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58,破碎之握

58,破碎之握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咒语之书的记录中,霍法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他想知道为什么上一代黑魔王和校长为什么要在一个小岛上见面。

    “我看不出来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聊的,格林德沃。”

    迪佩特轻声说:“只要你把遗骸交给我,三个争夺中的岛屿便归你所有。”

    他们在做交易.....迪佩特校长居然和格林德沃做过交易,观看记忆的霍法微微皱起眉头。

    “不不。”

    格林德沃摆摆手指。“我对那些写在纸上的协议不感兴趣,相信阿芒多你也不感兴趣。我们巫师向来信奉等价交换,你把图书馆的位置告诉我,我就把圣者遗骸交给你,如何?”

    “我要先看看。”迪佩特说道。

    他神色淡定,可颤抖的指尖却表明他内心并不平静,霍法观察到了这一点。

    格林德沃挥了挥手,几个穿着风衣的手下沉默地抬着一个大大的黑木棺走了过来,重重地放在了地上。

    霍法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木棺上,那个木棺上雕刻满了复杂的宗教图案,顶端还有一个黑色金属状的山羊头骨。

    他刚想凑近去看看,迪佩特和格林德沃到底要交易什么。

    阿德贝.戈沙克拉住了他。

    下一秒,远处一个男人快步走来,厉声说道:“等一下。”

    霍法探头一看,面色微微一变。

    来人他竟见过,长脸高鼻,正是稍微年轻一些的施密特.鲁特罗夫。那个在禁林和霍格莫德和自己发生过冲突的黑巫师。

    他穿的和格林德沃很像,看衣服的裁剪,应该是格林德沃的下属。

    可是奇怪的是,虽然他现在长得很像施密特,但是他的神态却和自己之前看到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不是禁林中那副冷漠,不择手段,毫无感情的模样。他带着向主人邀功的喜悦表情一路小跑到格林德沃身边,谄媚地附耳低语了几句。

    格林德沃听完后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微笑,他抬头看向对面的迪佩特。

    “刚刚我的手下告诉了我一个有趣的消息,迪佩特校长你有兴趣听一听么。”

    “请说。”

    “我手下告诉我,这个岛突然被施加了禁止幻影移形的法阵,现在任何人都无法从这座岛幻影移形离开了。”

    阿芒多.迪佩特面无表情,没有回答。

    而格林德沃揉着下巴:“校长大人,你似乎,一点都不慌张啊。”

    阿芒多歪了歪脑袋,手指放到了腰间。

    格林德沃打了个响指:“呀呀,我真的是愚笨啊,想来这种禁止法术霍格沃茨也是有的,迪佩特校长肯定已经习惯了不能幻影移形的生活。”

    他用浮夸的口气说道,眼神中却闪耀着危险的光芒。

    迪佩特不废话,他突然抽出魔杖,丝毫不拖泥带水地一指格林德沃。

    伴随着刺目的紫光,以及接连不断地噼啪爆响。

    周围莫名多出了近十个戴面具的巫师。

    他们同时抬起魔杖,魔杖顶端的光芒和迪佩特的法术汇集成一根粗大的紫色闪电,朝格林德沃奔袭而去。

    只是观看记忆,霍法都能感觉那紫色魔咒中蕴含的可怕力量。

    “这就是自诩正义的象征么?阿芒多,你还真是熟练啊!哈哈哈哈!”

    格林德沃大笑地一挥老魔杖,那道粗大紫光还没碰到格林德沃,便被一击打散。

    格林德沃后退三步,金色的头发在狂乱的魔咒力量中散开。他表情怡然不惧,而是充斥着炽热的兴奋。

    四散的紫色电光并没有消散,它们如同游蛇一样四散而去。而格林德沃身后的那些巫师就没有他这么强力了。

    不少巫师在触碰到那紫光之后纷纷抽搐着倒地,施密特也是其中一员,他惨叫着倒在地上。不过很快,他的身躯就变成了一只满是触手的水母,而他本人则不要命的向远处逃去。

    和他一起奔逃的还有好几个巫师。

    迪佩特面色冰冷地说道:“抓住他们,一个不留。”

    迪佩特身边的面具巫师再次齐齐抬起魔杖,每个人都锁定了一个德国巫师。

    “问过我的意见了么!?”

    格林德沃一甩金色头发,他将魔杖以一种古怪的方式握在手中。

    他大声念道:“破碎之握。”

    随着咒语读出,周围的场景迅速开始改变。

    地面颤抖,悬崖的开始碎裂,无数巨大的裂痕和沟壑出现在了海岛之上,海面掀起了巨大的浪花。犹如一场9级地震那么可怕。

    站在震动的中心,格林德沃仰天长啸。

    迪佩特身边好几个巫师猝不及防地掉进了巨大沟壑之中,惊恐的呼叫声连绵不绝。

    观看记忆的霍法眼睛都直了。

    这就是死亡圣器的力量么?

    事情还没有完,格林德沃脸上青筋暴起,老魔杖一挑。

    破碎的地面完全活了过来,它们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手臂,碎石横飞间。迪佩特身边十几个巫师全部被碎石手臂牢牢抓住,束缚在了空中。

    除了迪佩特校长,其他人无一幸免。他们惨叫,却动弹不得。

    眼见这一幕的霍法心中震撼。

    一道魔咒就控制了近十个巫师,好强力的控制法术!

    正当霍法想继续观察事态发展之际,身后的戈沙克拍了拍手掌。

    啪嗒。

    顿时,眼前的所有场景全都停住了。

    大笑的格林德沃,神色苍白的阿芒多.迪佩特,巨大的岩石手臂,挣扎的巫师,四散的魔咒,天空的飞鸟都全部停住。

    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

    霍法转身一看,原来是戈沙克停止了咒语之书的流动。

    “教授,他们......”

