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宝排好队 > 第620章二十四年前的小男孩儿

第620章二十四年前的小男孩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20章二十四年前的小男孩儿

    “是,我花了很多的钱,才把她找到。而且我拿着她的照片,询问了彭凤妮的叔叔,说那个女人就是秦雨筱的亲生母亲,一点都不会有错的。”杰森走在前面,将铁门打开,然后让秦雪雪跟他一起进去。

    “雪雪姐,那辆车……”小丽走在最后,意外看到一辆黑色的宾利,赶紧拉了拉她的手臂。

    陇林市有钱的人多着呢,开黑色宾利车的人也多,但车牌号自然是只有一个的。那辆车的车牌,分明就是秦雪雪的父亲秦正周的。

    “你去把我的车开远一点。”秦雪雪看着那辆车,赶紧吩咐小丽,把她的车子开走。

    父亲的车子在这里,那么他的人肯定也在,即便现在还没有看到那个女人,她的心里也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那个女人一定在这个疯人院里。

    杰森之前来过这里,所以院长也认识他,在他说明来由后,院长答复他,今天有重要的客人,前来看那位病人,他们暂时可能是没办法见到她。

    秦雪雪也不能强行去找那个女人,无奈之下,只好在疯人院外面等,等待自己的父亲是不是真的在里面。

    “秦先生,那就是你想见的人。”院长亲自带着秦正周,前去疯人院的后花园。

    在花园的草地上,一个中年女人坐在那里,手中采摘着白色的小花朵,脸上带着傻傻的,却又无忧无虑的笑容。

    “二十四年前,我们的挑水工人,在河边发现她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她昏迷了好久,将近两个月才醒过来,每天都依靠药物生存。

    医生说她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会变成一个植物人。可最后奇迹发生了。

    我当时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全部都不记得,还问我们是谁。一看就是在水里缺氧太长时间,导致脑水肿变傻了。

    她平时很喜欢站在窗户前看雨,还时常叫着‘雨儿’,所以我便给她取名为雨儿。

    倘若她真的是秦先生你要找的人,那就太好了。只有她曾经熟悉的人,或者是亲人,时常跟她讲一些过去的事,兴许她还有机会恢复理智。”

    “院长,我可以过去单独看看她吗?”秦正周征求着她的意见。

    “当然可以,不过她毕竟是一个病人,对于陌生人,应该是很抗拒的。即便你是她曾经的亲人,兴许她也不记得你了。你千万不过太急,引起她情绪太过激动。”院长嘱咐着她。

    “好。”秦正周回答一声,便向对面草地上的中年女人,缓慢的走过去。他在草地上采摘了几朵,与她手上一模一样的小花。“云娇……”

    他站在她的跟前,入秋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显得特别的柔和。他的身材很高大,身影把她整个人都给笼罩。

    雨儿抬头望着他,他背对着太阳,脸色都是黑的阴影,完全看不清楚,他具体的长相。

    “你……你谁呀?你叫我什么?”她用手掩饰着柔和的阳光,有点痴痴傻傻的盯着他。

    “你不认识我了吗?”秦正周蹲在地上,伸手温柔的握着她的手,继而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我是正周啊。”

    “谁?什么正周?”她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可是对于她来说,却十分的陌生。她赶紧把他握着她的手,强行给抽了出来。

    “云娇……”

    “谁又是云娇?”她打断他的话质问。“你是在叫我吗?你怎么可以随便给我取名字?我叫雨儿。”

    她嘟着嘴唇,向旁边坐了一点,然后拿着手上的花,把玩起来。

    “你不叫雨儿,你叫白云娇。雨儿是你的女儿秦雨筱。你谁都不记得了,但你还记得你的女儿。

    我是你的丈夫秦正周,我是你的老公啊。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他再一次握着她的手,逼迫她正视于他。

    “什么……什么老公啊?院长说我还是一个孩子,我还没有结婚呢。你可……可不要侮辱了我的名节,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什么秦正周,也不知道什么秦雨筱,你到底是谁呀?”雨儿挣脱不掉他的手,脸色突然显得恐惧起来。

    “好吧,既然你不记得我是谁了,你喜欢雨儿那个名字,我就叫你雨儿吧。”他松开了她的手臂,尽量顺着她。“你很喜欢白色的花是吗?”他把草地上,散落的白色小花,交递到她的手里。

