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下一战影后 > 六九五:话语权和分割点

六九五:话语权和分割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宋星身上。

    在监控器屏幕上,管蕊没有站到之前走位的位置里,她非常懂得如何捕捉镜头,深如翠墨的一双眼大半部分时间都盯紧镜头。那双眸在阴暗的牢房背景下熠熠发光,监控器前的监制和导演们几乎能够想象,在这几个镜头播出时观众也一定会被管蕊的双眸紧紧抓住。

    管蕊以绝佳的外表和魅力,将自己这个客串的戏份演成了女主角。

    尽管有些欺负宋星,但陈永浩不想喊停,汪中伟也不想。

    吴糖眼看着监视器前的几个男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全场,心知管蕊已经征服了这几个在剧组最有权力和话语权的男人。

    吴糖心里很急。

    她几乎能够想象,在这段镜头播出后的那个夜晚,管蕊将如何发动舆论的力量,在热搜和通稿里压制宋星。四大花能够维持住今天的地位,演技是绝对武器,营销能力也不会比宋星背后的陈于是差。

    佛系的女王星啊,难道你就这样任由管蕊压制住自己,而在可能带你走入电影圈的陈永浩面前认怂么?

    宋星度秒如年。

    她从没想到演戏是这样考验反应能力。

    管蕊突然变换走位,几句台词说得风起云涌,陈永浩没有喊停,汪中伟也是一脸欣赏。自己如果贸然改变走位,气势跟着攀附上去,那么这段戏将会像是绷紧了的弦一样剑拔弩张。

    她在管蕊讲台词的过程中一直在思索如何应对,管蕊的余光看到宋星斜靠在影棚的栏杆上,摄影机在运转着,而宋星低着头,压根不知道如何找镜头,她心里冷冷笑笑——还以为是多么强大的一个新人,去年化解了时钦约P的丑闻,施柔一离开隋春的庇护连命都丢了,如今又敢在红毯上艳压我,看来除了扮相好,演技很一般。

    管蕊心里有些微微的得意——前辈,就是为了碾压后辈而存在的。

    之后东珠应该没有什么台词了,剩下的大段台词都将是她的表演时间。

    管蕊心中正得意,表演风格越发张扬……

    青鸾转回头,看向东珠略显沉静的一张脸:

    “我阿玛如果被定罪诛杀,你阿玛也会被连累。鳌拜伏诛,后面不知道有多少办案的大臣们会争前恐后地去抄家,寻找他仕途上的错处。无数想要往上爬的官员恨不得这时候在皇上面前露脸,到时候,芝麻大的瑕疵都会变成灾难,你我二家走动得这样频繁,就是戏班子都是轮流唱堂会。你作为贵妃,阿玛倒台了,你靠什么去和怀了龙胎的赫舍里斗?“

    这一番台词说得掷地有声,配合青鸾那会倾诉衷肠的双眸,令管蕊周身绽放出无限光芒。剧组的人都在心中点头,大花旦就是大花旦,剧本昨夜才发到手,今天就有这样的表现。

    就在众人都以为宋星将会被管蕊吊打时,宋星所站的位置有了动静。

    “当然是靠我自己。”

    东珠微微抬起眼皮,黑羽般的睫毛下,瞳孔星河轮转,那光芒像是能够照亮整个牢房,令监视器前的陈永浩心里一动。

    好漂亮的一双眼……

    她明明没有看向镜头,可是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去盯着宋星那双仿佛藏着浩瀚星空的眼眸。陈永浩望了望两边,发现汪中伟和秦品风的目光也都定在了切到宋星脸部特写的屏幕上。

    她五官是冷凝的,一反之前陈永浩令宋星自己判断的要飞扬跋扈,凌厉压众,此刻她的美是一种静态的,可双眸的星光却像是银河流动起来,星辉盛放。

    东珠迈步往前走,身边的小宫女伸手要扶,东珠却没有把手搭在她手上。

    那小宫女脸上一怔,意识到这和之前排练过的不一样,可导演没有喊停。

    她也是在剧组混了三两年,靠跟选角导演谈恋爱才拿着角色的演员,心知这时候不能因为自己穿帮,于是紧守本分向后退。

    这一退,就把东珠的位置让了出来。

    宋星缓缓走了两步半,像是计算好了位置骤然停了下来,最后那半步甚至有些不稳。

    此刻东珠虽然是站在青鸾身后,但却正正好好站在了镜头的黄金分割线上。

    陈永浩和汪中伟互看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女明星之间的争斗,在男人眼里看来尤为有趣。

    俩人的走位跟之前秦品风给二人排练时,完全不一样。

    之前的安排是宋星站在绝对的镜头中间,管蕊瘫坐在地上,而现在,管蕊站在中心位置,但宋星稳稳地站在三分屏幕的分割线上。

    管蕊不是专业摄像师应该也不懂摄影和美术,只以为站在C位就赢了,但其实,宋星所站到的黄金分割线因为符合人类审美而异常好看。

    一条线段的某一部分与另一部分之比,如果正好等于另一部分同整个线段的比即0.618,那么,这样比例会给人一种美感。

    这条线,是最吸引观众注意力,而又有视觉冲击感的位置。

    却只有摄像师和导演、美术指导等专业人士了解。

    宋星笑笑,这笑容就像是一朵花露出毒牙——姐首先是个学美术的设计师,其次才是演员,这种切割方法在设计服装时屡用不爽,点位一找一个准。

    管蕊虽然不知道宋星为何缓步走了过来,但看到主摄影师缓缓调整机位,开始着重于拍摄宋星,意识到她是利用走位把镜头抢了过来。

    她想再挪动身体,却想起陈永浩之前放任自己靠站位抢戏,没有作声,现在自己要是再挪动身子,陈永浩会不会直接叫停?

    如果叫停了,再重新拍刚才的戏份,以宋星敢在红毯碰瓷的强硬作风,此刻肯定抢占先机,直接挡了她的戏。

    自己毕竟是客串,人家女二号挡自己的戏她总不能叫停吧。

    管蕊想给陈永浩留下一个好印象,只等着宋星说完接下来的一小段台词,好接下面的大段台词发挥。却忽然感觉到眼前一黑,原来是宋星头上的旗头阴影压了过来。

    一转身,宋星已经站到自己面前。

    “我扳倒你阿玛,就是为了让我阿玛入狱,这样,皇上才不会忌惮我……”

    管蕊心中一惊,这不是我的台词么,宋星怎么抢我的台词。

    她想要回头喊导演她抢词,却被宋星直接扳住肩膀。

    宋星的台词一阵风般地吹过来,令她没法打断。

    “青鸾姐姐,你想不到我入宫才几年,会有这么大的进步吧。这都是你们自作自受,如果你们瓜尔佳氏不仗势欺人将苏克萨哈等人逼到绝路,今日朝堂之上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赞成皇上亲政?如果你当年不怂恿我入宫争宠,光凭赫舍里能召见义父入宫然后被诛么?“

    东珠对着天牢里一个狗洞大小的天窗惨淡一笑。

    “算计别人,到最后终究是要还的。”

    “咔!”

    陈永浩亲自喊了停,可他明显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