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56,改变

56,改变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想,你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邓不利多说完,对霍法眨眨眼,转身走出门去。

    目送邓布利多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霍法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是那块失而复得的拉文克劳的纪念币。

    硬币的正面,是罗纳伊.拉文克劳的头像,她戴着冠冕,拿着天平。

    似乎想对霍法说什么。

    而背面则刻着一排拉丁文:Reperio lux in tenebris

    寻找黑暗下的光明。

    这排字他已经看了无数次。

    霍法愣愣地看着硬币,有什么细节是被他忽略的。

    他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答案。

    只好看着窗外。

    这时,夜幕降临,一轮圆月高悬于天。

    黑暗的夜空中,那轮圆月是如此的明亮,它明晃晃地闪耀在黑暗中,仿佛在无声地提示着霍法。

    霍法从病床直起身。

    寻找黑暗下的光明,霍法抬头看着月亮。

    自己这一年的每一次冒险,好像都能看到这轮明晃晃的月亮,黑暗下的光明,是让自己去月球么......?

    他有些泄气地坐回了病床,可下一秒,他目光聚焦在远处,眉头皱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等等......黑暗下的光明?

    他站起身,来到病房的窗台前。

    在他的视线中,远处猎场边缘巨大的黑湖上,同样映衬着一轮明晃晃的月亮。

    盯着湖面的月亮看了一会儿,所有的线索如同闪电一样贯穿过他的大脑。

    黑暗下的光明。

    他难以置信看着手中的硬币。

    猛地抬起头,喃喃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他一把抄起床头柜上的魔杖。

    一股完全无法言说的力量逐渐从他身体百骸中开始涌现,他不太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力量,但他能清楚的感觉自己大脑中的空白被逐渐驱散。

    没错,自己的目标还没有完成。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他迅速解开了自己肩膀上的绷带。

    随后他换上了自己那身因多次战斗变得破破烂烂的校袍,把魔杖插回自己的腰间。

    随后,大步流星的走出门去。

    经过了大厅,此刻,学校的人群呈现出一种两极分化的状态,一边是狂躁不安,拖着行李箱到处走动争吵的学生。

    另一边却又一反常态的安静,他们看着报纸,一个个安静麻木得如同死尸。

    也许是这些天太多的震撼消息已经消磨完了学生的激情,也许自从阿芒多.迪佩特被发现罪责的那一刻,这个学校的命运便已经注定。

    他们就这样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既不离开,也不讨论。

    混乱的礼堂大厅中央,那颗霍格沃茨宝珠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也许院长们发现连四大创始人的神器也无法让学校免除厄运,放弃了这无用的陈设。

    但这一切暂时不是霍法要关注的。

    在魔法阶梯的帮助下,他快步回到了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在阿芒多.迪佩特被捕后,学校便不再对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有所封禁。

    虽然公共休息室恢复了以往的装修,拉文克劳的雕像重新竖起,壁炉重新燃起了火焰,但里面的学生却是一脸的愁云惨雾。

    米兰达抱着胳膊,正在角落里和阿格莱亚忧心忡忡地说着什么。

    霍法快步走过去,按住了阿格莱亚的肩膀:“手镯,手镯学校还给你了么?”

    阿格莱亚吓了一大跳,劈手就打过去。

    “谁啊!?”

    霍法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看清楚来人,她瞪大眼睛。

    “霍法......?”

    米兰达脸上的愁容渐渐散去,她嘴唇微微上扬:“你终于肯出来啦。”

    “我想通了,这件事还没完。”霍法说道。

    “阿格莱亚,学校把你的手镯还给你了么?”

    “你怎么知道呀?”阿格莱亚说道,“今天给的。”

    “快,拿给我。”霍法说道。

    “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阿格莱亚一把抓住了霍法,有些抓心挠肝地急道:“快和我说说。”

    “没时间了,快点拿给我,等我回来后有的是时间和你们解释。”

    “哎呀!”

    阿格莱亚跺跺脚,但还是快步跑向旋转楼梯。

    霍法转头,小声说道:“米兰达,那个半人国王还在这个学校,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很显然他的目的不会单纯.......”

    “你找到答案了?”米兰达显得十分镇定,她直接问道。

    “还差一点,但已经很近了。”

    “好,我该怎么做?”

    “你带阿格莱亚去找邓布利多,让他保护好你们,如果可以,最好带着其他学生尽快离开学校,我去找最后一把钥匙。”

    这时,阿格莱亚走下楼梯,把那个形状古老的手镯递给了霍法。

    他拿过手镯,拍了拍米兰达的肩膀,随后迅速地冲出公共休息室,走向楼下。

    ......

    ......

    黑暗的地下室,水滴一滴一滴地落在一泊水池内。发出极有规律的嘀嗒声响。

    巨大的落地窗前,奥西维亚盘膝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森绿色的湖水,如同毫无灵魂的雕塑。

    她就保持这样的姿势,不知坐了多久。在她的身侧,摆着一份旧报纸,一份从来没有动过的银质餐盘。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端着餐盘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放下餐盘,缓缓地走到少女的身边坐下。

    “小姐,宣判已经下来了。”

    “嗯。”

    奥西维亚一动不动的回答。

    “不想改变什么了么?小姐。”

    老者忧心忡忡地说。

    “不想。”

    “好吧,注意饮食,你已经很多天没有吃饭了。”

    老者无力地叹了口气,把餐盘放在她的身边。说完,他转身离开。

    可走两步,他犹豫了一会儿,又走了回来,从胸口掏出一只金色的王冠被放在了奥西维亚的面前。

    “对了,阿不思.邓布利多托我把这个还给你。”

    奥西维亚看了一眼那个金色的圆环,摇摇头,轻声说道:“我受够了,莫洛斯。”

    老者手指在金冠上顿了顿,但还是把金冠推在她面前:“如果你不喜欢,就把它毁掉吧。我没有处置它的权利。”

    奥西维亚一动不动,也没有回答。

    花白头发的老者低声说道:“早点和我回苏联吧,小姐。这里不是你的家,你的人生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座学校.......”

