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40,发酵

40,发酵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晚,所有的学生都聚在礼堂大厅。

    大厅的角落有一架老旧的钢琴,它的按键自动上下,发出柔和的叮咚声。黑乎乎的穹顶上燃烧着上千根细细的小蜡烛,闪着蓝盈盈的光。再搭配上下面那群学生千奇百怪的妆容,整个万圣节的氛围显得神秘且阴森。

    按理说万圣节的化妆舞会应该让人感到兴奋才是,可并没有。大厅里充斥着令人压抑的沉默。

    因为有龙在。

    从校外归来的驯龙团队单独有一排桌子,他们坐在教工席的右侧。每个人的身边都立着一头幼龙。

    所有人的眼神都停留在幼年火龙身上,沉默压抑的氛围一直保持着。

    直到雅各波汉扶着老眼昏花的迪佩特校长从门外走进来之后,氛围才稍显平缓。霍法在教工桌扫视一圈,有半数的教授不在。

    斯拉格霍恩,邓布利多,梅乐斯,法蒂尔,他们都不在。

    迪佩特校长走到巨鹰雕像下,咳嗽了两声:“宴会前,我稍微讲两句,今天我把驯龙团队叫了回来,咳咳.......一方面是检验一下成果,这个成果我很满意,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你们能起到带头和表率的作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学生都要向驯龙团队学习和看齐.......”

    .......

    迪佩特在教工席上干巴巴的说了几句话,勉励了驯龙团队一番。让他们好好表现,不要走上歪路,霍格沃茨的未来就靠你们了,诸如此类,巴拉巴拉。

    说完话后,他就在雅各波汉的搀扶下离开了教工桌,其他老师则追了出去,似乎有其他事情需要商议。

    教授刚走。

    沉默的氛围陡然被撕裂开来,座下的学生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成了两派。

    一派对驯龙团队非常亲和,围在他们身边东问西问。

    另一派眼神不甘,但表情却很冷漠的。他们坐得远远的,不理会那些驯龙归来的学生,甚至对他们指指点点。

    霍法的舍友安东尼奥就属于前面一种,他混迹在人潮中,围着那群驯龙的学生,神色激动地问来问去,坐在旁边津津有味地听着。

    (而威廉,他则坐在霍法身边,不屑地低声说道:“哼,不就是见过火龙么?弄得好像谁没见过一样.....我六岁就见过一头挪威脊背龙,甚至还骑过。”)

    霍法默默吃着万圣节的南瓜馅饼,威廉也是当时渡湖的人群之一,只不过当时那五十几公里的黑湖,他游了不到三公里就力竭返回了。

    (威廉则说个不停:“只不过是一群野兽而已,法蒂尔.德拉塞斯居然还说什么修独木桥......真搞笑,我可没见过驯龙的人可以当魔法部部长......”)

    他说着不停,霍法感觉就像有一群蚊子在耳边嗡嗡嗡嗡嗡。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人群中两个月没见的阿格莱亚和米兰达。

    自己两个月没见她们,可想她们的次数也不多,明明坐在原地看着她们,她们的形象却异常得模糊。

    (威廉还在一边说:“我觉得真搞笑,养个龙还要游泳去养。还大言不惭地说玩,真当纳税人的钱是风刮来的啊......那个德拉塞斯,听说家里是开医院的......看样子就不干不净......不像好人......”)

    他的声音混合着其他学生的声音飘在周围,从霍法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右耳进,左耳出,整个大厅都在叽叽喳喳。空气中一种莫名的氛围开始发酵。

    (威廉:“没有你,那些人去年就被炸得灰都不剩了。还在这里装逼,要我说,你不是也过了河么?为什么没让你驯龙......这里面肯定有黑幕,对不对,那个德拉塞斯教授肯定有问题.......”)

    他不厌其烦地德拉塞斯德拉塞斯说个不停。

    这时,一个疑惑出现在霍法脑海。不对啊,德拉塞斯教授在哪里呢,邓布利多又去了哪里,他们在忙其他的事么?

    (威廉:“还带着龙到大厅里坐着,怎么不上天呢,有什么可傲到,没有你,那些人早就死在去年爆炸里了。”)

    .....

    .....

    .....

    霍法正想心思呢,肩膀遭到重重一击,他一惊,回过神来,原来是威廉拍了自己一下。

    “怎么了?”霍法问。他一直在习惯性神游。对方说的话他都没怎么听。

    威廉“我说,那些驯龙的人,没啥了不起的,对么?”

    他这句话说出来,周围立刻安静不少,很多人都看了过来,直勾勾的盯着霍法。

    那是一种渴望肯定,渴望被人认同,被人理解的眼神。这一刻,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摸到了什么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但真实的存在,飘荡在大厅的上空。

    霍法看着威廉的眼睛,心中泛起一丝不忍,他神使鬼差的点点头:“你说得对。”

    威廉眼睛爆发出了夺目的光彩,他激动地和旁边人说道:

    “看,他们可没什么了不起,霍法游过去了也没和那些人在一起。”

    他的话如同一块石头砸进了平静的深潭,霍法还没来得及阻止,它便在学生之中激起千层浪花,立刻,周围的话全都传开了。

    “霍法说他们没什么了不起的。”

    “霍法说那些人屁都不是。”

    “没有霍法他们早死了。”

    “霍法说......”

