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回七零:老公大人,你被捕了 > 第394章 被沦为笑柄

第394章 被沦为笑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霍家兄弟没见过小孩怼长辈的!

    霍老大最先反应过来,“表哥,这小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说话?我嫂子怎么教育的?”

    陆青尧斜眼看过去,语气沉了沉,深眸不善,“我惯得怎么了?”

    霍老大噎声。

    他看了眼继续忙活的宁清,好像对这个现象一点都不奇怪。

    苒苒才不会觉得父亲会揍她,看了眼来人,最后将目光定在陆狗娃身上,不悦问道:“你来我家干嘛?”

    陆狗娃心里高兴,终于可以说话了!

    “这是我哥哥家,为什么我不能来。”

    “这是我家,我不让你来。”

    向军警惕的看这对面的几人,向前走了一步,将妹妹护在身后。

    宁清将衣服晾好,见几人在门口挡着,心中诧异他为什么不带着进去,礼貌的对着来人点头。

    陆青尧往媳妇身边走,听陆狗娃说的话,好奇问:“谁是你哥哥?”

    向军刚才那副模样,就知道那个小孩口中说的不是他,建设更加不可能!

    陆狗娃天真道:“你是我哥哥呀。”

    陆青尧帮忙收拾着院子,听到回复后,先是一愣,疑惑的看了眼媳妇,见她依旧一副淡定,眼神中带着几分厌恶。

    他了当的回答:“我不认识你。”

    陆狗娃直接被拒绝,当场哭了起来,“妈,你骗我,为什么骗我。”

    瞬间,陆青尧被雷到了!什么!妈妈!

    意思是,他母亲嫁人了?

    那母亲来找他干嘛?

    陆青尧在火车站见到他们几人就觉得不对劲,此刻更加警惕!

    霍淑不好意思的搓手,“有什么事,咱们进去说。”

    霍老二害怕进不了门,反手将大门推开,确保一会周围邻居能听到。

    人最怕什么?被沦为笑柄!

    这么做,只是为了进门。

    宁清看着这个小动作,冷嘲勾唇,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两大侄子。

    陆青尧扬声道:“不用了,就站在那里说!”

    刚做了开门动作的霍老二脸色瞬间不好了!

    宁清也不是个怕事的,和咱们门口的两孩子道:“回去看电视去,向军把我买回来的毛球拿出来。”

    陆狗娃一听有电视,霎时不哭了,胡乱摸了摸眼泪,“妈妈,我想去看电视。”

    霍淑现在最想见到的是亲儿子,看到他眼中露出戒备的目光时,心碎了一地。

    她对小儿子的质问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我了半天没说出来。

    现在见他听了哭声,只是想去看电视,想都没想的道:“去吧,让你的侄子侄女照顾一下你。”

    这两个辈分听到陆青尧耳朵里特别刺耳。

    宁清坐在外面的石凳上,让小儿子把毛线球拿出来,看老公处理这些人。

    陆青尧坐在媳妇旁边,受伤的青筋暴起,脸色阴沉着,见这个便宜弟弟还真往里跑,“站住!”

    陆狗娃吓得一机灵。

    他站在原地,不敢向前,求助的看向身后的母亲。

    搁在以往,他肯定要哭闹,这样肯定能达到目的。

    但是在这个哥哥面前,竟然哭不出来!

    霍淑心疼了,大步走进来,“青尧,这是你亲弟弟,你怎么可以这么吓唬他。”

    陆青尧咬牙,“我和你都断了关系,早就不是母子关系,你给我整这个弟弟,是来膈应谁?”

    霍淑脸色一僵。

    宁清余光看到霍家两兄弟关门走了进来,冷嘲道:“这里不隔音,不管关不关门都一样。”

    霍淑不敢对儿子发脾气,听儿子说话,教育道:“那是你小叔子,你进来不叫我这个婆婆就算了,还对你小叔子,这个态度!”

    宁清笑的轻松,“我老公刚才说了,你两已经不是母子关系,你当然也就不是我婆婆了。”

    陆青尧,“什么表面工作都别做了,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霍淑有些诺诺,“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陆青尧觉得这句话十分可笑,“谁信?”

    他对媳妇道:“老婆,你先上去,这里我来处理。”

    随即他看向不远处的两个便宜表弟,“你两带着这个小孩去介绍所开房间,我这里不会留你们。”

    霍家兄弟不敢说什么,见表哥一下发了这么大脾气,赶紧照做。

    院子只剩下陆青尧和霍淑两人。

    屋子里。

    宁清坐在沙发上打毛线,时不时抬头看眼电视。

    向军从英语书里抬头,看了眼外面问道:“妈,爸……”

    宁清不觉得老公处理不了这件事,“放心好了,不会有问题的。”

    ……

    院子里。

    陆青尧直接问道:“说吧,你来这里是想干什么?”

    “我来看……”

    男人直接打断,“你从来没担心过的死活,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奇怪吗?”

    霍淑愧疚的摇头,“青尧,我知道你恨我,这些年我也想去虎镇看你,可,我怕你怪我。”

    怪?有什么可怪的?

    陆青尧冷呵一声:“怪你给我整个便宜弟弟?还是说怪你为了夫家来找我要钱?断绝协议书你也签了。”

    他不慌不忙的继续道:“就算是给了你们6000块,每个月我给你打的钱,已经足够你温饱,作为一个只生没养儿子来说,我做的已经仁至义尽。”

    霍淑当然知道,可……

    她难以启齿,想了想,一咬牙说出来,“我是为了你弟弟,他是我从娘家买出来的。”

    陆青尧被气笑了,“所以呢?你就仗着我是他便宜哥哥的身份,欺负我儿女?”

    “青尧,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妈呢?”

    陆青尧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就烦躁的很,不想多废话。

    “直接说吧,什么事!”

    “你让宁清帮你两个表弟找个工作,你看啊……”

    霍淑准备给他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没发现儿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男人不等她说完,直接拍了桌子,“不可能,你现在就出去。”

    “你不要护着那个宁清,她回去的时候,我听到她要拿着你的钱给你岳父岳母买房子,青尧我的青尧,你别被她骗了。”

    她见陆青尧转身要走,赶紧拉住,“青尧,算妈求你了,你已经不养我了,不能不管你弟弟,那是我现在的命根子啊!”

    陆青尧:“……”

    他深呼吸,“老婆,报警!”

    霍淑脸色一变,当即松了手。

    要说之前陆青尧还盼望着母亲能改邪归正的话,现在浓浓的失望。  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只留下霍淑一人在院子里站着,茫然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