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宝排好队 > 第476章结婚老婆守则

第476章结婚老婆守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76章结婚老婆守则

    “老婆,我帮你呀。”郑衡跑得比韩友莉快多了,硬是把这个难题交给韩友莉。

    韩友莉被迫呆在原地,正视着秦雨筱的等待。

    “那个……我爸妈来陇林市了,他们二老……特别想要一个孙子,可我又不想那么早就生孩子。所以为了让他们俩开心,我就……就把你那三儿子,搪塞到我爸妈那里去了。

    只是让他们陪着二老,逛逛街而已,晚点就会回来。

    雨筱,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我把你儿子要过来,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反而交给我爸妈去了。”

    韩友莉在脑子里,快速的想了一个借口。先打一个亲情牌吧,秦雨筱心那么软,肯定不会生气。

    “叔叔阿姨来了?”她有点惊讶,韩友莉以前有点事,都会憋不住告诉她的,这回居然一字不提。

    “对啊,前几天来的,本来还想让你帮我接机来着,可想着你和墨少刚闹了别扭,就没好打扰。我自己请假去接的。”韩友莉见她半信半疑,此时说话连眼睛都不眨巴一下。

    如果秦雨筱知道,这会儿雷寒乐那三个小家伙,正用计谋对付着秦雪雪,秦雨筱肯定不依,会去找他们的。

    反正,那三个小家伙向她保证,有专人会保护他们,不用她担心的。退一步想,就算秦雪雪知道是三个小家伙在搞鬼,她也不敢真的把他们怎么样,毕竟他们是墨家的子孙。

    “既然叔叔阿姨那么喜欢小孩儿,让他们三个小家伙,陪着他们在外面玩也挺好的。只是叔叔阿姨年纪也大了,他们两个人能看得住,三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吗?”她倒不担心他们三个的安全,就怕韩友莉的父母到时招架不住。

    “他们看不住,会给我打电话的。想必他们肯定玩得特别愉快。”

    “水来了老婆大人。”郑衡将倒好的温开水,端出来交给韩友莉。“雨筱,这是给你的,玫瑰花茶有利美容。”

    “谢谢。”秦雨筱礼貌的说了一声。

    “那我……”郑衡清了清嗓子,蹑手蹑脚的说:“那我去洗衣房,继续洗衣服了,你们俩好好聊。”

    “等一下。”秦雨筱叫住他。“门外有些东西,麻烦你提起来。”

    刚才郑衡开门,突然大叫把她吓了一跳,手中提着的蔬菜实在是太沉,她就放在了门口,一时忘记了,这会儿赶紧对他说道。

    “好。”他点头跑去门口。“来就来嘛,怎么买那么多东西呀?”

    “你要在我家蹭饭吗?”韩友莉盯着郑衡手中,拿着的那些蔬菜肉类。“还是说,你了解我家过得清贫,担心刻薄了你那三个儿子,特意送来这些,让我们好好照顾他们的?”

    “我可以说是来拜师学艺的吗?”秦雨筱将手中的包包,随意的放在沙发上,继而走到门口,把脚上的高跟鞋换下,穿上韩友莉的拖鞋,所有的举动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随意自然,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家里一样。

    “什么意思?”

    “避免有一天,我把自己饿死,所以来请教一下你的老公。不知你可否愿意,把你的老公暂且借给我一个下午,我们俩可能会在厨房里,忙活很久。”

    “你向郑衡学厨艺啊?”韩友莉用异样的目光盯着她。“你不是因为自己,更不担心自己会被饿死,你活了二十多年了,都没有想过哪天做饭,今日突然这样,绝对不是异想天开吧?

    你是因为墨北宸?因为最近彭凤妮,天天给他送吃的,你怕自己会被比下去?”

    “好闺蜜能不能给姐妹儿留点面子呀?你这么赤果果的说出来,真的好吗?”

    没错,她就是临时想要学做饭的,一次不成功,还会有下次。没有天生会做饭的人,她就不相信,自己做不好。

    “去吧,我老公他也就这点能耐。想借多久就多久。”她回坐在沙发上,对着秦雨筱挥了挥手,全程都没有询问过,郑衡本人愿不愿意。

    “我没空。”郑衡直接大声的回复。

    两个女人一致将目光,转移到郑衡的脸上。

    那家伙平时温文儒雅,向来别人说一,他绝对不会说二,这会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咳咳……”郑衡清了清嗓子说:“好不容易遇到我们俩都耍假,家里的被褥,衣物,应该洗的洗,应该拿出去暴晒的晒,马上就快入秋了,太阳就没有这么大了。要是被子里生了虫子怎么办?

    趁着今天下午无事,必需得干完,不然家里的搓衣板有得是。”

    他这是在效仿韩友莉,半个小时之前,给他吩咐任务的口气,那口吻还有字眼,真的是一个字都不差。

    “呵呵……”秦雨筱听到郑衡学着韩友莉,忍不住大笑起来。只因真的是像极了。

    “你……”韩友莉指着那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在秦雨筱面前抱怨,知道她不想在闺蜜面前丢脸,才会这样说出来。

    “对不起啊雨筱,真不是我不帮你,是我真的没有空,我知道哪里的厨师班好,我可以推荐给你报名学习去。”郑衡对着秦雨筱,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继而大步往洗衣房走。

    “真有那么多活吗?”秦雨筱询问着韩友莉。

    “哪里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只是几件冬天的大衣,我力气小才让他洗的嘛,还有就是马上入秋,需要换的被褥啊。”

    “洗刷刷,洗刷刷,哦哦……”郑衡在洗衣房里,欢快的唱起了歌来。

    “你等着,我会让他教你的,我还不信那个歪,他敢真的拒绝你。”韩友莉站起身来,朝着洗衣房走。“郑衡你出来,你什么意思呀?雨筱好不容易求你一件事,你就那么得瑟吗?非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你出来,我们俩好好商量商量……”她站在门口,敲打着门板。

    “商量啥呀,结婚老婆守则,老公对于做家务,是绝对毫无条件的服从。”郑衡在洗衣房里,大声的嚷嚷。趁着韩友莉什么都瞧不见,他把桶里的衣裤,被褥全部都放在地板上,等着向那丫头展示,她是怎么折磨他的,非得要让他手洗,今天下午必需给洗完。

    “你出来嘛,既然那话是我说的,我可以收回啊。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小家子气。”韩友莉不停的敲门。

    他们俩的对话,以及韩友莉的架势,进入秦雨筱的眼中,她不由得开始幻想,假如有一天,她和墨北宸真的结婚了,那么他们俩的生活,会不会也变成这样啊?

    渐渐的她的眼前,出现的画面,不是在郑衡的家里,而是她和墨北宸将来的家,只有他们俩和那三个孩子的家。

    没有一个佣人,就他们两个成年人,以及三个未成年的孩子。

    五个人的衣物,五个人的三餐,全部都落在墨北宸一个人身上,成天啥也不用做,就真的变成了,墨北宸是吃软饭的,一个活脱脱的男保姆,由她在医院里上班挣钱,供着他们四大爷子的情景。

    “你叫什么嘛,说吧,要怎么商量?”郑衡打开门,站在门口,高大的身躯,挡着洗衣房的门。

    “你就帮帮雨筱嘛,别当小气鬼,就算是为了你兄弟墨北宸的幸福,我家雨筱好不容易,主动为了墨北宸上心,想要学习做饭,怎么做一个贤妻良母。你却故意不教她。

    你也不想想看,将来他们俩真的结婚,你兄弟一个人干全家的活,那得多累呀。”韩友莉尽量好生跟他讲话,说得特别温柔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