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66,他的心魔

66,他的心魔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魔法部部长在门口站了一会,随即和邓布利多对视了一眼,似乎在交换什么意见。

    随后,戴着围脖的魔法部部长先走了进来。

    不知为何,在这一瞬间,霍法看见病房门口的邓布利多给了一个自己有些恳求的眼神,让霍法有些难以理解。

    魔法部部长先坐了下来,然后翘起了二郎腿,十指交叉地坐在对面的病床上,笑眯眯地看着霍法。

    不知为何,他这个动作总是让霍法想到了自己上次探望里德尔的时候。

    “部长。”

    霍法对他礼貌地点点头。

    毕竟是整个英国魔法界最有权势的男人,他不想失了礼数。

    “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他笑眯眯地问。

    还好。霍法谨慎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多谢关心。”

    他表面微笑,内心却摸不着头脑,为什么魔法部部长要来见自己,这家伙,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

    “啊,别拘束。”

    魔法部部长摆了摆手,把手伸进胸口,居然掏出一个扎着花的球形巧克力,递给了霍法。

    “说起来,我曾经也是拉文克劳毕业的学生,还记得我那时候的院长,是阿德贝教授。”

    “啊,谢谢。”

    霍法笑了笑,接过球形巧克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魔法部部长看起来人还不错,但想到邓布利多那个恳求的眼神,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伦纳德.沐恩说道:“最近学校内的人都在谈论你,预言家日报的主编找过我很多次,希望可以让那个英雄见报,但我压了下来。”

    “呃......”

    部长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侧靠在椅子上。

    “那些主编都很好奇,究竟是怎么发生了大爆炸,又是怎么被一个神奇的学生阻止。”

    说着,他还用手指在天空一拉,比划了一下,做了个上头条的手势,笑道:

    “我想,只要我稍微一松口,你可就要成为大明星啦。”

    霍法隐隐感觉到什么,于是他低声说:“部长先生,你要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

    “啊,不愧是拉文克劳的学生,聊天就是舒服。”伦纳德.斯潘塞.沐恩点点头,稍微坐正了一点,压低声音:

    “是这样,我想了解一下半人国王的具体信息。以及他的确切身份。”

    魔法部部长说出这句话时,整个人气场陡然变得锐利,他眨也不眨地审视着霍法,十指交叉于膝。

    霍法一愣,顿时明白了邓不利多那个恳求眼神的含义。

    这位前辈拉文克劳的来意,他绝对不是以一个普通拉文克劳的身份来探视自己这个学弟的。

    这让霍法嘴巴有些发苦,邓布利多怎么把这个烫手山芋送到自己面前来了。还是说,他现在地位声望不足,并不能阻止这位部长的探视。

    如果是一个月前,霍法可以很乐意把半人国王绳之以法,并且交给阿兹卡班,交给威森加摩或者魔法部。他也很乐意找出半人国王的身份,让其他人来帮忙解决问题。

    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

    西尔比的真实身份,他又怎么说得出口。迪佩特校长因为被怀疑是半人国王,被拉去了阿兹卡班,整整关闭了三个月,这三个月,学校差一点就濒临关闭。

    如果现在让魔法部部长知道霍格沃茨的第一任校长还活着,而且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狂人,这会给学校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霍法不知道。

    他没有什么政治头脑,也没有多少谈判经验。但他深知这个世界别有心之人太多了,永远都不缺那些自认为站在道德制高点借题发挥的人。

    这一刻,霍法陷入了和后世的哈利波特完全相反的窘境。哈利波特想尽办法让别人知道真相,可他......

    难道要让学校刚摆脱一个丑闻随后又陷入另一个更大的丑闻之中么?

    名声,公正。

    学校,世界。

    这些东西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没办法说,根本说不出口。

    见霍法一时没有说话,伦纳德.斯潘塞.沐恩柔声说道:“没关系的,孩子。这些事情和你无关,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告诉我,那个半人国王是谁,也方便我们魔法部把他抓回来,你说对么?”

    霍法张了张嘴。

    “呃......”

