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七二章 七罪宗——审判之日(10)

第二七二章 七罪宗——审判之日(1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成默的图已经传到“角色图集”里面,但是尚未审核通过,等通过审核了,我会告诉大家,到时候麻烦大家比个心)

    2020年,12月23日中午1:00。

    克里斯钦菲尔德,太极龙双塔驻地。

    成默从床上坐了起来,穿衣下床,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戴好。此时房间里空无一人,不仅白秀秀不在,就连谢旻韫也不在,这叫成默略感奇怪。因为陈放的潜在威胁成默让白秀秀找了个理由将自己从原来的寝室调走,躲在了他认为最安全的谢旻韫和白秀秀的双人间。

    这几天白秀秀很少在房间里出现,即便出现都是挑选的成默进入阿斯加德的时间段。成默看了眼白秀秀的床铺,虽然叠的整齐,像是没有动过,但放在床下的箱子,摆放的角度却和昨天有些许不同,加上化妆镜前有淡淡的粉脂和香水味,成默就知道白秀秀上午在房间里。

    成默不太清楚白秀秀有没有刻意避开他,就他猜测,白秀秀忙是真的,刻意避开他的心思也有。成默穿好鞋子走向了窗边的书桌,往常这个时候谢旻韫都在桌子边学习,她很少离开房间,不是在看书就是冥想,然而今天却不在,这是成默奇怪的原因。

    他走到书桌背后的窗户前,拉开窗帘朝外面望去,天空阴沉,细密的雪花纷纷扬扬,整个克里斯钦菲尔德变成了雪国,尖顶屋檐上全是白皑皑的雪。虽然穿着恒温的太极龙制服,还是呆在有暖气的房间里,成默却感觉到了冰冷的寒意。他站在窗前眺望属于日夲神风的院子,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两行脚印从院子中间直直的劈过,像是一幅机械的画。

    注视着雪景静默了片刻,成默放下了窗帘,从口袋里拿出黑死病手机打开了秘密邮箱看了一眼,西园寺红丸已经回复了他的邮件,言辞婉转的表示对阿斯加德所蕴藏的秘密不感兴趣,也不敢和成默合作,得罪星门。

    屏幕上这个黑漆漆的‘敢’字在成默的瞳孔里跳动,他举着手机闭上了眼睛,将迄今为止西园寺红丸与自己的对话全部过了一便,才开始回复西园寺红丸的邮件。

    “红丸君,我们不谈阿斯加德能收获什么,我只想问你,难道挑战星门不是件有意思的事情吗?”成默只是打了这一句话便点击了发送,然后他便打算去洗脸刷牙,没料到刚走到洗手间门口西园寺红丸就回了信。

    成默点看邮件,只见西园寺红丸写道:“默酱啊,你对我理解不够深刻啊!我来跟你说说,我一直对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厌倦无聊而感到奇怪,曾经我归咎于家庭和自身的原因,后面有一次我去做体检,才发现自己的脑子也和一般人不一样,我的大脑掌管恐惧的杏仁核比一般人要迟钝。”

    成默刚把这封信看完,就收到了第二封信。

    “也就是说我必须受到比一般人大得多的刺激才会感觉到害怕。只有在这个时候我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才会急剧分泌。所以,我并不是感觉不到恐惧,而是需要很极端的刺激我才能感觉到恐惧。而我只有在感到恐惧,并战胜让我恐惧的事物之后才会愉悦。”

    “因此我才会喜欢那种走钢索般直面死亡的滋味,那真是甜美到像毒药的滋味。但我只能挑战生存极限,只有在挑战极限并突破极限的状况下,我才能获得极致的愉悦。送死,并不能给我带来任何愉悦的感觉。挑战星门当然有趣,但送死并不是件有趣的事情。就目前来说,在我没有成为神将之前,我不会对星门有太多想法。因为那与送死没有区别。”

    三封信之后,西园寺红丸没有继续发。成默想了下,进了洗手间坐在马桶上开始打字:“红丸君,在面对恐惧这件事上我与你相似。不过我的恐惧刺激点很高并不是因为家庭、性格或者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因为我从小就有心脏病。我在和随时都可能到来的死亡搏斗中锻炼出了一颗冰冷的心。我必须让自己的情绪不能剧烈的波动,这导致了我和一里一样,也很难感到愉悦......”