    “巴赫,淡定是巫师的优良品格。”戈沙克说道:“除了任务,你什么都不要管。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他站在如雕塑般的格林德沃身边,指着格林德沃说道。

    “这是盖特勒.格林德沃,16岁辍学于俄国德姆斯特朗,26岁加入德国国籍,一个非常强大的黑巫师,天赋异禀。

    在这个场景中,格林德沃使用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魔法。【破碎之握】,成功了控制了近十个法力强大的成年巫师。”

    戈沙克侃侃而谈:

    “破碎之握这是格林德沃自己发明的咒语,它看似魔咒,但其实是一个强力的变形咒,它可以通过魔力改变场景,从而给对手制造障碍,束缚对手。

    戈沙克负手而立,语气平淡道:“既然你主动来找我,那我就让你尝试去了解格林德沃,了解他的魔法。如果米兰达下一次再由变化的迹象,你可以用这个咒语控制住她。”

    霍法看着面前的场景,那些一个个被碎石牢牢禁锢住的巫师,戴耳环的尼蒙赫然也在其中。

    他又扭头看了看表情不变的戈沙克,心里不禁感慨阿格莱亚说的一点都没差,这老头还真是铁血。果然让自己来学高深的防御术了,还是跟格林德沃学。

    霍法:“我会努力尝试。”

    “我需要肯定的答复。”戈沙克刻板道。

    霍法点头,“当然。”

    戈沙克把手搭在了霍法的肩膀上。

    顿时,无穷无尽的白雾包裹住了霍法,眼前的场景迅速的模糊了起来。

    ……

    霍法心里莫名有些焦躁,看戏看一半就被拽出去,那黑棺里是什么?事情的结果到底如何?

    可是这些话他没有问出口,戈沙克也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

    等霍法回过神时,他已经离开了咒语之书,坐回了戈沙克简陋的办公桌前。

    他愣愣地看着咒语之书上的如尼符文。

    大脑里各种迷惑纷沓而至。

    但戈沙克没有在乎霍法的感受。

    “练习吧,如果不会,我可以指导你。”戈沙克说道。

    夜晚余下的时间,霍法在戈沙克的办公室努力尝试了破碎之握这个变形咒。可让他失望的是,这个魔法的释放难度远超自己想象。

    格林德沃的语气和音节他全都模仿了下来,但是当他挥舞魔杖的时候,一点变化都没有发生。

    可能也是有一点变化,霍法感觉自己挥舞魔杖的时候,地上的灰尘抖动了几下。

    但他不确定这是魔法造成的还是挥舞魔杖时被风卷起来的。

    而当他试图和变形魔杖一样,用精神去感知地面,去分析地面的时候,却遇到了极大的抵抗,这抵抗是霍法不曾料到的,就好像地面在反抗自己的精神强暴一样。

    戈沙克对霍法一无所获的结果并没有惊讶。但他也没有在霍法面前演示这个变形咒语。只是自顾自地在羊皮纸上写下了一些关于法术的分析,交给了霍法,让霍法回去自己好好研究。

    只是走到办公室出口的时候,霍法忍不住回头问道:“教授,如果你想让我掌握变形咒,为什么不让.......?”

    “不让阿不思.邓布利多来教你?”

    霍法闭嘴,他确实有这种疑惑。

    戈沙克却摇摇头。

    “你是拉文克劳的学生,拉文克劳的学生有自己的骄傲。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靠自己独立解析这道咒语。出去吧,什么时候掌握了变形咒,再回来找我。”

    ......

    回到拉文克劳塔楼,霍法十分疲惫,可他换完衣服后,却一点睡意也无。他躺在床上枕着手臂,呆呆地看着四柱床上的深蓝色的帷幕。

    忙时他没有办法安静思考,可闲下来之后,大大小小的疑惑全部浮上心头。

    戈沙克说是他把米兰达的父母派去战场,这才导致她父母双亡,从此两人关系破裂。

    米兰达的父母应该是死于那场黑戈兰岛的战斗。

    那这么说来,迪佩特校长和紫罗兰社团成员全都败在了格林德沃的手上么?还真不是什么体面的记录......

    翻了个身,把枕头拍成舒适的形状,霍法又觉得哪里怪怪的,如果只是如此,按理来说米兰达和自己爷爷的关系按理说不会破裂至此。正如她自己所言,这个学校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都有亲人死于战争,作为相依为命的爷孙,难道不应该互相理解一些么。

    还是说,戈沙克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

    ......

    一次补课结束后,戈沙克并没有继续给霍法补课的意愿。他甚至没有再和霍法有更多的交流,对他反而更显疏远。

    说起来,霍法能迫使这位严厉至极的戈沙克教授让步,私下里给自己开一次小灶,已然是非常不易。

    要掌握格林德沃的变形术,还不允许去问邓布利多。

    霍法对于这些拉文克劳的骄傲有了更深的认知,明明有一个相当了解格林德沃的人在身边,戈沙克却对邓布利多并不是很感冒,反而相当疏远。

    学不会变形咒,又不太好去问邓布利多,霍法理所当然的去翻阅了自己那本变形秘籍《解剖万物.结构为王》。他希望能从莫尔根.勒.费伊的这本书中,得到一些指导。

    然而,莫尔根在书中却这样说道。

    【尝试用魔力去改变外物,是低级的,无聊的,愚蠢的,毫无意义的。真正的变形大师,应该尝试去改变自身,一旦自身改变,万物皆会随之改变】

    霍法不认识莫尔根,但这家伙在书里面太多包含个人主观色彩的言论。

    格林德沃都已经用变形术破碎海岛了,难道那种改变在莫尔根眼里也是低级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