    犹豫再三,霍法有些艰难说道:“呃......我不知道,您为什么来问我......”

    “换而言之。”魔法部部长打断了霍法,他把自己的二郎腿倒换位置,凑得更近一点。

    “如果你不告诉我们他是谁,我们就没办法给你颁奖,梅林荣誉勋章,皇家荣誉勋章。对么?我们总不能说你战胜了一个身份不明的敌人吧。”

    “我没有战胜他。”

    霍法说道。

    “公众不在乎,公众只需要正能量就够了。你是拉文克劳,你应该明白的。”

    霍法沉默了。

    许久后,他还是摇摇头:“我真地不知道,部长。您去问邓布利多吧,他是教授,他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是么?”

    魔法部部长打断了霍法,这一刻,他的气场开始攀升。“直到他消失前的那一刻,都在和你缠斗。”

    霍法摇摇头,低声说道:“我不太清楚,他为什么要找我下手?”

    “那你说他为什么要找你下手?”

    “可能......可能是看我不爽吧。”

    霍法说道。

    “他和这个学校有关,是么?”

    魔法部部长略微尖锐地说:“那天我看他是带着恨意在破坏这个学校,告诉我,为什么?”

    霍法沉默良久,低声回答道:“对不起,部长,您的问题,我真地不知道怎么回答。”

    魔法部部长笑了起来,那笑容有些莫名的意味。

    随后,他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霍法:“纵容罪犯可不是一个优秀拉文克劳的体现,霍法.巴赫。你还很年轻,应该认清自己的道路。”

    霍法低下脑袋,看不清表情。

    魔法部部长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可霍法却只是低着头,没有了下文。

    “即使什么都没有?”

    “嗯。”霍法低着头,没看他。

    伦纳德.沐恩失望地摇摇头,准备转身离开。就在他转身的一刻,他似乎又想到什么,他淡淡说道:

    “哦,对了。迪佩特在阿兹卡班的时候,曾经托我把这个给你,虽然他出来了,但我觉得还是顺便履行承诺吧。”

    说完,他从袖口抽出一份薄薄的纸盒,扔给了霍法。

    随后,便再不看他,大步走出门去。

    打开门,霍法看见门外的邓布利多微微对他点点头,关上了门,和魔法部部长一起离开了病房。

    看了看手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盒子。

    霍法纠结地靠在枕头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摇摇头。

    西尔比彻底地化作了一把达摩克利斯的利剑,高悬于顶。不仅是他的恐怖的实力,还有他敏感至极的身份。

    在这个风云飘摇的年代,霍法真切感觉到生活的艰难,各种各样的选择摆在面前,有时候明知是错误的决定,却依然去做。其中滋味,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稍微郁闷了一会儿后,霍法打开魔法部部长送给自己的小盒子,里面居然是一本薄薄的手册。

    翻开一看,扉页上写着。

    【弗朗索瓦.勒布伦。此书为1879——1890年研究笔记。】

    霍法一愣,弗朗索瓦.勒布伦......这不是自己魔力手表的制造者么?

    再翻开一看,这本羊皮纸页上面密密麻麻地画着很多线路图,还有一些肌肉解剖图,和密密麻麻地说明文字。

    霍法瞳孔一缩,这......

    竟然是构装技术的笔记。记录有关半人国王构装技术的笔记。

    迪佩特校长这是什么意思?

    ......

    ......

    另一边,霍格沃茨黑湖畔。

    一轮圆月重新从远处的苏格兰群山中缓缓升起,微风吹拂着爆炸后的地面,即使是经历了那样疯狂的战斗,地面的植被却依然不屈不挠地长了出来。

    湖畔的石漫滩上,汤姆.里德尔依旧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地看着远处的月亮,眼神黯淡如灰。

    他已经这么坐了一整天。

    甚至一个月。

    他身后,站着一个高个的斯莱特林女生,她有着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白皙的脸上有几粒小雀斑。

    看着发呆的汤姆里德尔,她有些犹豫地轻声说道:“汤姆,我们该回去了。”

    “安静。”

    汤姆里德尔冷漠地说道,眼睛眨也不眨看着远处。

    “天已经晚了。”

    那个女生弯下腰,柔声说。

    “你自己先回去。”

    “汤姆.....”

