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灰塔的黎明 > 第四十七章 部族的阴影

第四十七章 部族的阴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车,在草原上缓慢的前进着。事实上马车前进的速度已经慢到和人步行的速度差不多甚至尤有不足的程度了,这主要是因为草地增大了行车的难度,而草原上显然也不会有供车辆行驶的道路。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乘车的人们都能接受这样的速度。

    “我们应该放弃这辆车,拉车的马有两匹,我们两人一匹刚刚好。”这已经是巴图两天以来第三次试图说服其他人这么做了。

    “我已经说过好多次了,这两匹马不是你们常骑的那种,它们是拉车和驮货的种类,你坐在它们身上它们根本跑不动。还有,车里有储备的食物,放弃马车的话,即使每人背在身上一部分也要弃掉将近一半。再说有车厢的帮忙,我们至少不需要风餐露宿。”洛萨百无聊赖的挥舞着马鞭,对坐在他身边的男孩说道。自从被伯爵轻易打倒之后,巴图就对前者表现出了异常的尊重。

    因此,男孩没有再说什么。他沉默的看着那两匹拉车的马,试图找到证据说明它们也可以完成载人的任务。可,没过多久,两匹马就停了下来,“怎么回事,离中午还有段时间,我们得继续前…”

    巴图的话在看到洛萨的表情后自然的停住。他顺着驾车人的目光看过去,在远处略微隆起的小丘上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可还不等他认出更多的细节,那个影子就消失在了小丘的后方。“啧,阴魂不散的家伙。”洛萨吐了口唾沫,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好了,那家伙已经走了,我们继续上路,等一下,你这是怎么了?”

    这次轮到男孩的表情难看起来了。可以明显的注意到巴图的脸色不对,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那个黑影消失的小丘,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这是你第几次看到他了?”巴图问道,声音中略带几分颤抖,他好像十分恐惧。

    “如果我没有看漏的话,应该是第二次。怎么了吗?你知道那家伙想干什么?”以洛萨的目力,他可以确定自己看到的黑影并不是什么怪物或者幽魂,那是一个人,骑在马上的人。而一个骑手在如此远的距离长时间的观察马车的动向,这让伯爵本能的感到不快。可他毕竟不是这片草原的孩子,不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在洛萨看来,也许对方只是在确认他们是否怀有敌意或者要侵犯他们的地盘。

    “他是斥候,他的出现意味着部族的头人已经聚集,明天就是第三天,后天晚上就是满月!”男孩惊恐的喊叫着,他说的话里开始夹杂进草原人的土语,可即使是他还没那么惊恐时喊出的内容,也超出了洛萨能够理解的范围。好在,伯爵知道谁能解决这个问题。

    中午的时候,马车停下来让马儿和乘客都有时间在平静的草原上进食和休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坐着马车进行长途旅行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纵然那是来自烈锤领匠人之手,在王都中都颇受欢迎的,整个苍狮坐起来最舒适的马车也不行。

    “怎么样?”洛萨向走过来的起司递上水袋,边说话边用下巴指了指坐在一旁的巴图。他知道法师一定有办法了解到男孩到底想说什么,也肯定能理解在男孩的话里什么信息才是真正关键的。

    起司的表情不大好,他接过水袋喝了一口后才缓缓说道,“不太好。按照巴图的说法,我们已经被一群,准确的说是好几个部族的联合给盯上了。如果你没有漏看的话,这些联合起来的部落将会在后天清晨对我们发动攻击。”

    “什么?”洛萨的表情有些错愕,他不是无法理解一行人被草原上的游牧民当成劫掠的对象。但好几个部族的联合?这对于一个只有四个人的小队来说未免太大张旗鼓了不是吗?要知道以往游牧民对烈锤发动的侵略也不过是以单一部族为单位,复数部族的联合是十年甚至二十年才会发生的事情。彪悍的游牧部落不会轻易团结在一起,除非有一位足够强大的统帅,或者足够诱人的利益。

    法师无奈的耸了耸肩,老实说如果不是巴图用自己猎鹰的性命发誓,他也不会相信这骇人听闻的消息。因为这实在是完全没有道理,草原上的劫掠无非是为了两件东西,物资和女人。诚然,这两样东西起司他们都有,可不论是马车里的饮食储备,还是阿塔兰忒的存在,都不足以引来如此兴师动众的阵势,这简直是在拿弩箭射蚊子。

    “理由呢?他们是奔着谁来的?你?还是巴图?”伯爵毕竟是个务实的人,在短暂的诧异之后,他很快推断出了草原人发动攻击最有可能的两个理由。首先就是起司,虽然法师本人从来没来到过这片草原,可他身上的灰袍不仅仅能带来冰霜卫士那样忠实的盟友,也有可能成为他人复仇的目标。而除此之外,巴图作为小队中唯一一个草原人,他也有可能成为对方的靶心,如果这个小子是水羚部族头人的继承人或是有着某种显赫且重要的地位,那他就有可能成为这些部落想要劫持的对象。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很可能和我们两个都没什么关系。”起司的话是认真思考之后的结果。平心而论,草原是一个比大海还要少被施法者光顾的地方,因为这里有着天然的排外性,那种天高地广的辽阔很容易让不适应这里的人感到慌乱,它没法提供条件给施法者潜心研究。所以历来除了草原上土生土长的萨满或巫医,鲜少有外来的法师会和这地方产生什么瓜葛。

    而巴图,起司自有办法分辨他有没有对自己说谎,因此当男孩解释自己身世的时候,法师很快相信了他。巴图,只是水羚部落一名驯鹰人的孩子,他的父亲死于一次外出狩猎,据说是被临近部落的猎人射杀以抢夺他的猎物。这种事情在草原上并不算太少见。在父亲死后,巴图的母亲依照传统成为了他父亲弟弟的妻子,摆在男孩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他变成一个注定不会受到优待的继子,还要放弃他的猎鹰;要么,他就得证明自己有作为一名成年男性为部族做出贡献的能力。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那么迫切的想要得到阿塔的青睐,不管在哪种文化中,结婚都可以被视为从幼年迈向成年的代表性转变。

    有着这样出身的男孩,不足以成为被人盯上的目标。

    “这么说来,这完全没道理啊。他们的目标不是你和巴图,也不是物资和女人,那还能是什么?我虽然和他们打过几次仗,但那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他们不可能还记得我。”洛萨皱着眉头,喃喃着。

    “在这里瞎猜没意义,想要知道答案,就得付出些行动。”起司对他的同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