    成默点击了发送,接着开始写第二封信。

    “曾经我认为自己喜欢安全感,但随着我进入了里世界,我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并不是安全感,而是在刀尖游走的强烈刺激,只是以前的我并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才会错误的认为自己喜欢安全感。但我并不是因为喜欢这种刺激才加入太极龙的,也不是因为喜欢这些刺激,才尽力和星门对抗。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过是附带的。我研究过遗迹之地,发现很多内容指向明显,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但这些内容却是不容许讨论的......你说你的目标是成为神将,那你可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

    “什么?”西园寺红丸秒回。

    “我想知道究竟谁是‘造物主’!我想知道天选者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成默打完这两行字,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来,他的手指悬停在“发送”上面迟迟没有落下去,隔了好一会,成默才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点击了发送。

    这一瞬间,成默觉得有些胸闷,周身发冷,像是窗户外面的寒风透了过来,将他吹的像是随风飘荡的树叶。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在天选者论坛上没有人讨论这件事,而私底下,太极龙的学员们可以闲聊,却不能询问和研究,对于任何乌洛波洛斯拥有者来说,这都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如此重要的事情却不允许讨论和研究,这实在是极度的不正常,更加不正常的是所有天选者都在这庞大的不容忽视和逃避的迷雾中保持缄默。

    成默想起了自己写过《人类起源》的父亲,一个强大的天选者,就这样轻易的死在了意外之中,他略有些迷茫的目光竟变的深沉,阴郁,冷峻。成默握紧了手机,他挺直身体,转头看向了洗手间里的镜子,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想要知道这是他真实的愿望,还是仅仅只是为了欺骗西园寺红丸。

    他盯着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克制这探寻危险奥秘的心,之所以要克制,就是因为渴望。

    也许是因为他是他父亲的儿子;也许是因为他有强烈的求知欲。

    成默觉得他在被看不见的命运牵引着向前走。

    他浑身直冒冷汗,就在这时手机震了一下,成默低头,看见自己收到了西园寺红丸的回信,他划开邮件,输入密码,立刻就看见了西园寺红丸发来的邮件的正文。

    “有趣极了!”

    “有趣极了!”

    “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有趣极了!”........

    .......

    整张屏幕都被这句加黑加粗的“有趣极了!”给占据,成默仿佛看见了西园寺红丸肆无忌惮的阴冷笑容。

    这感觉就像刚才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

    (本章BGM——《T-KT》泽野弘之)

    “没下楼吃东西?”谢旻韫关上房门,一边朝房间里面走,一边说。

    坐在书桌里的成默从电脑前抬起头,看着谢旻韫摇了摇头说:“不是很想吃。”

    谢旻韫走了过来,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德芙”巧克力放在桌子上,若无其事的说道:“刚才我叔叔给了我两块,我吃了一块,跟你留了一块。”顿了一下谢旻韫又看着成默的额头问,“怎么出汗了?热嘛?”

    成默没有去拿巧克力,而是推开电脑椅站了起来,他绕过桌子走到谢旻韫的旁边,稍稍探头凑近谢旻韫的脸颊闻了闻。

    谢旻韫被成默突入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吻她,下意识的向后仰头闪躲了一下,微红着脸颊说:“做....做什么?”

    “你骗人,你刚才没吃巧克力,你唇齿间没有巧克力的味道。”成默伸手搂住谢旻韫柔软纤细的腰肢说。

    “没骗你,有必要为了一块巧克力骗你吗?”谢旻韫轻轻的说。

    “那让我尝尝!?”

    “尝什么?”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用坚定的行动回答。原本成默以为自己会面对谢旻韫无情的拒绝,然而叫成默意外的是,谢旻韫只是稍微躲闪了一下,没有过分抗拒,于是房间里荡漾起了巧克力味道的甜蜜。(以下省略若干字)

    一对新婚夫妇在房间里浅尝辄止的温存了一小会,虽然没有真的做什么,但对于成默来说,这样的奖励已经足够幸福了。

    谢旻韫松开搂着成默脖子的手,稍稍推开了成默一点点,改成抓着成默的双手不让他乱动,咬了下嘴唇,低声问:“阿斯加德的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

    成默低声说:“目前只能说有希望,但最后的结果很难预料,星门派了两个天榜排名前百的天选者,实在有点难.....”

    “你说有希望,那应该就是希望很大。但我听我叔叔的语气好像根本没抱希望?”

    “不敢说大话,省得没有拿到,让大家失望。”成默淡淡的说。

    谢旻韫浅浅的啄了成默的脸颊一下,随后说:“我相信你能行。”

    “但愿吧!”成默说,“只是.....你刚才见你叔叔就是说这个?”

    谢旻韫微微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还有别的事情。”

    谢旻韫并没有告诉成默,谢广令找她去是让她今天就离开克里斯钦菲尔德,更没有告诉成默,她直接拒绝了谢广令,还因为这件事还和谢广令争吵了一番。

    谢旻韫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说的也轻描淡写,可成默如今太了解谢旻韫了,他想起刚才从西园寺红丸那里得到的消息,说太极龙全员都在星门的监视之中,他皱了皱眉头问:“你叔叔是不是叫你走?”