    “对啊,你怎么知道?”她精心打理着手中的白色小花。

    “你需要多少,我可以帮你采摘。”

    “我自己可以摘,不需要别人的帮忙。”她从草地上站起身来,没有穿鞋,光着脚丫在草地上小跑,到前面那一片白色花海里采摘。

    秦正周同样从草地上站起身来,望着那个女人,在草地花海中,欢快穿梭的样子,显得特别的兴奋。

    她一身白色长裙,飘飘若仙,仿佛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一样惊艳。时光不在,她的风韵依旧犹存。

    “云娇……”他大声的叫喊。采摘着白色小花的女人,却把他给无视了。

    她是真的忘记了曾经的一切,全部都不记得了。

    “蝴蝶,好多的蝴蝶……”女人追着蝴蝶在草地里,花丛中奔跑。

    “云娇,你记得雨儿,那么你记得净儿吗?”他走过去,拦下抓着蝴蝶的女人。

    “净儿?谁是净儿啊?我就是雨儿,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多的话,你神经病吧,放开我,我要去抓蝴蝶……”她推着他的手臂,用力的挣扎。

    “雨儿是你的女儿,净儿是你的儿子,当初你带走的儿子呀。你告诉我现在他在哪里,他是否还活着。你说啊……”他的情绪突然有点激怒。“告诉我净儿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谁是净儿……你抓疼我了,放开我……放手……救命啊……”她大声的哭喊起来。

    “净儿,你的儿子容净格!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可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你们。他在哪里……”秦正周迫切的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下落,而冲着她吼叫起来。

    “我没有儿子,我也没有女儿,我是雨儿……你松手,放开我……你是谁啊,救命,救救我……呜……”女人朝着远方的院长,大声的哭喊。

    院长听到雨儿的声音,赶紧带着两名护士跑过来。

    “秦先生,我跟你说过了,雨儿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你不能逼迫她。你这样做会伤害到她的。放开她……”院长强行把秦正周抓着雨儿的手拿开,吩咐护士把雨儿带走。“秦先生,你刚刚是怎么答应我的,为何现在要这样?”

    院长是一个和蔼的五十多岁的女人,她的年纪与雨儿差不多。她对待在这个疯人院里的病人,就像照顾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贴心。她是绝对不容许,别人伤害这里的病人的。

    “你们在河边发现她的时候,可有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六岁的男孩儿?他在哪里去了?他是死还是活?”

    秦正周今天也是第一天,来到这个疯人院,昨天接到消息,白云娇还没有死,她一直都居住在这里。所以,很多事刚刚他都还来不及询问院长。

    “没有,没有什么六岁的男孩儿,只有她一个人。发现她的那个挑水工人,是在芦苇丛中看到的,当时他以为她已经死了,就打算把她捞起来报警,可捞起来后,才发现她还有气息,所以就带回了疯人院。

    若不是她命大,她可能早就死了。你说那个什么六岁的男孩儿,他年龄那么小,肯定早就已经死了。”院长向秦正周解释道。

    秦正周听着这话,手下意识的松开了,抓着院长手臂的手。深深的呼吸起来。

    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说得特别的对,白云娇一个成人,即便活着都已经变得疯疯傻傻了,更何况是一个那么年幼的孩子呢?

    他肯定被淹死了,尸沉湖底,被鱼儿虫了吃掉了。

    ‘我一定会报仇的……’

    二十四年前那个小男孩儿,对秦正周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如同魔咒一般,依旧清晰的回荡在他的耳边。

    整整二十四年了,当初的秦雨筱还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呢。那个六岁的小男孩儿,肯定已经死了。

    可他那股发狠,充满仇恨的目光,却让他时刻想起,当年被他烧死的容天含,在火海中临死之前的狠戾模样。

    “等一下。”秦正周见院长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赶紧叫道:“当年那个挑水工人,具体在哪里找到雨儿的,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我一会儿让他带你去吧。”

    “谢谢院长。”他赶紧道谢,紧接着又说:“刚才的事,真的很对不起。是我太久没有见到她了,情绪太过激动才会如此。

    我能不能请求院长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吧。”

    “雨儿在这里的事,除了我之外,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希望她在这里,能够平静的度过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