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53,旧友

53,旧友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汤姆.里德尔相当惊愕,在收到赫奇帕奇学生来信的时候,他并没有太把这个任务放在心上,毕竟吸血鬼对他而言什么也不是。

    然而这座地下城里的光景却大大出乎意料,最出乎意料之外的还是面前这个家伙,他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前方,在这个尸横遍野的地方看见自己儿时孤儿院的对头,对方还光着屁股。

    这诡异的一幕即便是未来的黑魔王也有些承受不来。仔细一想这家伙好像总能做出一些超出正常人理解范畴之外的事,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都是这样,没想到出来之后,他竟然丝毫没变,反而更加放飞自我。

    霍法举着尸体,同样震惊无比,看着身后那个身穿墨绿色笔挺西装的家伙,他下意识的抄起一个僵死的尸体挡在自己面前。

    那家伙帅的就像是从某个老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一样,浑身上下都洋溢着—我正处在颜值巅峰的信息。

    汤姆.里德尔。蛇院的大佬。他怎么也没想到,回来的不是瑞恩,而是这个家伙。这个自己孤儿院的“老朋友”,未来的黑魔王。自从这家伙二年级使用诅咒术精力透支瘫痪之后,这还是霍法第一次见到他。

    他曾经是自己的心腹大患,在孤儿院中就曾经杀死自己的前身,又和自己有某种合作关系,在二年级的时候。

    不过在见识过太多生死之后,他已经逐渐淡忘了学校里那些矛盾,偶尔想到他,甚至还有些怀念。

    但现在却不是叙旧的好时候,自己堕入血池的时候,身上的衣服也一并被血池融化掉了,现在的模样要多羞耻就有多羞耻,而且,在场的斯莱特林人群中,还有女生来着。她们正用看行为艺术家表情捂着嘴巴。

    “呦,汤姆。”

    霍法躲在尸体后,打了声招呼,不动声色的移向墙角。

    “怪胎。”

    汤姆死死的盯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单词。他握着魔杖的手背青筋暴起。就连额头的静脉也突突直跳,仿佛只是看到霍法就让他血压升高。

    “干嘛,一年多没见面,见面就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霍法躲在墙角,转移话题的同时,开始扒面前这个倒霉吸血鬼的衣服。

    汤姆看着周围,“这么说来,这些吸血鬼都被你杀光了么?”

    “别这么说,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乱杀人的人?“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汤姆嗤笑,“失踪的这一年,你在法国地下倒卖炼金武器,暗中支持各种武装势力,要说你手上没有鲜血,我可不会相信。”

    “你消息还蛮灵通。”

    霍法七手八脚的穿上了裤子和衣服,这衣服的原主人比他高大不少,那衣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半个胸膛都露在外面。

    “好大的手笔,你就是专门为了干掉这群人,返回的英国么?”汤姆问。

    “我.....算了。”

    看着那群斯莱特林一脸忌惮的模样,霍法既是好笑又是担忧。他没有办法辩解,汤姆里德尔立刻认定是自己干掉了在场所有人,根本不带怀疑的,只怕其他斯莱特林也会同样这么认为。

    现在,自己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也完全踏进了曼斯给自己挖的陷阱之中。如果这件事传开,那么自己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年代,这所谓的“事迹”对自己一个孤家寡人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威胁。

    德国依然不见颓势,历史的未来依然笼罩在迷雾之中,谁也不知道世界会不会演变成高堡奇人那样的光景。如果被那些德国人知道了这个消息,自己很快就会沦为被暗杀,被袭击的目标,天知道自己喝的下一杯水里,会不会同样带着剧毒。

    必须要封锁消息。

    很快,霍法就确定了自己当前最要紧的目标。先封锁消息,然后再去想击败曼斯,救出修女的事。

    “你们是斯拉格霍恩教授带过来的么?”

    他问汤姆.里德尔。

    “和你有什么关系?”

    汤姆里德尔的魔杖尖端酝酿着危险的光芒,看起来随时准备念咒。

    “带我去见他,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他说。”

    霍法无视了里德尔眼中潜藏的杀意,他还不是未来那个疯狂的黑魔王,不可能堂而皇之干掉自己。如果自己能说服斯莱特林的院长帮助自己封锁消息,那么至少几年之内,自己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证,可以继续自己暗中的活动。

    “你想都别想。”

    汤姆里德尔一口回绝。

    “为什么?”

