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八零神医小媳妇 > 第840章 只是恶梦

第840章 只是恶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是绑架加故意的杀人,会判无期或者死刑,尤其是那个医生,还是医生,哥,这算是个什么医生,连这么一点医德都是没有,还如何的当医生?

    “恩,没事,”顾宁摇头,“喻心说虽然凶险,可是却是没有性命之忧的,就是以后这孩子的身体想再养回来,怕不是太容易,”不过他到是没有太担心的感觉。

    毕竟有唐喻心在,就算再是差的身体都没有关系,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唐喻心在的,唐喻心可以将被毒蛇咬的快死的唐心程救回来,那么也就可以救现在的唐心程。

    最多的就是几年的时间,而且唐喻心现在面色虽然沉重,可是却是没了失控,他便是知道,唐心程不可能会出事的。

    可是现在的唐心程却还是让人发寒。

    这么小的孩子,平白的怎么的,却是要受这样的罪。

    他伸出手拍了一下顾宁的肩膀,然后出去,将这其它的事情都是处理好。

    “顾先生,你看看这个。”

    这是一名检查员拿了一叠资料过来,也是放在了顾青的面前。

    顾青带上了手套,再是拿了过来,再是翻过了几页。

    “喻心,你看一下,”他走了过来,也是将这些资料放在了唐喻心的面前,他想这个东西,唐喻心这个当医生的,最是直观的。

    唐喻心接了过来,了了的翻过了几页,而后再是还给了顾青。

    “完了没有?”她问着顾青,她要将弟弟带回家去,这里的不是养伤的好地方,而且这地方,她嫌脏。

    “完了,”顾青点头,“已经全部的取证完毕,我立即会对他们进行起诉。”

    唐喻心这才是动手,将唐心程身上的管子什么的都是拔了出来,这些东西,不过就是束缚唐心程身体的枷锁罢了,有她在,要不要都是无所谓。

    “我来,”顾宁将唐心程抱了起来,这孩子,怎么的,也是跟他的姐姐一样,就没有平顺的时候,小时候差一些被蛇给咬死了,长大了还要受这样的罪。

    只是希望,这么一难之后,他的命运能够顺上一些,不是都说大难说不死,必有后福的吗。

    只是他们走到了外面之时,却是停了下来。

    “喻心,那个要怎么办?”

    顾宁问着还在另一张病上面的吴亮亮。

    “死不了,”唐喻心淡淡的说着,反正会有人将他送到了医院里面,至于日后怎么样,跟她有什么关系?

    顾宁抱着唐心程走了出去,然后便是带着他去了总院那里,至于这里,余下的事情,交给顾青便行。

    “程程……”

    任莉猛然的坐了起来,身上也都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些冷汗,也几乎都是要浸湿了她的衣服。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面的冷汗,也是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

    “莉,你怎么了?”

    唐志年连忙的过来,两鬓间的头发似乎都是白了一些,人好似也都是有些瘦的脱了形,不过才是几天的时间,他就已经瘦到了如此,可见到底有多么的劳心劳力,也是费心费神的。

    可怜的唐志年,好不容易中年得子,可是现在却是出了这样的事,而他不能倒下,他还要顾着妻子,还要顾着那个还是半死不活的儿子。

    还好,唐喻心是大夫,还好,她说没事,还好,这些都是由女儿和女婿担着,还好,不管是任莉还是唐心程都是没有大的事情,他们只是受了伤,他们只是受了罪,可是命却还是在的,要不是是如此,可能他第一个,可能就是要吐血而亡了。

    “志年,志年……”

    任莉连忙拉住了唐志年的袖子,手指甲也是掐进了唐志年胳膊的肉里面,而她现在也是顾不得唐志年会不会疼,因为她更疼,疼的已经感觉不到了一切的疼,也是包括唐志年的。

    “志年,程程呢,我的程程呢?”

    她刚才做了一个恶梦。

    很可怕的一个恶梦,她梦到了她的程程被人害了,全身都是血,一身的血都是要流光了,就连眼睛也都是在流着血,他还在哭着,他说,妈妈,我疼,我真的很疼。

    还好她醒了。

    还好只是一个梦

    还好,一切都是没有发生。

    不然的话,她哪怕是死了,也都是不会原谅自己。

    只是,她的程程呢,她的程程在哪里,她的程程究竟在哪里?

    “莉,你别急。”

    唐志年连忙安慰着任莉,“程程没事,有喻心在的,你也知道喻心的本事,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亲弟弟出事?”

    “你没有骗我?”

    任莉还是不相信,她就是怕啊,怕唐志年只是安慰她,只是骗她,事实上面,她的程程出事了,是真的出事了。

    “我怎么可能骗你?”

    唐志年连忙的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任莉的面前,“你也是了解我的不是吗?如果程程真的出了事,你以为我还能这么轻松的和你说着话吗?”

    唐志年确实是真的没有说谎的,若是儿子真的有个什么好歹,哪怕他再是坚强,再是强撑,也不可能会有如此的精神状态,所以人是真的没有事,只是病了,需要好好的休息。

    任莉认真的打量着唐志年,想要从唐志年的脸上看出来一些什么,而唐志年虽然面色有些憔悴,人也是瘦了不少,头发也是白了,也没有染黑,但是他的眼睛里面,是有疲惫,可是却是没有绝望,那就证明,他是没有说谎的,他们两个人是夫妻,还是十年的夫妻,两个人在一起相濡以沫,比任何人都是要了解彼此,一个人的外表再是骗人,可是眼睛却是不会做假的。

    所以唐志年没有说谎,他真是没有说谎,那么她儿子一定是没有事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了。

    任莉整个人都是平躺在了床上,而她甚至就连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都是不成,全身上下的力气几乎都是被抽光了,还有的,便是那种长久不断的眩晕感,也似乎一直没有减轻过,尤其是知道了儿子没事了之后,她差一些就号啕大哭出了声。

    这一次,她吃了一大亏,而这样的亏,怕是她这一辈子也都是不可能忘记的。

    她被自己的亲生父母算计了,而她甚至还对着那样的父母抱有情意,原来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的父母比起桑志兰那个女人还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