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总裁有毒:娇妻有药 > 第290章 差点失去她

第290章 差点失去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才的情景,他连想都不敢回想。

    连白微被死死箍在一个坚硬却熟悉的怀抱里,她睁开眼睛,茫然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她竟然没死,周围是半空中的景色,她被人抱在半空里,好像刚才的危难,像是一场梦一样。

    虽然看不到救命恩人的脸,可是那股清冽之气太过于熟悉了,除了她那位阴晴不定的金主大人,还能有谁。

    连白微赶紧伸出胳膊,环抱住男人的腰身,唯恐他一个抓不结实,把她掉下去。

    “慕先生?慕先生!”

    她因为刚才的惊吓,声音小小的,还颤抖着,呼唤着他。

    可慕临骁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动,也不说话。

    “慕临骁?慕临骁!是你吧?喂……”

    他终于有了动静,缓缓的,一点点地离开她的颈弯,近距离地看着她。

    他如玉的面容,比平时苍白几分,眼眸漆黑幽深,眼角有几抹凄厉的猩红,定定地看着她,目光十分凶残。

    刚要说谢谢的连白微,刚张了张嘴,他就先恶狠狠地说:

    “你就气死我吧!”

    接着,他猛然噙住她的唇,恶狠狠地亲,暴风骤雨地研磨,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吻得残暴至极。

    连白微死里逃生,被他这样紧拥在怀,又被他狠狠地亲吻,她竟然心头一松,闭上了眼睛,感激的泪水缓缓滑落,被他尽数尝过。

    能还活着,真好啊。

    还好她的金主大人赶来了。

    虽然他很凶很冷很古怪,很爱欺负人,可关键时刻,他如同神兵天降,救她与生死一线时。

    欺负,就让他欺负几下吧。

    可是……

    “疼!慕临骁,你疯了?唔唔……”

    可也不能吻得她要死要活的吧?觉着嘴唇都吻出血了。

    苏尘将绳索收上来时,就看到安稳地窝在慕少怀里的那个小女人,正挥舞着小拳头,没头没脑地乱打他们尊贵的慕大少爷。

    而他们伟大的慕少,还闭着眼睛,吻她吻得那么投入。

    咳咳,简直没眼看。

    亲亲亲,成天的没遍数的亲!她是美味佳肴,咋滴?

    揪着一颗心的苏尘,此刻满心满肺的怨愤,大大的白眼球,狠狠地瞪了几下连白微。

    坐上直升飞机,慕临骁总算不再亲她了,和她紧紧挨着坐,一只胳膊还搂住她肩膀,好像她是他的附属品一样。

    苏尘估摸着慕少应该身上有伤,“慕少,我们去哪儿?”

    慕临骁却扭脸看着连白微,沉声问,“这里怎么回事?需不需要我出手?”

    只要她说需要,他会即刻将这里夷为平地,敢让他的女人差点命丧黄泉,哼,这群宵小之辈,简直不知死活。

    连白微那才缓过神来,先摸了摸斜跨的包里,两本笔记安好,总算松了口气,想了想房间里的情景,觉得她此刻来个金蝉脱壳,是最好不过了。

    摇了摇头,“不用了,后面的好戏没我掺和,随他们怎么样。我们走吧。”

    慕临骁略微点头,对苏尘说,“回家。”

    苏尘点头,同时给南宫忘发送消息,让他迅速赶回慕云山庄,估计着营救连白微时,慕少应该是受了内伤。

    南宫忘那边看到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多年来,武功盖世的慕少,何时受过伤?

    于是回复了:“!”

    第一次坐上直升飞机的连白微,好奇宝宝的模式又开启了,扒着玻璃,向下面各种探看。

    连刚才临近死亡的恐惧,都暂时忘记了。

    哇咔咔,好像经过他们友爱医院的上空了。从上面看,他们医院那么大的地方,也像是个小操场那么小了。

    正看得入迷,慕临骁的薄唇贴在了她的耳边,一股热气吹进她的耳朵里,顿时痒痒得不行。

    连白微禁不住颤了颤。

    慕临骁鹰眸漆黑,近距离看着她吹弹可破的脸蛋,薄唇轻启,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回家再好好审你,罚你!”

    啊,不是吧?

    连白微心里咯噔一下,撇着小嘴,转眸,可怜巴巴地看着慕临骁,一副怕怕的样子。

    明知道她有几分装的,可她那副软萌无害的小模样,还是撩得他心火腾腾燃起。

    她那润泽的唇,被他亲得艳红,水水的,嘟嘟的,看着就让人想再次狠狠地欺负她。

    许是他眼眸里的侵犯性太过明显,连白微吓得猛地转过去小脸,贴在玻璃上,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他按在她肩头的手,慢慢地搂紧。

    想到方才她坠落向下那一瞬间,他还是禁不住心口窝一阵阵地抽冷。

    差点就失去这个小东西了……

    天空中突然飞过来一架直升飞机,也就停留了几分钟的样子,接着就飞走了。

    丝毫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日料店的房间里,已经温度节节升高。

    “女人,给我,给我!”

    谢元浩疯魔了一般念叨着,粗重地喘着,眼前躺着的女人,连五官他都看不清,管她是谁,只要她是个女人那就行了。

    大手在她身上粗暴地游走着,因为情急,两手都烫得发抖,想要解开她的衣服,都没有了什么章法,恼火之下,干脆开始用力撕扯衣服。

    他好热!

    像是暴晒在沙漠中一样,头顶一轮火辣辣的大太阳,晒得他几乎要窒息。

    他需要清凉的水,需要跳进凉飕飕的湖里,像是鱼儿一样畅游在凉水里,好好地降降温。

    手下面触摸到的就是一片清凉。

    他下面滚烫膨胀,像是随时会爆炸一样,胀得他脑仁疼。裤子都觉得紧了,呼吸间都能带动一丝丝的疼痛,他再不做点什么,他觉得他会暴血而亡。

    “给我!我要你!”

    嘶吼着,他三下五除二,将连竹叶的上衣给撕烂了,内衣直接往上一掀,付下脸,饿狼一样又亲又抓。

    “啊……”

    连竹叶是被疼醒的,前胸觉得刺痛,非常的不舒服,好像有重物碾过她一样,酸疼酸疼的。

    等她睁开眼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啊!救命啊!”

    有一颗男人的脑袋,正贴在她胸前,一耸一耸的,至于那份疼痛,竟然是他咬她前面的疼痛感!

    “你起开!混蛋!你是谁?救命啊!”

    瞬间就要崩溃的连竹叶,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语无伦次地嚎叫着,开始了疯狂地挣扎。

    可惜,她头还有点晕,浑身没劲,扑腾几下子,反而气喘吁吁,愣是没将身上的男人踢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