    咚咚咚。

    这时,顶上传来隐隐约约的敲门声,老者看了看上面:“有人来了。”

    “不见。”

    奥西维亚说道。

    咚咚咚。

    敲门声更大了一点,老者犹豫了片刻:“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我和这所学校一起离开。”

    “我尊重你的选择。”

    老者叹了口气,起身收拾起了旧餐盘。

    门外的敲门声又响了片刻,随后消失。

    ......

    ......

    霍法站在地下室的奥西维亚办公室门口,面对着迟迟没有打开的大门,眉头紧锁。他有一种猜想,但这种猜想必须要把三把钥匙凑到一起。

    犹豫了大概零点五秒。

    霍法抽出魔杖,指着门:“阿拉霍洞开!”

    砰!

    门栓瞬间崩开。

    霍法猛地推开门,直接就往办公室内部闯去。

    还没闯两步,一只健硕的手臂就抓住了霍法,

    他猛地往旁边一跳,却发现抓住自己的是一个傲罗打扮的花白胡子老头,他穿着整齐的巫师袍,打扮得一丝不苟,此前抓迪佩特的时候,霍法见过他一次。

    白头发老者脸色不善地问:“你想干什么?”

    “我要见奥西维亚。”

    “她不想见人。”

    霍法不想和他废话,直接幽灵漫步消失了。

    但下一秒,他面前的场景便迅速变换。甬道如万华镜一样旋转,变换,重组,楼梯边成了墙壁,墙壁变成了分叉口,分岔口还在自己脑袋上呈三百六十度旋转。

    他不得不退出了幽灵漫步状态,这一刻,整个世界的缤纷变化色彩让他眼睛都快花了。

    是幻术系的魔法。

    霍法一转头,看见白发老头倒挂在旋转的天花板上。拿着魔杖,神色阴沉地看着自己。

    没有时间可以浪费,霍法直接眼睛一闭,大声喊道:

    “奥西维亚,你可以躲在这里,谁也不见。但你无法逃避自己的错误,我们还有工作没有结束。等完成了工作,你想怎么逃避都没有关系......”

    那个高大的老头怒目圆睁,吹胡子瞪眼,抬起魔杖。

    “我说过,小姐不想见你!!”

    霍法不管不顾,继续说道:

    “你以为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么?你以为你打伤了我,毁掉了这所学校,大可以一甩手,大摇大摆地回苏联,像一条冬眠的西伯利亚游蛇?这就是你所谓的命运,这就是你花这么多年换来的结果?”

    老头把魔杖往裤兜中一插,从天花板往下一跃,直接站在霍法面前虚虚握住了他的喉咙。

    “老家伙,你是什么人?”

    霍法怒道。

    “我是罗曼诺夫家族的管家,小姐刚出生就是我在照顾,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

    霍法皱眉老头,他抓着自己喉咙的手仿佛是泡沫做的,没有用一丝力气。

    偏偏他嘴上却大声恐吓:“信不信我直接杀了你?”

    霍法逐渐了然,他挑挑眉,配合得惨叫起来。

    “呃啊!!”

    果然,他一叫,面前旋转的万华镜缓缓分开,幻境消失。奥西维亚修长的身体缓缓从黑暗中显现出来。

    “放开他,莫洛斯。这是我和他的事。”她轻声说道。

    老头立刻“恨恨”放开了霍法的喉咙。

    霍法捂着喉咙,沙哑咳嗽两声说道:“你还有管家,还带到学校来,可真是够特权的。”

    老头对霍法怒目而视:“嘿,臭小子,什么特权不特权的,我负责禁林看守工作,说话可别那么难听。”

    “莫洛斯,出去。”

    “唔。”

    老者尴尬地看了一眼霍法,霍法冲着老头不屑地摇摇头。

    随着砰咚一声门响。

    黑暗的房间里,只剩下霍法和奥西维亚两人。

    “没什么好说的,都结束了。”

    她看着霍法的肩膀,说道。“我累了。”

    霍法快速走到她眼睛眼睛前,金色的眼睛看着绿色的眼睛。

    “你只是消耗完了仇恨的力量,奥西维亚,你还不明白么?仇恨是不会带给你强大的力量,它只会让你迷失,迷失自己的人生目标。”

    奥西维亚侧头:“我不需要一个小屁孩对我说三道四。”

    “我不是来和你说教的,听着,迪佩特明显是被陷害的,如果他真的是半人国王,他会蠢到连自己手下都控制不住么?”

    “我只相信证据,不相信感觉。”

    “证据都是可以制造,你不觉得,我们发现的所有证据,都是故意被安排的么。那个棺材,那些证据,都是幌子,全都是伪物。

    半人国王依然在这所学校,他的目的必然不是寻找图书馆这么简单,我们没有时间了。”

    “你又知道他在哪儿?”

    奥西维亚脸色讥讽:“50个傲罗在这所学校找了一个学期,你敢说你比他们都要厉害......?”

    “你还记得双角海岬么?”

    霍法打断了奥西维亚:“泰晤士港下,那个有很多海豚的地方,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奥西维亚:“记得。”

    “霍格沃茨也有类似的地方。”

    奥西维亚悚然一惊,她立马抬头,直视霍法的眼睛:“你是说,镜像世界?远古图书馆那样的镜像世界?”

    “没错。”

    “可那个镜像世界我们已经去过了。”

    “你如果是古代巫师,拥有创造镜像世界的能力,你会只创造一个地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