    一传十十传百。一人传一人,最终,这句话传到那群胡吃海喝的驯龙团队耳中的时候,已经完全变味了。

    霍法不知道传过去的话具体是什么,但只见一个学生和他们交头接耳之后,整个驯龙团队愕然地转过头,用难以置信的神色盯着自己。

    他心里咯噔一声。

    只见驯龙团队里的夏洛克站了起来,阿格莱亚和米兰达当即拉住了她,但被她一下挣脱开来,她大步流星地走到霍法所在的拉文克劳桌旁边。冷冷地盯着他。

    “你刚刚说了什么?”

    霍法一脸茫然:“我说什么了?”

    她怒极反笑:“你说什么你自己不清楚么?在这里装蒜。”

    这时候,另外一个高大的男生也缓缓走到霍法身边,按住桌子,脸色愠怒地说道:“去年我们没有在后面帮你么?这是我们一起做的事,是霍格沃茨的荣光,怎么到这里就成了你一个人的光辉了?”

    伴随着他的愤怒,一只肥胖的瑞典短鼻龙撑起了自己胖大的身躯,缓缓来到男生的身后,打了个响鼻。

    夏洛克的匈牙利树蜂这时候也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原地,朝自己主人的方向爬了过来。

    夏洛克:“你走开,迪戈里,这件事我来解决。”

    高大的男生看了她一眼,摇摇头,“你冷静点。”

    “我不说第二遍。”夏洛克死死地看着霍法。

    男生直起身,沉默地看了一眼霍法,带着自己的短鼻龙转身离去。

    他刚走,夏洛克便一把攥住了霍法的衣领,咬牙低语:“你可以觉得我是傻子,你可以无视我,但是你不能否认我们团队的努力!!”

    她是如此的愤怒,以至于拳头都在颤抖,想必是刚刚传过去的话太过难听。

    霍法试图解释,然而他一回头,那些刚刚私底下传话的学生突然都安静了下来,再也不发出一丝声音,他们就这样看着霍法。千奇百怪的万圣节妆容,再搭配上统一的沉默不语。显得怪诞却整齐,霍法甚至分不清这群人里谁是谁。

    一时间,他被推了出来,站在了最前方。他们的欲望,他们的渴望,他们的意志,如同清晰飘荡在天空中的符号。

    “你们......”

    霍法喃喃,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刻,他成为了集体意志的代行者,再也无法独善其身。

    夏洛克一把将他的头捧转过来:“看着我!你说话啊!你是不是觉得驯龙是件简单可笑的事?”

    “我不那么认为。”霍法立刻否认。

    “不那么认为你说那么难听!?”夏洛克的冰冷的手指几乎把霍法脸抓变形了。

    这时,米兰达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夏洛克的手,息事宁人的说道:“没事了,多大点事,霍法,你道个歉吧,道个歉就完了。”

    道歉?

    米兰达的话刚一说出口,身后上百名学生沉默的眼神瞬间变得如刀子般锐利。空气中沸腾的意志和精神几乎让整个大厅都黯淡下来,他们没一个说话,但信息却清晰的传递到了霍法身上。

    绝不道歉。

    绝不妥协。

    这是霍法从未感受过的压力,这一刻,他个人在想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他直视夏洛克蓝色的眼睛,低语道:“道歉什么,我什么都没说。”

    “什么都没说。”夏洛克笑了起来,笑完,她松开手,眼神彻底冰冷下来,“从前阿格莱亚和我提到你的时候,我还对你有些期待,但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米兰达被夏洛克推开,淹没在了人群之中。夏洛克从腰间抽出了魔杖,往后退了一步,就这一步,所有学生都站了起来他们齐齐后退一步,抽出了魔杖,将两人团团围住,空气中弥漫着暴躁和狂热的气氛。

    经历了去年的黑魔法防御课,他自然知道这种姿态的意思,这家伙居然打算和自己决斗。

    “一定要这样么?”霍法没动。

    “你这么优柔寡断的么?巴赫!”

    她说着话,另一股气机始终锁定在霍法身上。他看见了阴影中,那只悄无声息向自己接近的幼年匈牙利树蜂。它翅膀收拢了一半,那双冰冷的黄眼睛死死盯着霍法。它微微扭动着长满尖刺的尾巴,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细微摩擦痕迹,如同跟随母狮捕猎的幼狮。

    霍法看了一眼树蜂,凝重说道:“我不想和你动手。”

    “然后呢?”夏洛克把魔杖举在鼻尖位置,“你觉得你很大度,不和我一般见识?”

    霍法沉默,那只幼年匈牙利树蜂离他越来越近,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这一次你又要找什么理由从这里离开呢?要不要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借口去厕所一次?巴赫先生!”

    驯龙队伍里的几个人笑了起来,笑声透出一股淡淡地不屑,霍法身后的人群就像被戳中了敏感的神经一样,瞬间爆炸。

    “打就打!”

    “谁怕你!”

    “你以为你是谁?”

    “级长了不起?”

    “教师子女了不起?”

    “还不是靠关系的?”

    .......

    “闭嘴!”

    霍法转头怒吼。

    霍法:“这有什么意义?”

    夏洛克“意义?你不尊重我们,霍法.巴赫。

    决斗吧,赢了我,随便你怎么骂,输了,我要让你当着全校人的面,大声向我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