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宝排好队 > 第462章你应该告诉我你的身体情况

第462章你应该告诉我你的身体情况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62章你应该告诉我你的身体情况

    她脸色的苍白,以及嘴唇的干涩,活脱脱像是一个久治不愈的病人。

    让人看了实在是心疼。

    女人痛个经,真的有那么严重吗?她现在的情况,是他百度所查到的那种吗?还是说她身体的自身,还有其他的病症啊?

    “……”

    “你听我的话,你回卧室休息吧,我……我睡一觉,明天醒来,就会好的……”秦雨筱说话的声音,让他感觉她在抽搐,连同气息都与普通人不同。

    她不想说话,身体没有力气,而且每说一句话,感觉都会抽痛她小腹的位置。

    当初在法琳克国的时候,她进修向妇科专家学习。记得有一堂课,讲述的是女人生孩子的过程。

    每开一道宫口,就会比之前更痛,从一级到十二级,正常生育小孩儿的妈妈,都会经历那种痛苦。还不到十级的时候,痛楚就会像把整个人,从腰间的位置,硬生生的砍成了两半一般,痛得生不如死,最后渐渐的变成麻木,毫无知觉。

    她现在小腹的疼痛,已经蔓延到了腰间,就跟生孩子差不多,要生生的把她从腰间的位置一分为二。

    墨北宸默默的注视着她,她这会儿连同眼皮,都在往下垂。

    红糖水不管有用没用,喝了总比没喝要好吧。她每次都这样,倔强得很。他若不逼她喝的话,她肯定不会沾染一点的。

    他端起手中,装有红糖水的碗,自己喝了很大一口含在嘴里。然后把碗放在床头柜子上,双手捧着小女人的脸颊,凑上嘴唇吻上去,强行将口中含着的红糖水喂给她。

    “唔……”秦雨筱那垂下的眼皮,因他的举动,猛然睁开双眼,盯着用手捧着她脸颊的男人。

    他的举止实在是太霸道,狂妄得让她连丝毫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她被动的吞下,他喂给她喝的红糖水,不过很明显那已经变质了吧。

    这种男朋友是不是也太不可一世了?有点不尊重她,他难道听不懂她的话吗?

    她连续吞了三口,才将口中的红糖水咽下去。

    “咳咳……”她轻咳几声,因身体的能力,整个人这会儿都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你要不要自己喝?不喝的话,我就亲自喂你。”墨北宸将床头柜子上,那碗红糖水又端了起来,霸道的质问她。

    对!他的口吻就是质问,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我又不是……不是三岁小孩儿,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很……很幼稚吗?这种红糖水真的对我的身体……没有用的。”秦雨筱的身体太痛苦,却还要花精力去向他解释,她的手一直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腹,为了缓解疼痛,她甚至用手指,使劲的掐着小腹的位置。

    “既然你也知道,你不是三岁小孩儿,那你把这个喝下去,不就好了吗?”他见自己根本就说不通她,干脆端起那个碗,又喝了一口在口中。

    “我……我喝。”为了防止他的‘暴力’,她选择妥协了。伸手抓着他的手臂,让自己坐起身来。端起他手中的碗,将碗中所有的红糖水,全部都喝下去。“这样行了吗?可以让我休息了吧?”她把喝过的空碗还给他。

    她推了一下他的身体,整个人都卷缩下去,窝在被子里面。

    “……”墨北宸没有说话,放下手中的碗,垂眸注视着她的脸颊。

    在她的脸颊上,依旧沁着汗水,一点都没有消退。她有多痛苦,几乎全部都表露在脸上。

    当然,她也想掩饰,不希望墨北宸那么担心她,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五年多了,六十多次,第一次都是她独自一个人,窝在自己的卧室床上,默默的度过这样的痛苦的。

    她不想告诉别人,她有如此痛苦的一面,更不想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即便是墨北宸,她也不想让他知道。

    可现在却偏偏让他,看到了这一幕。

    女性生理期痛经,有很多都是正常的,但那种正常的人,让普通女人都有点承受不住,更何况,秦雨筱这种情况,还比普通人痛苦好几倍呢。

    墨北宸看着她这样,心里隐隐作痛,很想代替她来承受这种痛苦,可他却偏偏不是她。

    他把她身上的被子拿开,防止她感冒,只盖着她的胸口。然后撩起她小腹上的家居服,露出平坦的小腹。继而双手用力的揉搓,让手心发热,最后捂着她的小腹,轻轻的给她按摩起来。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秦雨筱原本感觉小腹上的冰凉感,有了温暖的感觉,尽管还是很痛,可墨北宸这种暖心的举动,却让她心里得到了安慰。

    他怎么会懂得这么多啊?好像他是一个女人,他自己亲身经历过这些一样。又或者他曾经照顾过,生理期痛经的女人。

    可他不是说了吗?她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第一个女人。以前的他,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交往过。

    “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医生吗?难道就没有药物,可以为你暂时缓解一下吗?”他一边为她揉着小腹,一边担心的说道。

    “我不是说了嘛,我睡一夜就好了。”她幽幽的注视着他,回答的声音,气若游丝。

    “你怎么哭了?”他突然发现小女人的眼角,这会儿滑落下一道泪水。“是不是我把你揉疼了?还是说,这种方法不对?不但无法减轻你的痛苦,反而还会增加呢?”他赶紧停下来,蹲在床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为她将脸上的泪水擦拭掉。

    “不是……”她摇了摇头,鼻子一阵酸涩。

    “那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啊。”

    “不是……呜……”她垂下脑袋,脸颊埋在白色的枕头上,伤心的哭了起来。

    小女人突然一哭,让墨北宸更加慌了,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唯一能够想到的是,她现在的身体真的很痛苦,她脸色的苍白,毫无血色的样子,就足以证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