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丘子坟 > 第五百三十三章 罪与罚

第五百三十三章 罪与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像是进入了古迹,周围的墙壁上雕刻着一幅幅图画:

    有持长刃者,杀死一人,最后被冠以绞刑。

    有亵渎妇人者,最后被千刀淋身。

    有拐骗儿幼者,最后被长钉柱在屋檐之上。

    有谋杀坑诈他人者,最后被掏出长得凶神恶煞模样的心脏。

    ……

    这些墙壁上雕刻的图画,皆是用来审判犯人犯下的罪行的。

    他们做出了罪恶滔天之事,便被处于痛不欲生之刑。

    ————

    走着走着,这时,前方出现了一幅审判盗墓贼的图案,只见,一个弓背的挖坟盗宝者,得宝后,享尽人间极乐,随后被抓之,半身埋于地底,只露出脑袋,任由日晒风吹,最后被路过的蛇蚁虫啃食致死,只剩下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

    摸金校尉田间看到这一幅画,整张脸一片铁青色。

    就在刚刚不久之前,他被半身埋在了泥土下,处境和这幅画可谓是十分相像,简直入木三分。

    我瞥了他一眼,也不去戳他的痛处,继续往前走。

    没走多久,我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幅图画,陷入了死一般的平静。

    画中有上百人,他们围拢在一起,手中拿着尖利的石头,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刮破了自己的手臂,血滴在地面,汇聚成河……

    “你看,这像不像咱们进入青铜门后,看到的那幅遍地是血的景象?”我指了指这幅画,问道。

    田间还没有从那幅惩罚盗墓贼的画像的阴影当中走出来,此时闻声,便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

    一眼过去,他忽然眼前一亮,惊呼:“是!一模一样!当时就是这幅血流成河的模样!”

    “你我所见略同……但,他们到底是犯了什么罪行,才要这样聚众放血?亦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犯下罪行,这么做只是另有缘由罢了……”

    我看了一眼这幅图案的后方,却见是一片空白,墙上的图案并没有说明这上百人都是犯下了什么罪行。

    “这看起来,就好像是一群人,在祭祀着什么……”田间喃喃道。

    “你说的对。可是,他们在祭祀什么呢?”

    我顺着后方继续看去,一边看一边走。

    很快,前方的图案出现了一块弥漫着的浓浓黑气的大石头,一旁有三人不断的用头颅去撞击石头,以卵击石之下,最后三人头破血流,倒在地上抽搐,流血致死……

    “这和我们路上看到的,一模一样。”我皱眉道。

    “那待会是不是还会出现‘马蜂窝’?”

    田间加快脚步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就马上停下来回身向我招手,大声呼喊道:“快快快,同行儿,快过来,这里真的有关于马蜂窝的图案!”

    我几步上前,果然,前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座座“马蜂窝”——丘子坟!

    只是,这些丘子坟和我们来的路上看到的不太一样!

    这些图案上的丘子坟,和我们所见到的丘子坟一样,但是,坟头探出来了一只只手,丘子坟是透视的,能够透视内部挤满了一堆人,这些人浑身不着任何衣物,像面粉一样拧成一团,他们被一条条毒蛇环身,他们拼命的想要挣扎,钻出外面的世界,可是外面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猪头人,它用一把巨大的剪刀,将那些试图爬出来的人的双手剪断……

    田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也太恐怖,太黑暗了,俺以后睡觉可都要产生阴影了。”

    “他们又是犯下了什么罪行呢?为什么要被处予这样丧心病狂的刑罚?”我看着这一幅幅令人感到惊心动魄的丘子坟图案,心情一阵阵波澜起伏,惊起一层层涟漪,久久无法平静。

    “这一定是墓主用来吓唬人的,但不能不说,他成功了,他成功的把俺想吓到了。妈妈呀,俺现在只想回家睡觉!”田间眼泪都快出来,那样子,好似真的受了惊吓一般。

    我沉淀了一下这些图案的思想,然后继续往前走,可是前方的图案不再,而是变成了一条条变换不停的纹路,有时就像人的经脉,有时却像大树的根茎,有时像水的涟漪,有时像散满夜空的星星……

