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28,大变动!

28,大变动!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霍法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没错,他湿漉漉的,好像被大雨淋了一次一样。

    “哎呀,还发呆!”

    阿格莱亚恼怒地跺了两下脚后,抬起魔杖一挥。

    一颗信号魔咒射向天空。

    随后,一个人影速度飞快地跑了过来。

    “找到了么?”米兰达在风中问。

    “找到了。”阿格莱亚没好气地说。“这家伙头脑好像坏掉了......”

    “别说了,快点走吧。”远处雾气中的米兰达喊道,“马车还有最后一辆,宴会别迟到了。”

    “来了。”阿格莱亚二话不说,拽起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霍法,连拖带拽地将他拉上了正路。

    冲进霍格沃茨的黑铁大门后,霍法看到了一辆由黑翅骨马拖拽的马车。米兰达正在马车上对他招手。

    上车之后,阿格莱亚生气地皱着眉头。

    米兰达则抱着胳膊,表情凝重地看着霍法,“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霍法疑惑不解地将自己看到的东西和两个朋友一说。

    结果她们表情都变了。

    “看到火车底盘,这么诡异的么?”阿格莱亚喃喃道。

    “此前有过么?”米兰达医生一样地问。

    霍法点点头,“去年我曾迷失在马人的魔法中一次,和这次很像。”

    米兰达揉着下巴:“马人的魔法,幻境么?”

    “不对。”阿格莱亚摇摇头。“幻术魔法的施展,是需要介质的。这介质有很多种,气味,图案,物品,等等。可你接触过幻术介质么?”

    “我不记得。”霍法干巴巴地说。

    “我倒觉得不是幻觉。”米兰达耸耸肩,“你想啊,为什么别人都看不见,偏偏霍法能看见。还有,就算有人要施展幻术魔法,目的是什么呢?马人设下幻境是保护禁林,是有明确目的的。

    可霍法看见的东西,听起来一场毫无逻辑可言的梦境,只是混乱的潜意识无机的组合在了一起。霍法,你是不是有什么梦游症?”

    两个拉文克劳的朋友各自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而身处怪诞事件本身的的霍法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摇头。

    幻境?梦游......天知道自己究竟遇上了什么。

    没等他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多加探寻,夜骐马车便停了下来,他们到城堡的主楼了。

    三人钻出马车,两个朋友还在旁边争论不休,一个建议霍法去看校医,一个建议霍法去找心理医生。

    虽然知道她们是好意,但也架不住一直说。

    最后霍法颇有些恼火地说道:“我没病,能不能让我静静。”

    两个朋友对他对诉求充耳不闻,依旧在旁边好奇担忧地叽叽喳喳。

    霍法加快脚步,穿过一群红袍的格兰芬多,进入了学校大厅。

    刚一进大厅,霍法就惊讶地脚步一顿。

    相对于原著中的描写,去年的大厅是严肃刻板了一些,但好歹还是四个长条摆在大厅之中。

    可是今年,霍格沃茨的大厅却完全变了幅模样。

    四大院的桌子被整整齐齐的摆在了四个方向,如同麻将桌的四排长城一样。

    而学校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一目了然。

    在大厅的中间,高高的耸立着一根金属刻柱。那金属刻柱连通着地板和高耸的天花板,上面雕刻着种种繁复的花纹,还有玄奥的魔法符号。

    那颗金属柱在大约两米高的地方断开,纠缠的金属花纹在断处形成了上下两只手掌,两只手掌一上一下。

    最引人瞩目的是,在上下两只金属手掌的中央,飘着一颗浑圆的白色球体。那颗球体散发着朦胧的微光,中间仿佛有星辰盘绕其中。

    它是如此的璀璨,以至于每个进入大厅的人都被它彻底吸引了过去。

    天花板上,不断有微弱而氤氲的光芒洒下。

    “那是什么?”

    霍法震惊地看着耸立的在大厅中央的金属手臂。其他院的学生都和他一样,站立入口,窃窃私语。

    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不同,有惊愕,有好奇,有崇敬,甚至还有恐惧。

    迟一些进入大厅的阿格莱亚和米兰达也是倒吸一口凉气,站在了原地。

    “霍格沃茨宝珠。”

    阿格莱亚难以置信地说道:“相传由四大创始人合力铸造,传说中可以保护学校免于灾难的巫师神器。究竟发生了什么,学校竟然把这种东西给拿出来了。”

    四大创始人合力铸造?

    听见她的话,霍法用精神力场稍加感受,就能感受到整个大厅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保护魔法。

    而精神力场越靠近中间那颗圆球,所能感受到的魔法气息便愈发晦涩。

    啪啪啪!

    这时,大厅中传来了响亮的鼓掌声,打断了学生们的注意力。

    霍法一扭头,竟看到了站在教工桌前的邓布利多,他今天穿了一件带着蓝色的巫师长袍,戴着一顶尖尖的巫师礼帽。

    显得非常典雅和气质非凡。

    “所有人,坐回自己院的桌子,和往常一样。分院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学生立刻分开,各自前往自己的桌子。

    拉文克劳的桌子现在换到了大厅的东侧,霍法坐上了位置,感知却一直停留在那颗宝珠的上面。

    他很好奇,这件从未出现在原著中的宝物,究竟有什么用途。一直到分院仪式开始,他的注意力也不曾转走。

    ......

    ......

