哼……”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一脸不屑的看着骆阳道:“快滚吧,在我改变主意之前!”

    骆阳斜着脑袋道:“我没有练过武术,也不会什么散打和自由搏击……可你一定不是我的对手,知道为什么吗?”

    中年男子不说话,眼中精光烁烁,死死盯着骆阳。

    骆阳突然道:“你杀过人吧?”

    男子先是一愕,随后露出极为残忍的冷笑,寒声道:“你真想知道?”

    骆阳点了点头。

    “我劝你还是别知道的好……不然,这扇门你恐怕永远也走不出去了!儿白!”阴沉男子威胁道,最后还带上了一句东北俚语。

    “能不能出去那是我的事……告诉我,你杀过人吗?”骆阳道。

    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眼角又开始一下下跳动:“杀过!”

    “杀过几个?什么人?”

    “八个!其中便有洛市地下世界的主宰、赫赫有名的‘炮哥’和他的一名保镖!”

    骆阳看着他说道:“你看我杀过人吗?”

    “你?”矮个男子阴沉中带着戏谑道:“怕是连一只鸡都没杀过吧!”

    骆阳叹息着摇了摇头,看着对方,脸上现出些许惋惜之色道:“英雄落难、虎落平阳……看你也是条汉子,我是真心不想将你折在此处啊。”

    矮个男子眯着的小眼睛里迸出两道寒光直射向骆阳,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特别像《征服》里孙红雷扮演的刘华强,始终阴沉着脸的矮个男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似听得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然而就在他笑声未歇之时,突然出手了!五指并拢,一记手刀直朝骆阳脖颈动脉处砍去,快、准、狠,出手十分突然,攻击的部位又是绝命死穴,可以说,这是避无可避的杀招!

    骆阳的眼中没有一丝惊愕,眼角显出一缕不悦,想来是对方一出手就想要人命的杀招和那一颗杀人的心,引起了骆阳的反感。

    阴沉男子的手刀距离骆阳的脖颈大动脉近在咫尺,而骆阳像是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站着,毫无躲闪之意,在阴沉男子眼中,此时的骆阳已经是个死人——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招对方无论如何已躲避不开,更知道自己这一击的杀伤力。

    骆阳没练过金钟罩铁布衫,也不会九阳神功,这一记手刀若劈在劲动脉处,不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骆阳依然没有躲闪,更没有出手……而是出了脚。

    一脚!

    骆阳只出了一脚,就结束了战斗!

    阴沉男子只觉眼前一花,一缕腿影快如闪电,一闪而过,自己的肋部如遭千斤重击,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重重摔在地上,像只沙包,更像一条死狗……

    阴沉男子脑后中瞬间闪出几个大字——佛山无影脚!

    阴沉男子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终于起了变化,满脸惊惧,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捂着自己的肋部。

    身经百战如他,一落地便知道,自己起码断了三根以上的肋骨,万幸的是,并未伤及内脏。

    他再愚蠢,这时候也知道骆阳还是脚下留情了!倘若这一脚的力量再重上半分,断裂的肋骨就会扎破内脏,导致腹腔内大出血,不用几分钟,定然一命呜呼!

    阴沉男子吃力的抬起头,发现眼前这个看着斯斯文文的帅小伙,还是那副吊儿郎当、不以为然的表情,眼中‘玩世不恭’的笑意却不见了,变得冷酷无比,杀意凛然!从一个花花公子变成了真正的杀手!

    “我从十二岁开始杀人,到现在杀过多少人,我自己也算不清了……”

    骆阳淡然说道,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闲事。

    阴沉男子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呈死灰之色,他知道骆阳并没有扯谎吹牛,他自己就是‘杀人者’,此时骆阳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便是‘杀人者’的气息,浓烈如血而炽热,比自己强烈无数倍!

    阴沉男子的心一下沉入了谷底——这要杀多少人,才能培养出这样浓烈的血腥杀意?一百个?一千个?还是更多?

    “万万没想到,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破旅馆,藏着你这样的高手……我黄某人有眼无珠,白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真的该死!”阴沉男子说道:“今日,我和我兄弟看见了你的庐山真面目,已经必死无疑……黄某眼拙,有眼不识高人,死有余辜,没什么好说的,动手吧!”

    阴沉男子眼角抽动了两下,一脸绝然说道。

    骆阳看着他说道:“我不杀你……不是因为你像条汉子!我遇到过的‘硬骨头’不计其数,在北非,有几个‘雇佣兵’的骨头比你硬多了,我拧断他们脖子的时候,可没有半分犹豫!我不杀你们,因为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杀人……”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骆阳从不‘免费’杀人,他的身价可是很贵的,眼前这两个货,要是不拿出几百万美金,即便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喊着让骆阳结果他们的性命,骆阳也绝不愿动半根手指头。

    “你……你真的不杀我们,放我们走?”身材矮小的矮个阴沉男子不敢相信的说道。

    骆阳冷声道:“赶紧滚蛋!趁我心情没变坏之前!”

    阴沉男子看了眼骆阳,呲着牙,满脸痛苦之色的艰难爬起,狠狠一脚踢在已然昏迷过去的大汉腰间,后者一身惨呼,醒了过来。

    “操,大哥……”大汉一股脑爬起,怒声道。

    阴沉男子斥道:“给我闭嘴!再敢说半个字,我撬掉你满嘴狗牙!”

    铁塔般的大汉呆呆看着自己的大哥,一时竟像是彻底傻掉了。

    “您放心,今晚的事,我和我兄弟半个字都不会往外冒的!”阴沉男子说道。

    骆阳不置可否的笑笑……

    “在下黄潮,这是我兄弟铁忠,以后您有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

    骆阳摆摆手打断了阴沉男子、自称‘黄潮’的矮个子的话:“亡命天涯去吧,像我们这种人,注定都是客死他乡的命……我打断了你好几根肋骨,别天天诅咒我就行!”

    黄潮在铁忠的搀扶下走到门口……

    “等等!”身后的骆阳突然出声道。

    黄潮身体一震,以为骆阳突然又改变了主意,为了避免自己行踪泄露,想要取他二人的性命,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苦笑,却十分硬气的没有夺门而出逃跑,回转过身来。

    “咳咳……那个……你们身上有钱吗?”骆阳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门口的两人俱皆一怔——闹了半天,这到底是谁打劫谁啊?!

    “我们两个身上还有五万多现金,要不给您留下,您先用着?”黄潮道。

    “不用那么多……你们跑路也要花钱,就给我留下两万吧——相逢便是缘嘛!”骆阳很无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