    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头了,到头处,是一扇不到半米高的闸门,当然,只是形状如同闸门,因为这个闸有些特别,那像是是一把生锈的巨斧,一旦斩下,可断生死。

    “这,是斩头台?”田间上前弯下腰打量了一下,脸色变得一阵古怪。

    我说道:“趴下,可以钻过去。”

    田间翻了个白眼:“俺当然知道,可是,谁敢钻?万一这斧头掉下来,不得把你劈成两半?”

    “……你看,这里有三个字,生死门。”

    我上到这台闸门前,抹开了那顶端横面处的尘灰,显露出了三个雕刻而成的古繁体字——生死门。

    “这摆明了就是要杀人的嘛,谁敢钻?”田间瑟瑟发抖。

    “这生死门,有一个生字,也有一个死字,这便代表,可能让人生,也可能让人死,不过很显然,它只杀有罪人,你又没有罪,怕什么?”我瞅了他一眼,“还是说,你其实有罪在身?但是不说?”

    田间立马心虚了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俺曾经偷过隔壁婶婶的内裤,这算不算是犯罪?”

    “……”

    我沉默了。

    田间惊悚的看着我,问:“这也算罪?”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这也算罪的话,那么,我读书那会趴在女厕所的窗户偷看女同学们更衣,是不是直接得当场处死?”

    “俺滴乖乖,同行儿,你居然这么狠?”田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的经历,可以写成一本书,说多了,你也烦,就这样打住吧,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严肃的说道。

    “写成书?那岂不是一本……十八禁的书。”田间挠着后脑勺。

    “十八禁你大爷,滚。”我抬腿就踢过去一脚,恶狠狠骂道。

    “偷看女同学更衣,这种画面描写起来,难道不是十八禁吗?现在写书可是很严格的!”

    “怎么,你难道是写书的?这么了解行情!”我盯着他的眼睛,质问。

    “不不不,俺怎么可能是写书的呢,俺是一个摸金校尉,说多少遍了……俺是摸金校尉,货真价实的摸金校尉……”田间越说声音越小,心虚得不行。

    “你不会真是写书的吧?为了寻找灵感,所以跑来盗墓?”我盯着田间的双眼,试图看看他有没有撒谎。

    “是是是,俺是写书的,是是是……”田间见解释无用,开始耍无赖了,无论我怎么说,他都点头,承认是是是,这样一来,真相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我也懒得较真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盘问了一下罢了,见他不肯说,也就不去多问。

    我眯着眼睛看向那扇“闸门”,问道:“咱们谁先钻过去?”

    “啥?你打算钻过去?”田间整个人都傻了。

    “不然呢?”

    我瞥了他一眼,皱眉:“难不成你打算就这样原路返回?说实话,我可不想再看一遍那些墙壁上的图案。”

    “俺也不想看……”田间挠着头,“可是,你真敢钻进去?就不怕是墓主设计的陷阱?你钻过去时,突然斧头掉下来……那你岂不是,人头落地?俺可不想看着你的脑袋在地上滚,然后用眼睛瞪着俺……”

    “哎呀,你可真行啊,居然诅咒我?既然如此,那就由你先来吧,你先钻过去,让我来看看斧头会不会掉下来,如果真的掉下来了……我一定会为你收尸的。”最后一句话,我无比肃穆的说道。

    “就算是用刀架在俺的脖子上,钉子钉在俺的鞋子上,一百支针贴着俺的屁股,火烧到了俺的头顶,俺也绝对不会钻!”田间恶狠狠的发出了这种毒誓。

    就在这时,我们来的方向,突然有一个影子先至,并伴随着影子主人的声音响起:“是吗?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那我就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吧,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硬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