    1939年的这一场分院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冷清的一场分院,从那些年轻的巫师戴上分院帽,再到他们被分在各自的学院,鼓掌的人都寥寥无几。

    大厅内绝大部分人都和霍法一样,注意力并不在分院仪式上。

    直到分院仪式结束,教工桌上火光大亮,光芒压下了大厅中央的那枚璀璨的宝珠,众人的注意力才集中在了教工桌上。

    那里首先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音,伴随着咳嗽,一个年迈佝偻的身影站了起来。

    阿芒多.迪佩特的样子比去年的更加不堪,他驼着背,皮包骨头,身体羸弱,骨瘦如柴。本来半秃的脑袋现在更显凌乱。

    他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扶住了腰。霍法开始怀疑自己的校长可能没几年好活了。

    在众人担忧的眼神中,现任霍格沃茨校长阿芒多.迪佩特开始讲话。

    “今年,我们有两个变动。一是我们的副校长兼拉文克劳院院长,阿德贝.戈沙克今年因公事出访苏联,暂时不能任教。在戈沙克院长回来之前,我将任命阿不思.铂西瓦尔.邓布利多教授暂代拉文克劳院的院长,以及副校长一职。”

    校长话一说出口。

    所有人都是一愣,霍法也愣住了。

    但立刻,大厅内的人群出现了两极分化。拉文克劳桌的学生表情纷纷冷淡了下来,其中也包括阿格莱亚和米兰达。

    但坐在格兰芬多那一桌的人却忍不住欢呼起来,他们得意的看着拉文克劳,有人甚至压抑不住的吹起了口哨。

    “肃静。”

    庞大的精神力场把所有的狂热气氛压制了下来,迪佩特校长冷冷地看了那几个吹口哨的格兰芬多学生。

    “你们三个,禁林劳作一个月。”

    气氛瞬间冷至冰点,格兰芬多纷纷闭嘴。

    罚完三个破坏自己讲话的格兰芬多,迪佩特继续说道:

    “当然,依照拉文克劳院的古老传统,邓布利多也将在今年转任魔咒课教师。我相信,他的能力可以完全胜任这一职务,我也希望,拉文克劳的学生可以和往常一样。尊敬,并且信任自己的院长。”

    他说完话之后,邓布利多站了起来。

    他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左手摘下了自己的巫师帽,微微一鞠躬。

    拉文克劳的学生鼓起了掌,但掌声充满了拉文克劳式的怀疑和冷淡。

    霍法的掌声倒比其他人多了一些真心实意,邓布利多暂代拉文克劳院院长和魔咒课教师,这......真是没想到。

    可是仔细想想,倒也正常。邓布利多从变形课老师到校长的职位上,一路都是空白,具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学校也不能随便安排一个外来的人员担任代理副校长的职位。说起来,邓布利多和戈沙克去年在校长办公室交接任务的时候,自己就在外面听着。

    当然,邓布利多来教自己魔咒,霍法个人是觉得没有问题。毕竟是未来最伟大的男巫之一。

    只是,这变形课老师的缺,学校会安排......

    还没等霍法稍微琢磨一下学校的安排。

    迪佩特校长侧身点点头。

    教工桌片的火光似乎更亮了一些。

    随后,迪佩特环视一周,说道:

    “今年的第二个变动。霍格沃茨的变形课老师,将由上一届的最优秀毕业生,来自斯莱特林的----奥西维亚.赫辛.罗曼诺夫担任。”

    一个熟悉的名字传入霍法耳中。

    霍法浑身一震,如遭雷击。

    他猛然抬起头。

    只见一个高挑的少女从教工桌后的阶梯上缓缓走了上来,站在了四大院的桌前,微微一鞠躬。

    奥西维亚穿着紫色的巫师袍,和霍法第一次见面时不同,但除此以外,她没有任何变化。一如既往的森冷,也一如既往地不带一丝饰物。

    在斯莱特林桌热烈的掌声中,奥西维亚坐了下来,之后视线在拉文克劳桌扫视一周,找到霍法后在他脸上停留片刻,随后便收回眼神,一动不动。

    良久,斯莱特林桌的掌声才堪堪平歇。

    霍法呼吸都停滞了片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年的变形课老师居然换成了这个家伙。

    这个一个月之前和共同冒险,最终却决裂陌路的队友。

    “我认得这个人。”

    旁边传来了阿格莱亚凝重的声音。

    霍法缓缓转头看向她,沙哑道:“你认识?”

    “嗯,奥西维亚.罗曼诺夫。1935年的时候,她当时作为德姆斯特朗最优秀的学生,被交换来了霍格沃茨,并被分到了斯莱特林。

    仅两年之后,她便完成了霍格沃茨的所有课程,作为实习生进入了魔法部的黑魔法防御司工作。我真没想到,居然是由她来担任今年的变形课教师。”

    说完,她眨也不眨地看着教师席上的那个人。

    霍法很少在阿格莱亚眼中看到那种眼神,那是一种很奇特的凝视。如果硬要形容,大概就像年轻的项羽看到秦始皇那样,彼可取而代之。

    “等一下。”米兰达突然说道,“罗曼诺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苏联那个魔法部部长......”

    “女儿。”

    回答她的是旁边一位霍格沃茨的高年级学长。

    那位学长摇摇头,叹息道:“她是前任苏联魔法部长康斯坦丁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