    汤姆里德尔依然愣愣地看着远处,年轻精致的脸上古井无波,似乎没有听见身边人的呼喊。

    “汤姆......?”

    “别叫我汤姆!!”

    汤姆.里德尔陡然咆哮起来,他眼泛红光,表情骤然狰狞。

    那女生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汤姆里德尔一惊,随机迅速收敛了自己的神经质,脸上的五官重新变得柔和精致了起来。

    “不好意思,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

    斯莱特林女生怔怔地看着他,嘴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好......好吧。”

    说完,她默默后退离开,目送她走远后,轮椅上的的汤姆里德尔突然开始喘息,开始颤栗。

    一个画面突然闪烁进他的大脑。

    ......

    一个男人飞舞在天空中,他厉声咆哮,无数塔楼随着他的愤怒倒塌。

    ......

    画面断掉,他一个激灵,突然一下重重地捂住自己的脑袋,手指颤抖得就像帕金森病人一般。

    他咬牙切齿,冷汗直冒。

    记忆不断闪回,那一晚上的画面如同斑驳的玻璃碎片一样划过他的大脑。

    岩浆中行走的男人。

    地面巨大的血眼图案。

    将塔楼一轰两半的魔咒。

    那震天的咆哮,那天空中的护盾。

    无一不在刺激着他的心灵,纷杂的情绪让他有如刀割一般的痛苦,那不是他该有的情绪,仿佛一道看不见的黑线束缚在他的精神上,试图拉着他往下坠落。坠落,再坠落。

    弱小......力量......死亡.......

    力量......

    他终于忍受不住,他一下翻身从轮椅上滚落在地。颤抖的手指死死地抓住地面的青草。他重重地喘息着,唾液滴在草地上,额头死死地抵着地面,握拳敲打。

    力量!

    该死!

    ......

    ......

    ......

    ......

    仿佛是冥冥之中听到了他的召唤,远处的黑湖上传来一点水声,他看见远处的湖面上,隐隐约约地好像有一个身影。

    耳畔能听到细微的歌声。

    那歌声如此地空灵,悦耳,又有能够直达灵魂的力量,让他震颤。

    他抬起头,精神深陷歌声之中。

    他开始艰难的爬动......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爬了过去。

    那个一个妙曼的身影,她侧身躺在湖中一块凸起礁石上,戴着一个王冠,对月吟唱,声音带着些许的哀伤和怀念。

    察觉到有人过来后,她淡淡地扫了一眼,随即跳入黑湖,消失得无影无踪。

    歌声嘎然而止。

    汤姆里德尔趴在石漫滩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一个激灵,想要后退着从湖边的鹅卵石漫滩离开,

    可后退中他却摸到一块奇特的东西,入手质感奇特,拿起一看,竟是一本被浸泡得有些湿漉漉的书页。

    书页被泡很久,外加经历爆炸,十分散乱,几乎快要散架。但那古老的材质并非纸质,上面的文字也丝毫未褪。

    《永生.灵魂分裂》

    永生......?

    他翻开书页,只是看了几眼,便一个哆嗦。书本重新掉回了湖水之中。他双腿蹬地后退,眼睛瞪得老大,几乎无法呼吸。

    瘫在远处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吞了口唾沫,脸色苍白如纸地重新爬了回去。

    他如同土拨鼠一样抬首四处看了一圈,没有看到人,黑湖上只有哗啦啦的水响,天空只有一片圆圆的明月。

    他伸出手,定了定神,好像在触碰女神一般碰了一下书本。

    随机他一把攥住书籍,死死攥住,脸色数变。

    最终,他深吸一口气,一把翻开书页。

    一丝不漏的将上面那些古老的法阵和文字尽收眼中。

    看着看着,里德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眼珠泛红,呼吸越发粗重,脸上的光芒愈发耀眼,他胸膛剧烈起伏,剧烈起伏。

    最后他一把抱住书页,倒在石漫滩上,抬头看着天空,露出一个无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