    霍法愕然。

    “你一言不发离开学校,没人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现在是好是坏,站在哪一边。总之,我可不敢随便带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带去见院长,你死了这条心吧。”

    他昂首挺胸,义正严辞的说道。

    “杀人不眨眼的暴徒.......”

    霍法的眼神转到了他的手指上,在他右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黑色的戒指,那戒指上有一道裂纹,但并不影响它的古老与华贵。

    复活石,冈特家族的传家宝。死神的三大圣器之一,未来的魂器之一,这么说来,这家伙已经逼疯了自己的亲舅舅,并且杀掉了自己父亲全家么?

    见霍法不说话,汤姆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他颇为优雅的张开手臂,“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站在老朋友的角度,我劝你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否则,等我们后续的援军到了,你很可能要被一群可怕且啰嗦的老头关起来,层层盘问。”说着,他眼中露出一丝狰狞的厌恶,“那群老家伙,最喜欢拷问人的道德本性了!!”

    “汤姆。”霍法叹了口气,“这里面的事非常复杂,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需要马上见到霍格沃茨的老师。”

    “如此固执,那别怪我没提醒你。”

    汤姆转身对身后的斯莱特林打了声招呼,“去,把周围的东西都拍照记录下来,再去通知铂尔修斯社团的那些人过来。”他嘴角上扬:“就说我们找到了传说中——拉文克劳的荣光,霍法.巴赫先生。”

    身后的斯莱特林听到命令,有人幻影移形消失。有人居然从无痕伸展背包中拿出了那种老式的,带着木框框和镁光灯的相机,四散开来,四处拍照,如同战地记者。而汤姆里德尔则留在原地,谨慎的看着霍法。

    “你不跟着他们一起?”霍法问。

    “我看着你呢,刚刚不走,现在可别想走了。”

    “你带我回去会让我见到斯拉格霍恩么?”

    “你别想见到任何熟悉的人,巴赫,现在的霍格沃茨,是我的地盘。”

    只剩霍法和汤姆两个人之后,他不再伪装,精致脸庞变得狂热且粗糙,他在原地踱了两步,扭头看着霍法,“过去算你运气不错,有那个德拉塞斯家的小姑娘给你撑腰,那些老师都护着你,可是现在...哼哼,朋友都死了,你觉得还有人会在乎你一个连家族都没有的光杆司令?”

    霍法脸色变得难看。

    汤姆里德尔继续说道:“我知道,巴赫,你是不可能站在我这边的。哼,拉文克劳的傲慢有时候比格兰芬多的无脑还要让人讨厌,所以,你别指望我帮你任何忙。”

    “条件也不讲么?”霍法轻声问道。

    “你现在有什么资本和我讲条件,就在一分钟之前,你连件衣服都没有,还要剥死人衣服穿。”

    霍法上前一步。

    汤姆里德尔立刻后退一步,“打住,打住,我警告你,别想对我动手,这里马上就要被我们的人包围,最好别弄得自己在这世界上毫无立足之地。”

    不过霍法并没有动手,他走到汤姆里德尔身边,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戒指真漂亮,弄到手费了你不少功夫吧。”

    话音刚落,只见里德尔猛地向后退了一步,一副活见鬼的表情看着他。

    霍法耸耸肩:“你那个疯舅舅不杀真的好,不怕他把你的事给暴露出去?”

    汤姆里德尔的脸色逐渐由桀骜变得呆滞,又由呆滞变成了凶残的凝视,他举起魔杖,直至霍法,天空的云层在山呼海啸般的魔力中盘旋汇集,其间闪过绿色的闪电。

    霍法仿佛没看见他的威胁一般,继续抱着胳膊:“要我说,里德尔家族的人虽然算不上无辜,可也罪不致死......”

    “闭嘴!”

    汤姆胸膛剧烈起伏,血压急剧升高,脑门上的静脉突突直跳,咬牙切齿恨恨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消息不见的就那么闭塞,汤姆,要不要我把密室入口的位置也告诉你啊,你最近,应该一直在寻找伟大的萨拉查.斯莱特林传承的宝物吧。”

    “住口!!”