    谢旻韫有些惊讶的张了下嘴,马上就低声道:“据说俄国和德意志那边都出了些问题,最近欧罗巴局势有恶化的可能,所以我叔叔叫我先回国,但我不想搞特殊化,没答应。”

    就算谢旻韫不说,成默也清楚谢旻韫不走,这其中肯定有自己的原因。这个节骨眼谢广令叫谢旻韫走,肯定不是小事,联系起谢广令昨天的讲话,成默立刻就意识到了谢广令是在为随时撤离克里斯钦菲尔德做准备,成默的内心愈发的不安,他松开谢旻韫的手说:“不行,我也觉得你该走,克里斯钦菲尔德有危险......”

    “那我更不能走了。”

    谢旻韫语气淡然,这叫成默有些头大,他知道谢旻韫不是一个能被说服的人,叹了口气,走到了窗户边,将窗帘完全拉开,外面的雪还在无休无止的下,街上空无一人,看上去这就是一个安静祥和又纯洁的世界。

    谢旻韫走到了成默身边,轻声说:“不要紧张,我叔叔叫我走只是以防万一,事情可没有糟糕到K20上的那种地步,要不然这么多学员怎么办?我想组织上还是有万全的考虑的。”

    成默却不这么认为,他向来不相信组织这种东西,可眼下他也没办法说服谢旻韫,只能不置可否的说:“但愿吧!”

    谢旻韫感觉到了成默有些生气,很明显他并不希望她留在这里,可她又怎么能将成默一个人扔在克里斯钦菲尔德呢?

    谢旻韫也不是擅长表达自己的人,于是两个人站在窗前凝望着窗外雪白的童话般的世界,久久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天色变暗,房间里的灯照亮了玻璃,呈现出两个人的影子,这影子随着夜幕降临从模糊变的清晰,直到世界被黑暗吞没,而玻璃变成了一面镜子。

    看不见外面,成默也不觉得无聊,因为他能在镜子里看见了谢旻韫,能看见她那双好看的眼睛,叫成默惊讶的是他不能透过窗户看见雪,却能从谢旻韫闪亮的像是一片映着日光的湖的眸子里看到雪的倒影。这一幕像是电影镜头,镜面映现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叠加在一起,随着雪的流动在流动。而谢旻韫也在一眨不眨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光严肃而真挚。成默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失去了焦距,一切都变的虚幻了起来。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让成默的心为之颤动,尤其是灯火映照在谢旻韫的脸上时,他觉得自己和谢旻韫通过折射的视线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股超越时空的河流,就像天气晴好时,横在蓝色天幕的星河。

    成默短暂的忘记了迫在眉睫的任务,忘记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和谢旻韫就这样在镜子里对视,像是隔着漫长又悠远的人生。

    因为室内和室外的温差,玻璃窗很快就凝出了细细的水气。

    镜子消失不见了。

    谢旻韫抬起手指,在窗户上一笔一划的写道:“群星啊!是什么让你穿过了沉沉幽暗的空间,经历了漫漫光年的距离,投射到我的眼眶。”

    写完这句,谢旻韫抓起成默的手,用他的手指在玻璃的下面写道:“是因为我想要给你一点光。”

    成默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轻声说:“我没这么文艺。”

    “这是我写给你的呀!笨蛋.....我才是星光!”

    “是么?”成默问。

    谢旻韫靠在了他的肩头,成默握住了谢旻韫的手,两个人就这样透过这些透明的字,静静的看着窗外在扑朔迷离的晚景中飘逝的暮雪,像是在看一部冗长又乏味的文艺电影......

    ———————————————————————

    2020年,12月24日,凌晨2:00。

    成默抵达了吉斯菲尔德修道院的山脚,他站在一个不大的小山丘上仰望修筑在山顶上的修道院,这座山并不算高,整个山顶都是城堡般的修道院。月色和星光都被乌云遮蔽了,只有黑色的鸦群像漩涡般在修道院的尖顶上盘旋,就感官上来说,这里不像是修道院,反而像是吸血鬼伯爵的城堡,给人一种压抑又恐怖的感觉。

    “看上去易守难攻!不过对于天选者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成默身边的一个穿着太极龙制服的男子用日语说。

    “他们只有两个天选者。”成默转头看了眼身旁的男子低声用日语回答道。

    男子的身后还跟着跟着三十个人,全是身穿太极龙制服的日夲神风高手,而成默的身后则是十多个NPC骑士,加上跟在星门队伍后面的太阳花旗帜以及太极龙。

    在临近决战之时,成默终于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人.....