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雪狼出击 > 第506章 少尉军衔

第506章 少尉军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06章 少尉军衔

    一周之后,在陈科的运作之下,雪狼小组和陈科等警员,通过秘密渠道,押解泰沙等人,回到了国内。

    回来之后,吴猛就被直接送进了医院,而泰沙也被移交给了有关部门,进行进一步的审讯和侦查。

    林松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之前大家从亚沙国胜利归来,但是那时候大家远没有这么高兴,现在吴猛虽然还在病床上,但是雪狼小组,总算是又凑齐了。

    休整了两天之后,林松跟战友们相约,去医院探望吴猛。

    经过国内侦查人员的审讯,泰沙总算是提供了一些解除仿生纤维的线索,与此同时在国内顶尖的医疗专家的治疗下,吴猛现在已经苏醒,只是他的记忆似乎受到了一些损伤。以前的事情,只能记得一部分了。

    跟战友们来到病房门口,林松轻轻的敲了敲门,护士轻轻走过来,看见这几个穿着军装常服的军人,低声说道:“他现在刚醒过来不久,需要休息,你们探视的时间不要太长。”

    “放心吧,我们会注意的。”林松点头说道,转身就带着几个战友进了病房。

    大家围着吴猛,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很多,却看见吴猛只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我记得你们,但是……又记得不是那么清楚。

    我们是……我们是……”

    吴猛低着头,有些困难的思索着,最终,他找到了那个词汇:“我们是战友!”

    林松将手放在吴猛的肩上:“也是同志,是兄弟!不着急老吴,慢慢会想起来的。”

    就在这时候,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皮鞋的脚步声,病房门被推开,林松等几个雪狼小组的成员赶忙站起身:“队长!”

    进来的人,正是利剑特种大队的队长张雄,张雄看着大家,摆摆手:“坐吧,吴猛,你躺下听我说。”

    林松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就看见张雄对着旁边的通讯员点点头,后者打开了一只箱子,露出了几面的几只精致的木质盒子,上面精雕细刻着精美的花纹。

    张雄轻轻的打开其中一只盒子,林松和战友们一起发出一声欢呼,旁边的吴猛有些蒙圈,林松激动的拉着吴猛:“来!一起来看看,这是属于咱们整个雪狼小组的!”

    林松指着盒子里面的东西,在鲜红的军徽徽章上方,金属绶带造型上,镌刻着清晰的‘二等功’三个字!

    谁都知道,拿到这东西,有多么的不容易!

    在部队上,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一等功,拿命换,二等功,有伤残,三等功,流大汗。’很多人在部队上一直干到退役,顶多也就带着一个三等功军功章回家。

    而现在,张雄将这一排鲜艳的二等军功章戴在大家身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欣慰。

    这时候,林松就发现,张雄的目光闪烁,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宣布。

    果然,张雄在最后帮林松戴上军功章之后,后退一步,拿出了一纸命令:“鉴于林松同志,在屡次行动中,指挥得当。取得了丰硕的战果,同时也无愧于一个军人的责任和担当。

    对此,集团军政治部通过考核,审查,决定授予林松同志干部身份,授少尉军衔。”

    听见这一道命令,战友们纷纷欢呼起来!

    这时候,张雄说道:“行了,都安静一下,我还有好事情要宣布。医生已经对吴猛的身体,做出了评估。我们决定,你们可以护送吴猛回家休养一段时间,然后再归队。

    同时,雪狼小组也可以放假一周,好好放松一下。”

    又是一阵欢呼响起,林松对着张雄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些嘉奖和假期,都是张雄帮他们争取来的。这个队长平时看上去脸黑的跟包公一样,但的确是个体恤战士们的领导。

    当天,林松就带着战友们收拾行装,帮吴猛办理了出院手续,直接开车返回边防市。在回去之前,大家先将吴猛送回到了他的家中。

    几天前,部队上就已经派人到当地,通知吴猛的父母,和他的姐姐吴青,将吴猛‘死而复生’的好消息告诉了他们。

    这个喜讯从天而降,吴家人喜极而泣,当他们真正看见吴猛,却发现吴猛似乎失去了一大半记忆的时候,更是哭成了一团。

    吴猛低声说道:“爸爸……妈,姐姐,我,我记得你们。但是我……我记不全。”

    看着吴猛努力想要想起来的样子,林松和战友们忍不住感觉鼻头有点发酸,吴猛的父亲抱着儿子:“没事儿孩子,记不起来就不用记了,你只要能平安回来,比啥都好!”

    林松和战友们,默默地站在旁边,他们没去打扰这一家人的团聚时刻。最终,大家决定让吴猛留在家中休息几天,剩下的人则一起出发,回到了边防市。

    对于这座城市,大家有着太多的记忆,回来的第一天夜里,林松这个组长做东,请大家畅饮一番,到了酒宴尾声的时候,林松举杯说道:“兄弟们,大家辛苦这么久,是时候各自去放松一下了。

    从今晚开始,我们暂时解散,我住大家过得开心。另外也提醒你们,准时归队!”

    大家欢呼着干了这杯酒,就各自收拾离开了,最终,林松一个人坐在酒桌边上,就听见耳畔传来一阵高跟鞋走来发出的声音。

    一抬头,林松诧异的看见秦雪走了过来,他感觉有点恍惚:“你怎么来了?”

    然而,秦雪却露出了一脸嗔怪的样子,柳眉紧锁:“我怎么来了?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你明明已经回到边防市了,跟你们那帮战友聚在这里喝的一身酒臭,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林松有点心虚:“我们刚回来,解散前也得吃个散伙饭嘛。”

    “散伙饭?又不是以后都不见了吃什么散伙饭!这么喜欢吃散伙饭,那我家的饭你还吃不吃!”秦雪说道。

    什么!

    林松心里咯噔一声,秦雪家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