    里德尔脸色变得比地上那些被毒死的死尸还要难看,他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死死的捂住了霍法的嘴巴,做贼一样看了看周围。“你TM再多说一个字?”

    远处几个拿着镁光照相机拍照的斯莱特林好奇的看了过来,似乎在纳闷刚刚还剑拔弩张的那两人怎么就贴到一起去了。

    霍法被捂着嘴巴,不能回答,他只能挑了挑眉,以示尊重。

    噼啪。

    噼啪。

    又是一阵幻影移形的声音,大批大批的成年巫师出现在了宴会广场上,他们大部分人都打扮的和街头普通麻瓜差不多,有的人穿着像个士兵,有的人穿的像个警察,有的人甚至穿着披头士的衣服。不过,在他们中间,还有几个打扮古怪的老头,他们身穿破旧的白袍,背后有十字交叉的锁链,有些人还戴着沉重的脚镣,打扮的一看就是老夫很牛逼很牛逼的模样。

    落地之后,那些普通装扮的巫师发出惊叹:“梅林胡子,这里发生了什么?”

    有人蹲下身子,用手探了探地面的尸体,发出惊呼:“都死了,是谁干的。”

    “我觉得是他们自相残杀。”有人这么推测。

    ......

    身穿破旧白袍的巫师并未参与他们的讨论,他们第一时间转到了汤姆里德尔身边。

    “里德尔,你说你找到了拉文克劳的霍法.巴赫。”其中一个白袍问道。

    汤姆愤怒且扭曲的脸眨眼间消失了,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他立刻亲昵且和善的搂住了霍法的肩膀,“瞧,如假包换。这不就是嘛。”

    说着,他还长叹一口气,帮霍法理了理衣服:“你说你,离开学校就算了,还独自一人跑到这种危险的地方,幸亏是我发现了你,不然被那些吸血鬼抓到了,我可要懊恼一辈子的呀。”

    那语气,那神态,仿佛霍法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弟弟一般。

    霍法强忍胃里翻涌的酸液,挤出一抹微笑:“那是,要不是里德尔大哥来的及时,我真的就被这些吸血鬼牢牢吸成人干了。”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热泪盈眶。

    几个背着锁链的白袍老头一看这架势,皱起眉头,为首一个白袍巫师问道:“是你做的么,巴赫。我可是听刚刚的斯莱特林说,他们来这里的时候,现场只有你一个人。”

    那老头的脸上每一个褶子都刻着古板二字,霍法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于是立刻为自己开脱:“我......”

    可话还没说出口,他便听到汤姆愤慨的说道:“您说什么呢,伊斯瑞尔先生,我和霍法相识十几年,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这里面,一定有某种隐情。”

    霍法惊讶的看了一眼汤姆,他此刻看着自己的眼睛温和的就像苏格兰春日的泉水,如果他是个女性,只怕会当场为此倾倒。但他同时也感觉到,里德尔按着自己肩膀的手掌,正在微微颤抖。

    他心下不屑,面色如常的对白袍巫师说道:“不错,这里的确有很深的隐情,我需要立刻向斯拉格霍恩教授汇报。”

    “不能和我们说?”白袍老头皱眉。

    “抱歉。”霍法摇摇头,“我刚回英国,还是想见见自己曾经的导师。”

    “可以。”

    白袍老头倒也痛快,“既然是你们两个,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里德尔,记得把他安全送去空岛,这里就交给我们。”

    说完,他便返回了人群中,指挥那些穿着各类麻瓜衣服的巫师,让他们搬尸体,做标记,拉警戒线。

    等那些老头四散开来,没人再注意他们。汤姆猛地推开了霍法,仿佛自己刚刚碰的不是肩膀,而是一坨粪便。他在腰上擦着手掌,用只有他们才能听见的语气厌恶说道:“这些老不死的......”

    霍法抱起胳膊,冷笑道:“你倒也真是信任我,一点都不怕我告状。”

    “你以为谁会信你!?”

    擦完手掌,汤姆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我带你去见斯拉格霍恩,但我警告你,别在他面前胡言乱语,否则,我要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